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6793-28890466/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节:秦岚身世之秘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节:秦岚身世之秘  

    秦枫听得中土人族天道说得这么郑重其事,也是不由得重视了起来。

    他朝着中土人族天道作了个揖,请教道。

    “还请道先生不吝赐教!”

    中土人族天道笑道:“赐教不敢当,只是希望您飞升时尽可能的多带一些人手。千万不要独自飞升,这是第一条……”

    他看向秦枫缓缓说道:“第二条则是,请务必带上您的妹妹,秦岚。”

    多带人手,秦枫还比较好理解,既然中土人族天道说得这么肯定,那势必在飞升路上会有一场大战。

    多带人手就可以多一些胜算,毕竟到了天外天,自己能够依靠的就只有带上去的兄弟们了。

    但为什么要带秦岚呢?

    秦枫不禁诧异道:“为什么要带我妹妹秦岚?”

    中土人族天道沉吟道:“此事不可说,但还请秦尊务必听从我的劝言,切记切记。”

    “其中原因,涉及上界秘辛,并不可说,我亦不敢说……”

    “还请秦尊见谅。”

    秦枫听得中土人族天道的话,也知道他嘴巴一贯都严得很。

    当初在雷霆之海,秦枫想要打听一些林渊的事情,他都守口如瓶。

    更不用说想要跟他打听上界的事情了。

    两人便又只得说了一些本界无伤大雅的传闻和传说,临走时,中土人族天道才说起飞升天外之天的事情。

    “虽然你挽救了中土世界,但此方天道已经是残缺的天道了……”

    中土人族天道解释说道:“原本的飞升之路已经被废弃了,只有通过界域之门,才可以飞升了。”

    他又补充道:“界域之门相当于这一界之内,所有想要飞升的强者,都可以通过的通路,甚至是一些小世界的强者也可以通过。”

    “小世界强者都可以通过?”

    秦枫诧异道,中土人族天道却点了点头说:“不是什么样的小世界都可以,必须是有完整体系的小世界,就像现在的中土一样。”

    “能够满足这样类似的条件,才可以产生足以打破一界束缚桎梏,飞升域外的强者。”

    秦枫想了想问道:“界域之门在何处,如何打开?”  

    中土人族天道笑了笑说道:“我若讲出来,恐怕秦尊要觉得我是在诓你了……”

    秦枫笑道:“道先生与我是生死之交,必不会诓骗我的,但说无妨。”

    中土人族天道抬起手来,指了指群星璀璨之下,西北方向的星域。

    秦枫皱眉道:“你说就在中土世界的上方?”

    “没有这么巧吧?”

    中土人族天道笑着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西北方向。

    秦枫的眼神蓦地就变了:“妖界死星?”

    中土人族天道点头道:“不局限于妖界化成的死星,只要是死星,只要穿过,都可以达到界域之门……”

    “这就是没有飞升之路,或者飞升之路被废弃的世界,需要付出的努力。”

    秦枫的目光霎那之间就复杂了起来。

    “那可是连光都逃不出来的地方啊……”

    “别人躲避唯恐不及,我们居然要自投罗网……荒谬,简直太荒谬了。”

    中土人族天道笑了笑说道:“若不荒谬,想要离开这个界域不是太简单了一些。”

    “稍有一点本事,就想着去上界,此界又如何繁衍生息?”

    秦枫听到这里,忽地就悟道了一些什么,淡淡说道。

    “如此看来,就算各个世界的天道,有可以直通界域之门的飞升之路,也不过是给强者画的大饼而已。”

    “否则强者飞升无望,不造天道的反,才是奇怪的。”

    中土人族天道抚掌笑道:“秦尊以您的悟性,不主持中土的天道,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的确是如此,飞升人人都想,踏上飞升之路也有不少,但真正能够通过界域之门的,其实少之又少。”

    中土人族天道看向秦枫,正色道:“秦尊还请您好好准备,百年之后尝试通过界域之门飞升吧!”

