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37-36365166/

第2171章: 以身相许
    夜凛殇本来还想找小李子麻烦的,至少要教训一下这小子,不过看毛妮那瞪着自己的样子,他只得伸出手讪讪的说着。

    “几位少爷小姐,你们真的是大好人,我小李子这辈子就算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的恩情。”

    这小李子没想到自己这么就被放过了,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直到确定自己真的没事了,不禁跪着给几人磕头着。

    “好了好了,我们这边不兴这磕头的,有话起来说,你说你没有什么手艺,找不到事情做是吧,这样吧,正好我有位朋友开了酒庄,想请几个小厮,我介绍你过去看下,要是可以的话,就留下来,不过都有试用期的,要是试用期没过,一样让你滚蛋。”

    夜凛殇想起上次离开的时候饶元杰在跟管家说这件事,也不知道那边人是否请好了,总之他也就是给介绍下,成不成就看小李子的运气了。

    “多谢少爷多谢少爷,你们真的是我的再生父母,我小李子无以为报,唯有”

    “停,你不要说什么以身相许了,我们这里都是大老爷们,怎么,你是看上我未婚妻了?”

    夜凛殇急忙打断小李子的话,这小子说起话来简直是一套一套的,嘴皮子可厉害着,夜凛殇觉得他再说下去,吃亏的就是他们了。

    “不不小的不敢,小姐是人上人,小的只是一个吃不起饭,靠吃百家饭长大的人,怎么敢有这样的想法?”

    小李子一脸的惶恐,他刚才不小心看了毛妮一眼,心底确实是有一点的悸动。

    他也不是没见过漂亮的女人,只不过像毛妮这种长得漂亮又有同情心的现在可不多了,他娘可是告诉他了,给她钱的就是一位姑娘。

    而今天过去的这些人就一个女孩子,也就是面前坐的这个,所以小李子对毛妮的感觉就有些特殊了。

    “谅你也不敢,好了,既然东西也还了,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走吧,工作的事情我会让小厮带你过去的,至于行不行,就看人主人的意思了。”

    夜凛殇担心着小李子赖上毛妮,要他说这小妮子就是心软,人家都偷你的东西了,你不生气不算,竟然还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他们。

    “是,多谢几位少爷跟小姐,今日的事情小的一定会铭记在心的,以后一定好好报答各位。”

    小李子临走的时候还是鼓起勇气看了毛妮一眼,在看到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时,赶紧低下了头。

    “夜,我怎么觉得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你看他刚才离开的时候,还偷看妮子,这是把我当死人了?”

    夜凛殇现在可是把毛妮当成是自己的所有物了,所以小李子的做法显然是触到了他的逆鳞。

    “好了,就算他心里有什么想法,你觉得毛妮会看上他吗?毛妮,你自己说说看!”

    楼焱冥扶着额头,一点头疼的看着夜凛殇,刚几位都没有说话,因为这件事是毛妮的事情,所以大家也就由着夜凛殇来解决。

    “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对我这么没信心的话,只能说明你对自己也没信心,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毛妮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毕竟夜凛殇这话听起来是在指责小李子,实则却有些怪罪毛妮的意思。

    “你们看看,我又没说什么?再说,要不是她丢东西还送钱的,人能对她这么在意,我都还没说她呢?”

    夜凛殇一看毛妮走了,气得直跳脚,不过这番做法倒是没人陪着他闹,等到他闹过了才发现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要是让我看出你有点什么出格的想法,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秋”

    已经走出老远的小李子连着打了几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只当是鼻子痒。

    因为人是夜凛殇给介绍来的,所以饶元杰直接就把人给留下了,甚至开出的条件都不低

    很快的,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今天是苏忆瑾出关的日子,所以在老爷子进去后,大家都很自觉的站在门口等着,特别是楼焱冥,此时的心情也就他自己知道了。

    只是老爷子进去的时间有点久,等到楼焱冥快等不住的时候,房门总算是被打开了。

    “你自己进去吧,好好跟瑾丫头说话,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老爷子出来的时候神情有些疲惫,他朝着外头的楼焱冥说了几句,就让人进去了。

    “爷爷,怎么回事,难道瑾儿还是没有恢复记忆吗?”

    夜凛殇几人看着老爷子的模样,也是着急的围了上来,当然,夜凛殇首当其冲就被派为代表了。

    “先扶我回去,瑾丫头的事情你们就别管了,该干嘛干嘛去,别都杵在这里,难道都没有事情做了吗?”

    老爷子皱着眉头,显然是不想回答夜凛殇这个问题,而是直接吩咐等在一边的管家,两人慢悠悠的走回去了。

    “你们说爷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小丫头出什么事情了,不行,我也得进去看看,我担心一会冥出什么意外!”

    夜凛殇的脸都纠结在一起了,他有些担忧的看着紧闭的房门,说着就要推门进去。

    “夜,还是先等冥出来再说,你这么贸然进去,更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老爷子不说,想必是不严重。”

    寒傲尘阻止了夜凛殇的动作,然后跟着苟询两人,直接把人给架走了。

    “瑾儿,瑾儿,你在哪里?”

    楼焱冥进去的时候,屋子里并没有看到一个人,楼焱冥心里有些不安,不禁着急的叫了几句。

    “我在这里!”

    苏忆瑾出来的时候,真的是让楼焱冥吃了一惊,这已经不能叫吃惊了,简直是,该怎么说呢?苏忆瑾真的像是脱胎换骨了,样貌是没有变化,但是那种气质,简直就是一个飞跃式的。

    “你你没事吧?”

    楼焱冥想了许久,才挤出了这么几个字,他突然感觉,自己跟苏忆瑾中间似乎隔了什么东西了。

    “没事,之前的事情我已经都想起来了,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