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2281-32633745/

最新章节列表 彼岸花开(云徊篇)
    人间有皇帝,天上也有天帝,这冥界里自然也有冥君。冥君远比人间的皇帝要辛苦得多,却没有办法享受诸如美酒、美食、美人这样的美好事物。没有实际的形体,冥君也和鬼魂一样是一种飘忽的存在,而这样的身体唯一的好处就是永远都不会感到疲惫。

    虽然不会疲惫,却并不代表就不会感到无聊,日复一日类似的枯燥事务,让冥君突然也想要放松一下,去自己的领地里巡视一番。冥界里没有人间那五光十色的美景,所以没走了几处,冥君就立即感到了扫兴。突然想起了这冥界唯一有花的去处,冥君决定要去忘川河畔去赏赏那片火红的彼岸花海。

    火红的花海中有一个徘徊不去的人影,虽然远远地看不清他的面容,但那长可及地的头发,高挑的身姿,突然勾起了冥君的兴趣,让他施展法力,想要看看这流连于此的亡魂生前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又是为了什么要徘徊在此。

    没有想到这亡魂生前竟然也是位尊贵的帝王,冥君的兴趣又加深了几分。即便是没有看到那人转过身来,也早已用法力掌握了云徊生前的事迹,那双琉璃色的眼睛令冥君倍感印象深刻,于是开口叫唤云徊。

    “你在这里徘徊不去,可是有什么心愿?”虽然明明早已知道了云徊的理由,冥君却偏偏故意要这么问。

    “你是什么人?我在这里又和你有什么关系?这里人人来得,难道是你的地方不成?”以为和自己说话的不过是个新来的亡魂,并没有想要和任何人分享自己的心事的打算,云徊开口就不太客气。这一连串的问题也让冥君皱紧了眉头,放弃了自己想要掩饰身份的打算。

    “你倒还真是问对了。这里的确是我的地方,你也要受我的管制,因为我正是这里的冥君。”这样说着的时候,冥君看到云徊那双琉璃色的眼珠暗了又明,明了又暗,看起来有趣极了。

    “即便如此……我自己要在这里,你难道还能强迫我去转生?难道这阴间就没有王法吗?”明明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正身处劣势,云徊却偏偏还要嘴硬。

    “阴间虽然有王法,但也和阳间一样,不可能做到百分之一百的公正。你敢说你身为人帝的时候,就没有滥用过自己的权力一次吗?所以,就算是我滥用职权,你也不过是个区区的亡魂,我才不会因为对你的不当处置受到什么惩罚呢。”觉得云徊既愤怒,又不甘,还带着那么几分无奈的表情和刚刚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冥君实在是再也无法忍耐自己的笑意,勾起了嘴角。

    “那你想要怎么样?”眉头快要纠结成了一团疙瘩,云徊是发自内心地讨厌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自称冥君的人。虽然怀疑此人的身份,他却也不敢贸然挑衅。

    “也没什么……我呢,正好无聊的很,所以想要你陪我一起四处走走。我倒是可以带你去好好观赏一下这阴间的景致。”挑了挑眉毛,冥君对云徊发出了邀请。

    “这阴间有什么好看?我来的时候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要看你自己去看,何必要拉上我?”直觉告诉云徊还是该离这人远点才好,他断然拒绝了冥君发出的邀请。

    “也好,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立即让他们强制你去转生。你若是不信,就尽管拒绝我好了。”完全不担心云徊会继续拒绝自己,冥君双手抱肩,已经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好……我答应你,和你一起去便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一双眼睛瞪着冥君看了许久,云徊终于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只是那双琉璃色的眼睛里却明显露出了恨意。曾经身为人帝,他还从未陪什么人游玩过,带着别人去游玩的经验倒是有过那么几回。如今这身份颠倒了一下,倒还真是让他在心里觉得难以平衡。

    “这就是了,乖乖听话才是正确的选择。走吧。”挑眉一笑,走在前面的冥君突然回头看了云徊一眼。

    “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逃跑的。你不是堂堂的冥君吗?怎么,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语带讥讽,云徊皮笑肉不笑地对冥君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倒是不怕你跑了,就是怕你一时糊涂……”摇了摇头,又向上看了一眼,冥君转回身继续走在了前面。

    “哼,这点倒不必你来替我担心,只因为我这个人其实聪明得很。”有意和冥君赌气,云徊冷哼了一声。对于云徊这样的反应,冥君倒也不介意,而是兴致勃勃地走在了前面。没有想到竟然会遇见云徊这么个有趣的人,让他突然觉得自己总算是不虚此行,而这次巡视也一定会充满了乐趣。