    秦枫听得中土人族天道建议他百年之后再飞升,却是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百年时间太长了。”

    “百年时间,我与林渊的差距恐怕差距更大了。”

    “我今年之内,就要飞升域外!”

    中土人族天道哂笑道:“各方面准备工作,都至少需要几十年的时间,百年已是保守数字了。”

    秦枫却是坚定地说道:“经历了中土这么多的事情,教会了我八个字,我深以为然!”

    “叫做‘事在人位,人定胜天’!”

    中土人族天道一时惊愕,他也知道了秦枫的脾气,决定的事情,很少改变,只得朝他拱了拱手道:“秦尊,欲速则不得,还请珍重。”

    “告辞了。”

    中土人族天道离开,秦枫本想立刻召集中土强者立刻动手准备飞升域外的事情。

    但他却没有召集所有人,而是先请来了父亲秦弑和叔叔秦傲。

    虽然秦岚与秦枫情同手足,这么多年了,即便秦弑现身之后,秦枫也没有去询问秦岚的身世问题。

    因为从心眼里,秦枫一直都把秦岚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

    秦岚也将秦弑,钟灵,秦傲和秦枫都当成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

    那么秦岚的生身父母究竟是谁,就一点都不重要了。

    原本以为会将这个秘密一直封存下来,最终彻底被遗忘。

    谁曾想到中土人族天道居然特地提醒秦枫,飞升域外时,一定要带上妹妹秦岚。

    这就让人觉得很奇怪了。

    正如秦枫所预料的那样,当他问及秦弑和秦傲,关于秦岚的身世来历时候……

    两人皆是沉默了很久。

    这两人如今一人是《乾坤再造功》传人,幽水宫之主,一人是轮回鬼道的鬼尊。

    实力比之妖界之战,武帝降临战的时候更胜许多。

    皆是睥睨天下,甚至一界之内都罕有对手的人物,竟是对秦岚的身世都避讳莫深。

    更是叫秦枫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了。

    他坦诚说道:“父亲大人,傲叔,之所以要突然问起岚岚的身世……”

    “因为中土人族天道提醒我,如果要飞升域外,一定要带上岚岚,这着实叫我感到很不解。”

    “中土人族天道也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的真实原因,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就只好来找两位询问了。”

    秦弑和秦傲见秦岚的身世之谜,可能会影响秦枫飞升域外的事情,也不敢再怠慢藏私,沉声说道。

    “岚岚是我与阿傲在探索一处秘境时拾到的孩子。”

    虽然秦枫知道父亲秦弑的为人,知道秦岚必不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女,但听说秦岚居然是从秘境里捡来的,这还是叫他微微吃了一惊。

    中土世界里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境,如三星堆古蜀帝宫这样的地方,若是不曾现世,也很难有人找到。

    秘境里有古灵宝,古丹方,甚至是还活着的太古神药和太古凶兽,都属于正常。

    可是秘境里居然有一个健康的人族婴孩,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难道那个秘境里还有太古的先民?”

    秦枫诧异问道。

    毕竟婴孩要想存活,肯定要吃奶的。

    这秘境里若是没有太古的先民,怎么会有奶给孩子吃呢?

    最关键的是,如果秘境里没有太古的先民,哪里会有秦岚呢?

    秦弑和秦傲对看一眼,皆是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个秘境里并没有人……”

    “所以这也是我们感到困惑不解的原因。”

    “我与阿傲起初以为,是野兽的乳汁哺育了岚岚,这样的事情虽然不多见,也确实有可能……”

    “但更诡异的是,那个秘境之内,没有野兽!”

    秦傲接着说道:“本来我力主是不要将这个诡异的婴孩带回来,但哥哥实在是不忍心岚岚就这样被扔在外面,就执意抱了回来。”

    “这也是我们从不主动讲岚岚身世的原因……”

    秦弑苦笑着说道:“不是我们藏着掖着不肯说,而是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她的身世来历是什么……”

    “若是告诉了岚岚这些,只会叫她徒增烦恼,还不如她不知道的好。”

    “反正我们早就已经把她当成我们血脉相连的至亲了。”

    秦枫听得这个叫人匪夷所思,惊讶得可以吞下舌头的解释,也是眉头紧锁,沉声问道。

    “那处秘境在何地?如今还在吗?”

