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37-35337639/

第2143章: 你是不是生病了
    第2143章: 你是不是生病了  

    “少爷,现在这时辰去拜访别人有点晚了,而且他们才刚到,肯定有不少事情要做,小的看,少爷还是明天白天再过去的好。”

    饶是饶元杰的消息灵通,也是傍晚的时候才得到消息,所以如果备好礼物出门的话,肯定都已经晚上了。

    “你说得也是,我这番直接过去,如果只是楼兄他们几人倒是没什么,不过现在如果夜老爷子也来了,我这般过去,只会让人觉得我不知礼数。

    正好,你让管家多备几份礼物,就说我明天要送人的,记住了,要挑精致点的,那些粗糙便宜的不要放进去。

    然后你去酒窖把我之前酿制的酒都给我各自提一瓶出来,我明天过去要跟他们喝个一醉方休的。”

    饶元杰此时的心情倒是不错,连日来的阴郁也因为楼焱冥他们的到来得到了缓解。

    “是,小的马上就去办。”

    “你们说,咱们回来的消息对他们来说,会是一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既然已经肯定董钰凉就是带走苏忆瑾的人,那就说明这人善于伪装,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饶元杰一直就是跟董钰凉在一起的,所以这两个人都是他们怀疑的对象,这也难免会被一起算上。

    “明天不就知道了,你们以为咱们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会不知道,今天肯定是不会过来的,但是明天,你们猜他们是一起过来,还是会先后过来?”

    其实他们还是宁愿相信这件事只是董钰凉一人做的,至于饶元杰,给他们的感觉倒是还好,只是一个喜欢钻研喜欢钱的商人而已。

    “好了,大家也好好去休息,这些事情等睡醒了后再说。”

    在海上漂泊了三天,本来两天的行程,因为那场暴风雨,生生多耽搁了一天,所以此时大家看起来确实很疲惫。

    而老爷子早就在下人的照顾下就去休息了,木灵儿因为身体的原因,也早早就休息了,所以此时大厅里就剩下他们几人的。

    “冥,你呢,是先回楼家还是先住下来?”

    楼家现在也没什么人了,自从前段时间楼家又发生了一件事后,楼焱冥早就安排人把剩下的人都送走,然后让人暗中保护着宅子。

    “先住下来吧,明天再回去看下。”

    楼焱冥这次回来,肯定是不会像上次那般低调的,他会重新把楼家给振兴起来。

    “几位少爷,饶大少说是听说大家回来了,所以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说是来迎接你们的。”

    大家休息了一夜,身体机能都恢复过来了,此时正在吃着早餐,外面就有下人在报告了。

    “这么早,看来比咱们预定的时间还要早,不过就饶大少一人吗?”

    本来他们以为,最先过来的会是董钰凉,毕竟这人善攻心计,所以他肯定还没想到他们早就知道苏忆瑾在他的手上了。

    “嗯,饶大少还带了一个下人过来,小的是现在就把人给请过来吗?”

    “既然人都已经过来了,那就请过来吧,正好一起吃个饭。”

    饶元杰没有跟董钰凉一起过来,是不是代表两人不是一伙的?他们几人互看了一眼,决定先观察再说。

    “楼兄,夜兄,寒兄,苟兄,我这一听说你们回来了,昨晚就想来看你们的,但是又听说老爷子也一起来了,想着我这大晚上的过来,你们刚到也累,就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这一大早我就着急的过来,应该没吵着你们吧?”

    饶元杰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他急冲冲的跑进了厅里,而他身后跟着的是一直伺候他的小厮。

    那小厮手上提着不少的东西,而在他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两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是满满的。

    “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吃饭,不知道饶兄可吃过早餐了?”

    其实算起来,苟询跟饶元杰的关系是比较好的,所以看到他身后的东西,早就笑开了。

    谁叫他就好这一口呢,也就饶元杰的酒喝了不上头,而且好喝。

    “这个,我好像还没吃早餐,不知道这够不够吃的?”

    饶元杰这一看桌上的早餐,也才想起自己急冲冲过来,似乎连早餐都给忘记了,所以一时也觉得有些饿了。

    “够,肯定够的,来人,赶紧给饶大少再添一副碗筷的。”

    夜凛殇直接开口让门外的人下去拿一副碗筷上来,而后就让饶元杰坐在了空位上。

    “这饶兄的消息还挺灵通的,我们昨天下午才到,你昨天就知道了。”

    寒傲尘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带着试探的,也不知道饶元杰听到话外音了没有。

    “这个,还不是我这小厮,他说他出门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一队人马,听到外面的人议论,这才知道是你们。

    这上次分别后,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跟你们相聚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

    饶元杰一看到大家,就打开了话匣子,话里话外都是跟大家重逢的喜悦。

    “对了,怎么就你一人的,平时你跟董兄不是一直一起的吗?”

    楼焱冥吃着碗里的粥,似是无意中问了一句,实则大家的内心都是有些冲击的。

    “这个,董兄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很忙的,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饶元杰的表情有些尴尬,他拿眼偷看了一下楼焱冥,发现他没有看自己,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饶元杰没想到的是,自己这表情早就落入了其他人的眼里,大家的眼睛一眯,对待饶元杰的态度就有些变了。

    “这样啊,看来还想着大家聚一聚的,现在看来,这董兄这么忙,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能见一面了,只是不知道董兄现在在忙些什么?”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每次过去找人的时候,基本都没碰上面的。”

    饶元杰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心虚的,他看着楼焱冥,几次话到嘴边,想到自己答应董钰凉的,又咽了下去。

    “饶兄,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的,是不是生病了?”

    寒傲尘这状似关心的话,其实是带着冷意的,他觉得饶元杰这次的表现太过奇怪,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饶元杰肯定有事情瞒着他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