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37-36365167/

第2172章: 她的选择
    苏忆瑾看着楼焱冥,表情也是有些尴尬,没想到她恢复记忆,代价会这么大。

    “瑾儿,你是不是在怪我?”

    楼焱冥只能用这个来说服苏忆瑾的变化,他看着这样的苏忆瑾,确实是害怕的。

    “没有,反倒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可能我现在早已经再次落入董钰凉的手里。”

    苏忆瑾的声音带着疏离,在楼焱冥靠过来的时候,身子也朝后退了几步。

    “瑾儿,你过来!”

    楼焱冥的眼底闪过一丝受伤,他不是没感觉到,苏忆瑾对他的态度已然改变。

    “楼少,咱们虽然是夫妻,但是那已经是过去,我现在的身份是圣女,希望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熟悉的人来看,而不是妻子。”

    苏忆瑾再次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楼焱冥伸过来的手,声音涩涩的开口着。

    “瑾儿,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逼你了?”

    楼焱冥想起刚才老爷子离开时说的话和神情,越发的觉得,这件事不一般。

    “对不起!”

    苏忆瑾沉默了片刻,嘴唇轻起,呢喃的说出这三个字,已然又消失在了房间里。

    “瑾儿,你出来,你出来啊,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真的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的,你出来啊!”

    苏忆瑾这次就这么消失在楼焱冥的面前,让他真的无法接受,特别是苏忆瑾说的话,让楼焱冥的心疼得无法呼吸。

    “冥,怎么回事,难道小丫头真的出什么事情了?”

    楼焱冥在房间里的喊叫声终究还是把外头的人给引了进来,大家都围在他的身边,关心的问着。

    而此时的楼焱冥,哪里还顾得上跟大家解释什么,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问老爷子,而他的身子也是这般的实诚,直接推开大家,然后朝着外头跑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没有看到苏忆瑾的身影,而楼焱冥又是这般,大家面面相觑,显然都猜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跟上去看看吧!”

    寒傲尘叹了口气,他想着楼焱冥的目的地无外乎就是一个,老爷子那边,果然,几人追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楼焱冥跟老爷子正对峙着。

    “爷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瑾儿恢复了记忆,却开始排斥我,我们是夫妻啊,有什么事情难道不能一起商量的吗?”

    楼焱冥突然对着老爷子就跪了下去,他就是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冥小子,你就忘了瑾丫头吧,我没想到的是,脱胎换骨也是重塑身子,此时的瑾丫头已然是一个纯洁的圣女,所以你们之间是不再有可能的。

    原来历代的圣女都不能结婚的,只要是碰了男人,那她身上所有的能力都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瑾丫头跟你在一起后,什么本事也没有的原因。”

    老爷子叹了口气,他就知道那丫头还是狠不下心告诉楼焱冥这件事,坏人还是得他来做。

    “不,我不相信,瑾儿不是这般心狠之人,我跟她的情意怎么可能因为这个狗屁原因就扔掉的。

    如果说做这个圣女要抛开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我宁愿瑾儿不做这个圣女。”

    如果一开始楼焱冥知道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他就算是拦着也不会让苏忆瑾进去的,就算是她没了记忆,只要自己记得就可以的。

    “放弃吧,这件事一早就是被安排好的,你只是瑾丫头历练中的一块踏脚石,而我们,也都成了她的工具罢了。

    现在,咱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帮着瑾丫头夺回一切,把那边一网打尽才是。”

    老爷子的声音有些颓废,这也是他进去后跟苏忆瑾聊完才明白的事实。

    楼焱冥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言不发的站着。

    “冥,你不要这样,要不咱们再去问问小丫头,我不相信她是这样的人!”

    显然,大家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特别是夜凛殇,他是真的把苏忆瑾当成妹妹来看待的,而如今,难道就因为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改变掉这一切吗?

    “你们让我静静,我需要静静!”

    楼焱冥身子踉跄的走出去,他的双眼迷茫,一直摇着头说着。

    “冥”

    以前就算是在生死关头,楼焱冥也都是极其冷静的,何曾看过他这般自暴自弃过,所以几人欲追上去。

    “好了,就让他静静,你们也别管这件事了,我还有事情要交代你们!”

    老爷子叫住了几人,他不是不心疼楼焱冥,只是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丫头,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其实咱们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可是你要是真这么做的话,难道就不怕他会恨你吗?”

    “爷爷,你知道的,如果还有别的办法,你就不会让我进来了,如今,她已经成长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唯有这个方法了。”

    “丫头,真是难为你了,只是我希望你还是好好想想,真不行的话就把真相告诉他,我相信他知道怎么做的?”

    “爷爷,这件事我希望跟着我一起消失,绝不能让他知道,这辈子能跟他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哎,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既然你都决定了,我会尊重你的选择的。”

    无声的叹息,老爷子再次想起了自己在房间里跟苏忆瑾的谈话,他没想到,这代价是这般的大。

    “冥,你开开门,就算是不开门,也把这些食物拿进去,你都把自己关在里面两天两夜了。”

    自从从老爷子房间出来之后,楼焱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谁敲门都不开,也不吃不喝,这可把外头的人都给急坏了。

    “我看要不咱们把门给撞开吧,我真担心他在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苟询一脸担忧的看着房门,其实这个想法大家这两天都说了几次,但是都没有实施。

    “晚上再看看吧,要是他还是这样一声不吭的话,再把房门给撞开,至于现在,大家就轮流守在这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