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37-36365168/

第2173章: 你们的感情怎么能说忘就忘的
    虽说此时房间里没有动静的,但是寒傲尘倒是没像夜凛殇跟苟询那般担心,因为他知道楼焱冥是不会做傻事的。

    至少苏忆瑾还活着,而楼焱冥的盼头就是苏忆瑾,所以只要她还活着一天,楼焱冥总归是不会失去生存的念头的。

    到了下午后,楼焱冥的房间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夜凛殇跟苟询早就等不下去了,他们决定,不管谁阻止,他们都要把房门给撞开。

    寒傲尘这次倒是没有再阻止他们,毕竟楼焱冥呆在房间里的时间也确实够长的了,如果有吃有喝还说得过去,这房门自从楼焱冥进去过后就没有被打开过。

    “扑”

    只是在夜凛殇牟足了劲往门上撞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了,而夜凛殇难免的因为惯性,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咳咳,疼死小爷了。”

    地上有些灰尘,夜凛殇倒下去的时候,灰尘直接往他嘴里钻,他不止吃了一嘴的灰不说,还摔了个四脚朝天的。

    “哈哈哈夜,你这狗爬式的样子我真想给你拍下来,奈何上次过来的时候忘了把相机一起带过来了。”

    夜凛殇这一摔,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边上的苟询早就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苟大爷,你别得意,小心小爷把你摔个狗吃屎的!”

    夜凛殇怒了,刚才要不是苟询说他的力气比较大,本该两人一起去撞门的,现在倒在地上的就不会只有他一人了。

    “别介啊,兄弟,就咱们这矫情,这次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当然,更加不会跟毛妮那小妮子说的。”

    苟询憋着笑,一再的跟夜凛殇保证,要不是看夜凛殇真动怒了,他一定会扶着墙壁再次哈哈大笑的。

    “不跟我说什么?”

    毛妮最近一直跟在木灵儿的身边,说是跟她学习厨艺,这也是当初跟村子里的那些妇女学的,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要抓住他的胃。

    “毛妮,你来了,夜”

    “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跟我妈在一起吗?”

    夜凛殇朝着苟询狠狠的瞪了一眼,示意这小子闭嘴,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阿姨让我过来看看楼少是否出来了,出来的话就让他过去吃饭,说是在房间里也闷了两三天了,也该出来了。”

    毛妮看着敞开的房门,当然是看到楼焱冥了,不过也没有错过大家的表情。

    “你这是怎么了,身上这么脏的?”

    毛妮总算是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夜凛殇一向是爱干净的,就算是出门做事,如非得已,他都不会让自己的衣服变脏的。

    可是此时,他的衣服不是一小块脏,而是整件白色的衣服都脏了一大半,看着就像是整个人给趴下去弄到的。

    “没什么,刚才在花园里种花的,可能是不小心沾到的,你过去跟我妈说下,我们一会就过去。”

    夜凛殇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眼睛警告的看着几位,要是谁敢开口说出事实的话,他一定会跳上去狠狠的咬上两口的。

    “这样啊,那你还是先把衣服换下来再说,你这样子过去,阿姨肯定会说的。”

    毛妮看了看大家,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是交代夜凛殇把衣服给换下来,就先走了。

    “哈哈哈毛妮这丫头我说嘛,就是少根筋,这么蹩脚的解释她竟然都相信了,夜,不得不说,这小妮子跟你确实是绝配的。”

    苟询这下子是真的忍不住了,他觉得自己没有在毛妮面前笑已经是很给夜凛殇面子了,所以此时毛妮一走,他再也顾及不上黑沉着一张脸的夜凛殇,笑得都快趴地上去了。

    “砰”

    “哎呦,我的腰!”

    正所谓得意的人总有失意的时候,苟询没想到夜凛殇这次直接上来一脚,就把他给踹到了一旁的花盆里去,因为刚才他是弯着腰的,所以此时身子以怪异的姿势倒在花盆里。

    “哈哈哈”

    这下子,被取笑的对象换了,笑话人的对象当然也换了,苟询这姿势可比刚才夜凛殇的好看多了。

    “看到了没,这就是笑话我的下场,苟大爷,下次可要悠着点,不然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能解决的。”

    夜凛殇一脸得意的看着苟询,他的白衬衫上确实都是灰尘,不过因为早上花盆里刚浇过肥,所以此时苟询身上那可是惨不忍睹的,好吧,这点大家随意发挥。

    “夜凛殇你大爷的,你给我等着,呸!”

    苟询现在双眼都能冒火了,奈何此时他还姿势不雅的躺在花盆里,身上臭烘烘的,而边上的小厮都离得远远的,把他当瘟神来看了。

    “冥,你应该是饿了吧,我妈给你准备了好吃的,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一个中年妇女的好意吧?”

    恶整了苟询一场,夜凛殇感觉自己此时的心情简直是不能太好,他都忘记了自己身上的脏衣服,拉着楼焱冥就想走人的。

    “我想先洗漱一下,你们先过去吧!”

    两三天没开口说过话,楼焱冥这一开口,声音沙哑得厉害,脸上的胡须都老长了,确实该修理下。

    “那我也赶紧回去换身衣服,冥,我们等你!”

    夜凛殇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脏衣服,要不是此时边上还有丫鬟在,他一定非常潇洒的直接就把白衬衫给脱了,然后扔掉。

    “冥小子,其实你也别太伤心了,瑾丫头应该是一时没想明白,你们两人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是能忘记就能忘记的。”

    楼焱冥跟苏忆瑾的事情木灵儿也听说了,她确实也很惊讶,毕竟这两人经历过的磨难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所以真说苏忆瑾对楼焱冥没有爱了,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妈,好好的吃饭说这个做什么,还是先把肚子填饱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的。”

    夜凛殇担心楼焱冥又当起鸵鸟来,所以赶紧阻止木灵儿再说下去,而是把桌上的吃食都往楼焱冥的碗里堆的。

    “冥,你吃,你吃,你看看你,都瘦了一圈了,看得我们都心疼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