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4202-40120314/

第4132章 换
    宁舒还来不及对贺杰进行爱的教育,贺杰就一把抱住了她,“你可算回来了,没有你在身边,我好害怕,没有一点安全感。”

    宁舒摸着脖子,“你就是这么叫我回来。”

    贺杰呵呵一笑,“这也是没办法嘛,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所以只有这样。”

    “我想着,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你这个人格就会冒出来保护这个身体,所以我才出手的。”贺杰抓了抓脑袋,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

    宁舒:“呵,你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呢。”

    贺杰问道:“你干嘛要这样回去,外面这么危险。”

    宁舒:“我不不太想面对你这样的傻子,太累了。”

    贺杰;“……你这样说,我很伤心,不过看到你回来,我还是很高兴。”

    宁舒都懒得跟贺杰动手,简直浪费力气,她摆摆手,“再见,我回去了。”

    贺杰立刻抓住宁舒,有点泪眼汪汪,“别走啊,我好害怕啊。”

    而且还凑过来蹭宁舒,跟狗一样。

    宁舒啪的一下推开他,“让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贺杰:“来嘛,你别回去好么。”

    宁舒用手指戳着他额头,让他远离自己,“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对你又不好,你却犯贱。”

    贺杰:“不,你只是嘴硬,心还是好的,我就喜欢看你硬巴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看着特别可乐。”

    宁舒脸色有些冷漠,“看戏好看吗?”

    贺杰点头:“好看呀,有趣,比你的主人格有趣,那个万丽谨小慎微,看人脸色行事,到底是让人觉得乏味。”

    宁舒咦了一声,“所以你们男人贱啊,温柔小意觉得无趣,我这样嚣张跋扈的又有趣,大概看你们的心情吧。”

    贺杰:“当然,跟喜欢的心情有关,我现在看你顺眼,你的嚣张跋扈不是问题。”

    宁舒一脚踹在贺杰的脚脖子上,贺杰疼得嘶了一声,不过忍住了。

    宁舒侧身躺下来,“好了,睡觉,累的一比。”

    贺杰也躺了下来,看着宁舒的后脑勺,看着看着也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贺杰看着万丽,立刻拧着眉头,“你又回来了?”

    两人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万丽看着人的眼神是温和的,是顺从的。

    而她看人,眼睛里带着刀带着钩子,凌厉又带着嘲讽,眉眼仿佛都带着锐利,嗖嗖嗖地飞刀子。

    明明是一张脸,可却完全不一样。

    万丽摸了摸脖子,有些气愤地说道:“你干嘛突然掐我,你想杀了我吗?”

    贺杰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没有,我有事跟你另外一个人格说,遇到危险她应该会出来。”

    万丽:……

    你麻痹!

    当然,她只能在心里骂。

    贺杰很不高兴,为什么她又回去了。

    宁舒如风一般游荡在每个地方,看到贺杰失望的样子,她心里爽啊。

    看你能掐多少次,再掐也不会回去了。

    如果让贺杰的行为出现意料之外的举动,那贺杰的心情肯定不好。

    心情不好嘛,就要找发泄的渠道。

    贺杰烦躁起来,一次次折腾万丽,一会要喝水,一会又要去转一转,脚不好,就要万丽扶着。

    万丽忍着气,让贺杰呼唤来呼唤去,就在万丽忍不住了,贺杰又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给万丽,“这是报酬。”

    万丽拿着银行卡,又只能忍着,为了钱,忍着这个撒比吧。

    贺杰直勾勾地看着万丽,她就不出来了吗?

    再利用危险来迫使她出来,估计她出来会把自己打死吧。

    真让人郁闷,他期待她出来,可对方铁石心肠,真的是一点情谊都不讲,狠心的女人。

    万丽每次看到贺杰看着自己,心里都发毛,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富二代不喜欢自己,反而比较顺眼她另外一个人格。

    可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人格了,她从小也没有这个毛病啊,虽然人生不顺利,走上了模特这条路,但也没有什么重大的人生阴影啊。

    也不至于分裂出一个人格来啊。

    对于拥有另外一个人格这种事情,而且在船上也没有遭遇什么惊恐的事情,人格是哪里来的。

    总之,万丽非常迷惑,每天都觉得傻子富二代要掐死她。

    贺杰过的不高兴,心情也不好,话明显也少了。

    这种情况,宁舒自然不会回到万丽的身体,安慰他,安慰个屁啊。

    又是几天毫无动静,也没有人出事,求救信号依旧发不出去,一船的人在海岛上,依旧与世隔绝。

    宁舒也不着急,等呗,狩猎呗,只有沉住气才有所收获。

    宁舒心中来也来气了,一直被耍的团团转,甚至连凶手一个照面都没有见到,倒是有一个怀疑对象,可毕竟是怀疑对象。

    随着时间的流逝,贺杰身边的气压越来越低,导致万丽都不愿意跟贺杰睡在一个帐篷里了。

    万丽去找自己的小姐妹和同事,这些同事很欢迎万丽,挤一挤一起休息完全不是一个事情,巴不得呢。

    万丽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跟这些同事的关系就变得好起来了。

    她们都是竞争对手,彼此竞争,要说关系好到哪里去,那纯粹瞎说,私底下的勾心斗角和下绊子是少不了的。

    不过人缘好在还这个时候就起了很大的作用,不至于一个人睡在沙滩上。

    贺杰:……

    我擦,我都没有嫌弃你,你倒是先嫌弃我了。

    宁舒看到贺杰郁闷的样子就很高兴,他越郁闷就越可能有动作。

    总之就是怀疑她。

    就月明星稀的晚上,沙滩上鼾声四起,夹杂着鸟叫声,宁舒守在贺杰的帐篷外面。

    里面的贺杰陷入了沉睡之中,呼吸深沉平稳,睡熟了。

    宁舒趁着下巴盯着他看,眼睛都不眨一下,当然,她没有眼睛,不需要眨眼。

    就在宁舒以为今天也是没有收获一天的时候,贺杰的身上突然飘出了一个浅蓝色又透明的东西。

    仿佛浅蓝色的泡泡一样。

    它径直飘出了贺杰的身体,穿过了帐篷,仿佛泡泡一般飘远了。

    宁舒挑了挑眉头,同类吗?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