    秦傲摇头说道:“瀛海之上的一处海底秘境,通过洞穴传送阵台进入,会传送到一处没有水的秘境……”

    “绿草如茵,像世外桃源一般,天材地宝不少,就是没有生物。”

    “岚岚就是在那里被被我们找到的……”

    秦弑又补充说道:“更奇怪的是,我们取了不少灵药和天材地宝,抱着岚岚出来之后,没多久出于修炼需要,我们又需要大量天材地宝的时候……”

    “却怎么样都找不到那一处秘境了。”

    秦枫听到这里,更是越发地好奇起来:“那秘境之内,除了灵药和天材地宝还有什么?”

    秦弑和秦傲皱着眉头,回忆了好久,方才说道:“除了一些残破的遗迹,还有一些不知什么用处的阵台,就没有东西了。”

    “关键是连尸体都没有,岚岚就是在一片山间的雾气当中,静静地躺在襁褓里。”

    秦弑追忆说道:“所以我才给她取名叫‘秦岚’,岚就是山间轻雾的意思。”

    问题到了这里,基本上也就变成一个死结了。

    如果那秘境再也找不到了,秦岚的身世之谜,怕是再也解不开了。

    “但是岚岚的身世这么奇诡,中土人族天道又点名要我飞升时一定要带上岚岚……”

    “难道她与上界有什么关系?”

    秦枫想了想,心里琢磨道。

    “难怪岚岚的武脉是时空双武脉,这么强大的双武脉。可谓是凤毛麟角。”

    “如果要解开岚岚的身世之秘,势必要带岚岚去天外之天了。”

    秦枫想到这里,忽地想起了什么,对秦弑和秦傲问道:“父亲,傲叔,你们随我一同飞升域外吗?”

    秦傲点了点头,应允道:“诸天之上,我此生自是要去看一看的……”

    “否则何以修炼到今时今日?”

    秦弑反倒是笑了起来,呷了一口茶盅里的茶水说道:“枫儿,我就不去了!”

    秦枫微微诧异,只听得秦弑伸了个懒腰,慵懒说道:“颠沛流离这么久,总算是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酒喝,有肉吃,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米虫生活……”

    “我是真的懒得再去拼搏了。”

    “天外之天,想来又是一个比中土还要残酷的修罗杀场。”

    “列王争霸,群雄争锋,拼到最后,就算能活下来,又还能剩下什么?”

    秦弑扇了扇自己的折扇,笑着说道:“况且我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秦傲听得这话,脸色不禁微微一变道:“大哥,你又出去赊酒钱了?”

    “枫儿现在是中土大帝了,世人也皆知你是大帝的父亲……”

    “居然还跑去酒铺里赊账喝霸王酒,吃霸王餐,这不好吧?”

    秦弑似被弟弟挠中痛处,赶紧争辩道:“阿傲你净栽赃我,我打的欠条分明都是要还的,只是他们迟迟不肯我来讨,我有什么办法!”

    听到这里,秦枫自己都差点笑出声来了。

    中土世界里,尤其是大泽神朝境内,谁敢跟他秦枫的老子要债啊……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秦弑又打着折扇申辩道:“而且,我欠的也根本就不是什么酒债。”

    他看向窗外,正色说道:“我此生亏欠我妻灵儿,实在太多了。”

    “如今好不容易不用再躲躲藏藏,能够与她好好地生活,我又怎么可能在抛下她来,去前往天外之天?”

    他幽幽说道:“这一笔人情债,也就只有将余生全部奉上,陪她终老中土,才可以偿还了!”

    秦枫听得父亲情真意切,也没有再勉强他与自己飞升。

    毕竟人各有志。

    如果不是与林渊的深仇未解,随时可能对中土施以更大的毁灭性报复。

    秦枫又何尝不想,就在中土与梦小楼,姜雨柔等知己红颜,与虚无一,赵日天等袍泽兄弟开开心心地了却余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