    “前面就是望乡台了,虽然那是新来的亡魂在转生之前最后回望故乡的地方,但你若是对亲人有所留恋,我倒也不是不能够利用手中的特权为你开个方便,让你也看上故乡一眼。”这样说着,冥君突然又停下来不走了,转身看云徊的反应。

    “是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呢。你的心意,我心领了。虽然我生前不能算是个明君,死后倒是想做个安分守己的亡魂,更何况那故乡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好看。”本来就来得不情不愿,云徊的回答也是话里带刺。

    “好吧……”叹了口气,冥君盯住了那双琉璃色的眼睛。“那你想去哪儿?”

    “我想要还阳,你也能给我提供方便吗?”云徊那琉璃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回视冥君。他当然对还阳毫无兴趣,只不过是想要恶意刁难冥君。

    “这里虽不能说是人人都想还阳,却也是大多数都对阳间有所留恋,所以这还阳岂是说答应就能答应你的?”虽然明明知道云徊是有意在刁难自己,冥君却态度认真地回答了云徊。

    “哼,那你还问我做什么?”得理不饶人,云徊也不管自己得的理其实不过是个歪理。

    “你若是真想还阳,我倒也不是做不到……别忘了我可是冥君。不过,若是要我让你还阳,你也得付出相应的东西来。既然想要和人谈条件,总得拿出合适的筹码,这点道理难道你也不懂?”眼珠微转,冥君用手轻轻托了托下巴,像是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你……要我付出什么?”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正在朝着超乎预料的方向发展,云徊说起话来也有些底气不足了。

    “我要你做我的侍从。在我身边做我的侍从,让我满意的时候,我自然会考虑让你还阳。”经过了一番思考,冥君明确、清晰地回答了云徊,态度认真得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说的是真的?”虽然对还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云徊却也被冥君开出的条件深深诱惑到了。“若是能够还阳,或许还来得及见峥儿一面,还有重儿……不知道他已经长成了什么模样?没能亲眼看见他长大成人,还真是一大遗憾……”原本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只是因为明知不可能,如今被冥君的一番话说动了心,云徊竟然开始迫切希望自己真的能够尽快还阳了。

    “你也做过君主,总应该知道君无戏言这句话吧。”明显看出了云徊的动摇,冥君微微勾起了眼睛。自己的猎物就快要上钩了,观察这样的过程还真是让人兴奋,日子似乎也瞬间变得没有那么无聊了。

    “但……我又怎么能知道怎样才能让你满意?更何况满意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明确的标准,若是你不承认,岂不是永远都没有满意的时候?”动摇过后,理智和警惕让云徊那双琉璃色的眼睛里闪出了精光。

    “这个嘛……自然我是会和你说清楚的。”没有想到云徊竟然并不太容易上当,冥君眨着眼睛转动了两下眼珠。“你先来做我的侍从,之后或许我可以慢慢想出一个什么具体的要求来……”

    “哼,我看你分明就是想戏耍我吧?我才不会相信你那个什么胡扯的要求!”这样说着,一种被戏弄了的羞辱和气愤感让云徊的眼睛里现出了怒火。

    “我倒还真么没有想要戏弄你的意思,只不过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所以想要把你留在身边罢了。我想,那一定会是件相当有趣的事。”索性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动机和目的,冥君猜测着云徊接下来又将做出怎样出人意料的回答和举动。

    “是吗?我才不会当你的玩物。既然那么想要我成为供你取乐和寻开心的对象的话,不如就赶快想出个足以说动我的具体要求好了。”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邪笑,云徊看起来倒像是在引诱猎手来捕捉自己的别有用心的猎物。

    “我要是能够想出那样的具体要求,你就会乖乖地满足我的要求,随侍在我的身旁吗?”扬了扬眉毛,冥君看上去倒是信心十足。虽然表面上在虚张声势,其实冥君的心里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自信,只因为他已经感觉出了云徊生前既然不是个好对付的人,死后也绝对不是个容易对付的鬼魂。

    “好啊,那就一言为定好了。我就等着你想出那足以诱惑我就范的具体要求好了。不然,就永远休想要我做你的玩物!”丢下这样的一句话,云徊竟然也再不怕冥君真的会滥用职权来报复自己,而是转身就走,终于回到了仿佛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那片火红的花海之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