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1600-44726453/

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千一百五十七章 诅咒笔记
    明远的表情一顿,俊美的脸上第一次带上了放肆的笑容,眉目飞扬,是真的很高兴。

    果然,就知道瞒不过她,只是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是这么的快,看来是真的很了解自己啊,虽然从最开始站在她这边就是对于宁清秋毫不怀疑,她说的每一句话明远都是相信的,虽然听起来很是不可思议就是了,但是他本就是一个遵从本心的人,既然直觉和心底的声音都是告诉他听她的,那么他就是自然而然的把宁清秋当做是最重要也是最信任的人,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还挺新奇的,就算是之前和真理教主一起做事儿的时候也不过是觉得真理教主勉强还算是顺眼不是那么无趣的人罢了,结果对着宁清秋倒是万般心思都是涌上心头了。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呢。”

    宁清秋就是要忍不住翻个白眼,刚才问这个几乎是自觉般的问出来,但是这会儿倒是知道这里面绝对是明远真正想要告诉她的东西,就说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是开始讲起温莎家族的故事,他不是那么八卦的人,而且当面戳破黑先生最紧要的秘密,揭开人家的伤疤,可不是他的风格,毕竟这会儿他们和收容社的关系正是最为微妙的时刻,虽然合作,但是却也暗潮汹涌,就算是想要告诉她一些事儿,私底下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不是更好,但是偏偏选择了一种最容易得罪人的方式,还以为明远就是转性了,毕竟失忆了么,有点细微的变化那也是理所当然,没想到,果然还是当初的明远,看着温文尔雅其实一肚子坏水,就是个白切黑,自己要是没有反应过来的话,这个家伙暗地里应该是会偷偷的笑话的。

    “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说不说?”宁清秋的心跳却微微的加快起来,有一种直觉在告诉她,这个导致温莎家族彻底的覆灭的收容物,应该很不简单,而且说不定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二十四毁灭世界因素之一,明远知道自己在找这些东西所以才是会特意提起,不然的话有什么必要拐弯抹角的把这件事掀开到她的面前,他们不过是天外来客,对于这个世界的爱恨情仇都是漠不关心的,到底不过是局外人罢了,而且温莎家族的事儿算得上是陈年往事,除了和黑先生关系密切之外,按照正常的想法来说还比不得真理教的事儿要紧。

    明远当然知道撩拨人过头那就是会把人气得爆炸的,若是其他人也就是罢了,他还懒得纠缠搭理,但是宁清秋却不是他想要惹生气的那个人,便是说道:“是诅咒笔记。也就只有这样的魔鬼般的收容物,才是可以一夕之间就是策反温莎奥尔这个温莎家族的继承人,才可以将一个巅峰的使徒家族就是轻而易举的打落尘埃万劫不复。”

    宁清秋深呼吸一口气,果然,诅咒笔记,的确是传说中的二十四毁灭世界的因素之一,某种程度比起毁灭之龙等都是还要恐怖,至少,见识过其他的二十四毁灭因素的话还有可能存活下来,但是和诅咒笔记接触和碰面的人,都是会遭遇最为恐怖的诅咒,还是无解的那种,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反正可以说说是人世间最悲催的遭遇都是会轮番上演一遍,还几乎是把悲剧玩出花儿来,变成一出出惨剧,直到最后,经历了无数的痛苦磨难最后就是死于非命,总而言之,诅咒笔记那可真的是大名鼎鼎,旁边几个听到他们谈话的拖着温莎奥尔的镇守军就是微微一抖,显然是很震惊的,人可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条件反射就是这个样子,可见诅咒笔记的威名。

    不,应该说是凶名。

    实在是很有威慑力啊。

    他们到也不介意被人听到这番交谈,这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旁人又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而且就算是说出去他们想要找到毁灭因素之一就是进行捣毁,这样的话说出去也是笑掉人的大牙,反正没有人会真的相信,只是会以为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毁灭之龙阿扎达斯这样的存在也就是算了,好歹是个活物,被杀就是会死,而且这也需要整个使徒世界就是一起合作才是杀死它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要是没有做好的话那就是不可能达成这个成就,不夸张的说,就算是再一次重现当初的情景,也不一定能够完成这样的壮举,巧合和几率,是很难以捉摸的东西,就算是那样,使徒世界也差点从此以后一蹶不振,收容社能够恢复如今的元气,也是不知道多少人前仆后继的才是做到,里面的艰难困苦绝非三言两语就是可以说清楚。

    那么其他的毁灭世界的因素到底是要怎么毁掉,比如说诅咒笔记吧,听说是一本书的模样,难道是要用手撕?用火烧?还是用水淹?怎么看都是不靠谱,收容物的拟态表征很多,但是全部都是极为的难以摧毁的材质,不然某些危险至极的收容物,如果真的难以控制的话,为什么要花费大力气冒着风险去封印?不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彻底的毁掉么,比如说暴风雪就是其中之一,那么诅咒笔记等级别更高的存在,更是没有办法轻易毁掉的。

    总的来说,宁清秋其实也没有想那么远,她只是想要先找到东西了再想办法摧毁,否则的话,想也是白想么。

    温莎奥尔自然是听到他们的话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不惨叫了,声带都是被撕裂了,也精疲力竭了,这个时候只是断断续续的仓促的笑了两声,几乎是带出了血沫,狼狈不堪到了极点,却也阴沉沉的:“你们,想要诅咒笔记?”

    可以啊,只要是把他救出去就可以了,他眼睛瞎了,脑子没坏,没到最后关头,不愿意放弃希望。

    就算是再渺茫的机会,也是要试一试的。

    这两人,应该是和收容社那些人算不上铁板一块。

    女剑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