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37-37112660/

第2250章:中毒身亡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在这件事还没有什么结果的时候,夜家又出事了,这次还是小厮。

    “夜少,不好了,钟鸣出事了!”

    钟鸣就是之前跟夜凛殇进入房间,查看箱子的人,也是平时跟在夜凛殇身边的。

    “怎么回事,带我去看看?”

    夜凛殇眯着眼睛,他紧跟在小厮的后头,很快的就到了钟鸣的房间。

    “一早我起来的时候就看到钟鸣坐在床边,我也没在意,但是我洗漱回来,他还是依旧那个姿势。

    所以我感觉有些奇怪,就过去推了一下他,哪曾想他转过头来的时候,一双眼睛就像是能滴血一样,朝着我就挥了拳头。

    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也不敢恋战,所以急忙退出去,把房门给锁上,我从窗户的小缝看进去,钟鸣又再次恢复到那个姿势。”

    小厮在过来的时候先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跟夜凛殇说,也好让他做个心理准备。

    “把门打开,让大家都不要靠近过来,还有,去把医生给我找来!”

    夜凛殇觉得这件事肯定不简单,钟鸣是自己的人,他是什么性子夜凛殇最清楚的,断不会做这般莽撞的事情。

    “钟鸣,钟鸣……”

    夜凛殇进去的时候,钟鸣果然如小厮说的那般,呆坐在床头,一点反应也没有,夜凛殇叫了几声,他都没有反应的。

    “钟鸣,你清醒点,我是夜凛殇!”

    夜凛殇有了小厮的提醒,所以过去拍钟鸣的时候就做了防备,但是突然看到钟鸣的样子,还是吓了一跳。

    就一晚上的时间,钟鸣整个人就像是瘦了一大圈,眼睛凹陷,一双眼睛也猩红猩红的,一看就是问题不小。

    他朝着夜凛殇嘶吼着,就像是困兽一般,要不是夜凛殇躲闪及时,就跟那小厮一样,被他给打到了。

    “你们进来,把他给我压住,然后拿绳子给我绑了!”

    夜凛殇现在还不知道钟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他想着一会医生过来,应该能检查出来。

    “夜少,他是中毒了,只是这毒属下没有办法解!”

    果然,医生过来给出的答案也没出乎夜凛殇的意料之外,只是这毒没有解药,也就是说钟鸣只能等死了。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

    钟鸣跟在夜凛殇身边的时间也不短,所以夜凛殇对于他还是有不少感情的,想到钟鸣只能等死,他的心里不禁有些难受。

    “除非找到毒物,属下把毒物的成分研究出来,也许还能研制出解药来,不然的话,属下真的无能为力。”

    医生的话说了等于白说,但是夜凛殇却不想放弃一点可能性,他让人去调查,钟鸣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只是钟鸣现在神志不清,不然问他的话可能会清楚点,医生也说了,他现在的情况还是好的,等过了明天,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只是钟鸣性子沉闷,平时除了跟着夜凛殇,很少跟弟兄们闲聊,所以想要找到他中毒的出处,这件事确实很复杂。

    “夜少,咱们似乎漏了一个地方,小的记得当时钟鸣是跟着你进去那个房间的,而董钰凉本身就是一个阴险的小人,所以小的觉得,这件事会不会跟他有关系?”

    小厮的提醒总算是让夜凛殇茅塞顿开,他记得当时钟鸣打开箱子的时候,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劲的,只不过当时他没在意。

    “来人,立马把医生叫上,让他赶紧到房间里去。”

    夜凛殇想着,如果毒物就在箱子里,那立马肯定还会有残留物,只要把这个残留物找到了,兴许就能研制出解药了。

    “夜少,先把这个戴上,其余的人全都到外面站着,不要进来!”

    医生这次过来,连防毒面具都给拿着了,因为数量有限,所以就他跟夜凛殇有,其他的人被勒令等在门口。

    “夜少,你站到后面去,属下打开箱子好好的检查一下,如果真有问题的话,属下怕会有什么意外。”

    医生的话让夜凛殇的眉头越皱越紧,当初他真不该留下董钰凉的东西,他怎么就忘记了,董钰凉压根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夜少,这里面确实有东西,只不过已经被人给拿走了,但是拿走东西的人,想必是没有几天活头。

    属下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刚才我沾了一点箱子底部的残留物,回去研究一下,看是什么毒?”

    显然,这件事让医生感觉到很棘手,就算是有了毒物,他也有可能研制不出解药来。

    “嗯,那就先这样,你也小心点,来人,让人把这个房间给我封了,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许进来这个房间,违者直接家法伺候。”

    既然这个房间有问题,那就不能再让谁出事情,所以夜凛殇直接下令封锁了房间。

    “夜夜少,属下要走了,以后不能伴随在你的左右了,如果有下辈子,属下一定还到你的身边来!”

    最终,医生还是没有研制出解药来,所以钟鸣在精神失常第四天后突然恢复神智,回光返照了一分钟后,直接就死了。

    而此时的钟鸣,早就被毒折磨得不成人样,死的时候全身上下就剩一堆骨头,就一层皮黏在骨头上。

    “夜少,钟鸣的尸体必须尽快火化了,而且任何人都不得碰到他的尸体,最好的办法就是连带着把这个房间一起给烧了。”

    医生的话不是危险耸听,虽说他没有研制出解药来,但是也清楚这毒物有多霸道,真要是沾染上了,只有死路一条。

    “董钰凉,你给我等着,咱们之间的账又多加了一笔!”

    夜凛殇的眼睛红红的,虽说只是个属下,但是却是相伴多年的兄弟,所以大家对于钟鸣的去世都很难过。

    钟鸣是个孤儿,而且未曾娶妻生子,所以他的葬礼倒是很简单,火化后直接把骨灰埋在了房间的底下,而他住过的这个房间,也直接一把火化为了灰烬。

    “夜儿,你爸妈的情况也让医生给看下,我总觉得他们的情况跟钟鸣的有些相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