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1908-36365106/

成熟篇下:闯出一片天空 第2012章 别亦难
    夏建刚挂上电话,二楼的楼梯口便传来了肖晓的声音:“怎么?你是想让胡慧茹接咱们的盘?”

    “在平都市,只有她才能有这样的实力。不找她我也想不到第二个人出来,你如果有的话,完全可以提出来”夏建这话说的有点冲。肖晓有点不好意思的一低头,重新回房去了。

    坐在沙发上,夏建心里还真有气。好好的一个集团公司,被她折腾完了,连个子公司折腾的也没有留下。如果肖总知道了这事,恐怕还真是死不瞑目。

    夏建看了看表,便一个人下了楼。在城市里开自己的越野吉普,还真没有开宝马爽。他她不多想了,直接到地下车库,开上了肖晓的宝马车出去了。

    刚一出小区的门口,夏建便接到了张腾的电话。他在电话里了陪着小声说:“夏总!雄总想见你,因为他没有你的手机号码,所以让我来问你”

    “好吧!不过你告诉他,要见必须在下午这段时间,晚上我有客人,不能陪他,如果可以,让他订个地方,我赶过去就是”既然回来了,有些人是该见见了。

    夏建只好把车子停靠在了路边上等着张腾的回话。不过倒是很快,张腾立马给他回了一条短信“东江路湘味馆”夏建看完短信,便把手机往口袋里一装,开车直接去了东江路。

    富川市的变化是惊人的,夏建虽说在这里待过好几年,可是当他开着车子游曳在这个城市之中时,倒有一种落叶沉于大海的感觉。

    东江路离金融路不是很远,十多分钟的车程。雄集找了地方非常好找,车子一拐弯便能看到饭店上方的几个大字。

    可能是不到饭店的原因,饭店的门口有好几个停车位,夏建便直接开了上去。他泊好车刚一下车,服务生便迎了过来。

    “先生是有预约?还是要重新订位”服务生非常热情的问道。

    夏建刚要说话,只见雄集两步从饭店里赶了出来,他哈哈大笑道:“好久不见啊夏总!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叙叙旧”

    雄集大笑着,便把夏建拉到了二楼早已订好了包厢。包厢不大,环境不错。一坐下,雄集便把菜单推到了夏建的面前。

    夏建微微一笑说:“还是雄总来吧!吃过饭不久,这会儿真不知道吃点什么”

    雄集倒是不客气,拿过菜单便点。一口气点了五六个,要不是夏建出面阻拦,他都有可能接着往下点。这就是雄集的之豁达之处。

    点完菜,等服务员一走。雄集便双手一抱拳说道:“夏总!我雄某人这次真是失礼了。本来是想去送送肖总的,但是一想起哪个肖晓,我就有点怕了,早知道你回来了,我说什么也要去去”

    有句话不是叫活人免的死人意。雄集这样做,并非是他和老肖有多深的关系,他完全是冲着夏建去的。

    “没事,你也很忙。再说了,我像一个死人一样,谁当时去了没去,我也是一概不知”夏建说的这倒是实话。

    雄集长出了一口气说:“事情都赶到一块儿去了,你得挺住!”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从头再来,当初我能把创业集团做起来,现在照样行”夏建心里明白,雄集这是在试探他的口气。

    “嗨!都怪这个肖晓,自己就不是经商的哪块料,可她偏偏要把你逼走。如果你不走,创业集团那会这么快就完了”雄集说这话时,一脸的无奈。

    夏建呵呵一笑说:“雄总!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创业集团发展到今天,也算是到了极点”

    “夏总真是大人大量,能这样认识,我雄集无话可说。如果从头再来的话,起步资金肯定是个坎。因为据我所知,肖晓应该是把创业集团败的分文不剩”雄集小声的说道。

    夏建呵呵一笑说:“雄总说的一点不错。创业集团是什么也没有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什么大事。所以钱对于我来说,也难不倒我”

    两个人一言来,一语去的扯开了聊,这时服务员已经把菜端了上来。雄集这才打住,招呼着夏建动起了筷子。

    本来雄集要喝酒的,可是夏总说他开着车,晚上还有一个重要应酬,雄集一听只好做罢。

    菜做的不错,非常适合夏建的胃口,可是老肖的去世,竟然影响到了夏建的食欲,他没吃几口就已经吃不下去了。

    “夏总真是个有孝子,肖总当时还真是没有看错你。但是咱们做为生意场上的朋友,身体要紧。你看你才吃了多少,这说明你的身体出现了状况,应该注意一下”雄集叹着气,有点为夏建可惜的说道。

    夏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雄集说:“雄总约我出来,不会是只吃个饭而已吧!有什么事就直说”

    夏建心里清楚,他和雄集只是生意场上的朋友而已。只不过雄集这人对于他来说,还算是仗义。从目前来看,至少没有损害到自己什么利益。

    雄集一听夏建这么问他,便呵呵一笑说:“夏总真是多心了,其实我也是从张腾哪里才知道你又来了富川市,再加上肖总去世,肯定对你打击不小,所以就想着约你出来坐坐”

    “雄总既然是这个意思,那我夏建在这儿多谢了。我没有事,肖总这么大年龄了,再加上他得了这样的病,所以我们也无能为力。就像他老人家自己说的一样,生老病死,谁也改变不了”夏建叹了一口气说道。

    雄集点了点头说:“肖总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能这么的看待生死,也叫我们活着的人也许会好受一点”

    夏建点了点头,刚要说话时。他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夏建赶紧的掏了出来一看。电话竟然是妈妈孙月娟打过来的。

    夏建犹豫了一下便接通了。电话里立马传来了孙月娟带着哭腔的声音:“建儿!你能不能回来一趟,丁姨要走了”

    “什么?丁姨要去哪儿?”夏建不由得大吃一惊。老肖说的非常清楚,丁姨的老由肖晓来养。这都是说好了的事,这个时候她要去哪儿呢!

    电话里的孙月娟着急的说:“她说她要去美国,而且现在就要走”

    “胡闹!你让她别着急,真要去的话,我们送她。我马上回来”夏建说着便挂了电话。

    一旁的雄集听了个大概,他忙对夏建说:“家里有事的话,你可以先走,咱们俩以后在一起的机会多的是”

    “那就不好意思了雄总,等有时间了我来约你。哦!我想问你,现在接手创业集团的老板是哪里人?和你们合作的怎么样”夏建人已走到了门口,但忽然回头问道。

    雄集呵呵一笑说:“老外呗!好像是E国的,我没有见过,只听别人这样说。不过所有的高管全是中国人”

    “好!我知道了,先走了”夏建说着,便快步朝楼下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心里在想,这个丁姨到底是想干什么?家里已经够麻烦的了,她这样做岂不是叫肖晓难受吗?

    肖晓也接到了孙月娟的电话,所以夏建回家时又把肖晓捎了过去。两个人一路上几乎没有说一句话。看得出肖晓的心情特别的沉重。

    等夏建他们赶到家里时,丁姨已收拾好了她的所有东西。肖晓情绪有点激动的冲了过去问道:“丁姨,你这是干什么?爸爸生前交待过,你的老由我来养”

    “傻孩子!当时我是气话。我自己有孩子,怎么能让你给我养老呢?我就是不同意女儿嫁到国外,故意才和他们闹拐扭。其实他们早就让我过去了,可是我舍不得老肖,现在他走了,我也就没有牵挂了”丁姨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夏建走到丁姨身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丁姨!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我曾经当着肖总的面保证过,你的老由我和肖晓来养,你这样一走,岂不是陷我们与不孝”

    “嗨!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老肖走了,我住在这里整夜睡不着,满脑子全是他的影子。我不想这么早走,我还想去看看我那不孝的女儿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丁姨说着,轻轻的抓住了夏建的手。

    夏建看了一眼肖晓说:“丁姨!既然你都这样决定了,我们也不好阻拦你,这样吧!等肖总过了百日,我们就送你出国”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儿子已经替我办好了相关手续,而且机票也是明天下午的,你现在把我送到富川市机场就可以了”丁姨说着便站了起来。

    一看老人去意已定,挽留已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肖晓想了一会儿说:“行吧!我和夏建去送你。你记着这儿永远是你的家,欢迎你随时回来”

    丁姨含着泪点了点头,然后和孙月娟两个人抱在了一起,两个老人顿时哭得稀里哗啦。

    夏建开着车子,在富川市内,肖晓找了一家银行,给丁姨竞换了一万美金。丁姨想了想,没再推辞。

    一路上,三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丁姨总是找着开心的话题来聊,可是三个人没聊上两句便无话可说了。

    夏建心里清楚,像丁姨这么大的年纪去出国,或许和他们之间也就是最后的一面。所以一想到这里,夏建顿时觉得,人世间的事情有时候也太残忍。

    相见难,别亦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