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25271020/

平江潜 第212章 溃败
    第212章 溃败  

    荒诞的历史笑话重演了,把手城门楼的士卒抬出一个人来,胸口还在冒着血,嘴巴颤巍巍的讲述着他知道真相,“他说传丞相命令……将士们打累了……让回城休息……小的们虽然只是……敲锣打鼓的……但也是知道他在说假话。 小人们不许……他便杀我们……一个杀死四个……只一眨眼的功夫……一眨眼……”

    他真的一眨眼睛便再没睁开,辰保看着那些个把手城门楼的士卒,咬牙切齿的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放他进去!”

    城门楼平时没什么用,可是碰守城战是相当于指挥所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一个士卒头目神情惶恐的道:“他是丞相的亲兵长随还拿着丞相的腰牌,说要来这里取丞相几天前遗落的东西,小的不敢不放行,谁能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张士信平时是奢靡荒淫了一些,可是他又不蠢,这会儿还在城门口等着辰保护着他逃命,当然不会下这么愚蠢的命令。

    “周伍你个混账!”辰保恨极了一刀砍在那脑瓜稀烂的尸体,仍有鲜血倔强的喷射出来,溅了辰保一脸,面目更加的狰狞。

    马度知道这个人根本不叫周五,也许他没有名字,他心里又一次的佩服老朱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罗到这么多有本事,还愿意替他去死的人。

    “败了!败了!”刘王妃突然瘫坐在地。

    马度闻言不由得往城外望去,只见张军后面的士卒已经开始撒脚丫子往回跑了,他们离城墙近锣声听得清楚又没有敌军纠缠,不往回跑才怪。出现一个逃兵会有一百个人跟着跑,越跑越多。

    与之相反,阊门的铜锣声像是给已经濒死的常遇春部打了一只强心针,已经溃散的士卒听见动静掉头又跑了回来,重新的加入战团。不是他们太勇敢,那是因为老常对逃兵和对敌人一样的无情。

    此消彼长,原本占尽风的张士诚军反而成了劣势,好在大多数的张军士卒还在坚守,以他们的实力未必不能反败为胜,可好死不死,只见南面出现一股滚滚烟尘,隆隆蹄声宛如奔雷越来越近。

    千余名骑兵极速奔驰而来,打头的是一个银甲将军手高举战刀,大声的嘶吼着,隔得老远马度都能听得见,“姐夫我来了!”

    整队的骑兵宛如一道利箭从侧翼射入张士诚的军阵之,这一下子像是捅了马蜂窝原本还算原本尚有抵挡之力张军,溃散的更加迅速,士卒四散逃命,此战老张败局已定。

    “不是去驰援盘门了吗,怎得又回来了!”辰保一拳砸在了城垛面,对瘫坐在地的刘王妃道:“母亲我去救父帅回来!”

    刘王妃连连点头,“快去!快去!”

    辰保看了马度一眼对士卒吩咐道:“看好他,别让他跑了!”这家伙还真是心大,不去赶紧的去救干爹,还来管老子。

    辰保蹭蹭的下了城墙,不过城外到处都是逃回来的张军士卒,把城门堵的死死的,想出门怕是不容易。眼看着张军在朱军的反击之下彻底的溃散,也没有见辰保出了城门,还能听见他的声音从城门洞子里传出来,“让开!快让开!不然我要杀人了!”

    张军已然彻底的溃逃,绝大多数都朝着城门而来,密密麻麻犹如归巢的蜂群。不知道常遇春是不是神机妙算早料到这一幕,所以才在壕沟里面放了水。

    出城时原本还显得较宽敞的壕桥此刻则是那么的狭窄,士卒们你争我抢,被挤落到水的人无数,扑通扑通水花四溅下饺子似得,会凫水也不好使,刚一冒出头来被刚落下的人砸进河里。

    原本最先出去的骑兵此刻落在后面,反而是最后逃回来的,不过四条腿的终究是两条要快。在一伙的骑兵之马度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张士诚在百十米名骑兵的护卫下左冲右突奔向壕桥。

    没想到这么激烈的战斗,老张还活的好好的,似乎也没有受什么伤,不过看起来十分的狼狈,连头盔都掉了。

    马度忙对瘫坐在地起不来刘王妃道:“王妃快看,王爷还好好的,快到壕桥了!”

    刘王妃终于来了精神,在隆安公主和张宗州的搀扶下起身,扶着垛口向下张望,一眼看到了仓皇逃来的张士诚。

    “王爷!呜呜呜……”看到自家男人还活着,刘王妃顿时喜极而泣。

    张士诚已经冲到了壕沟边,壕桥却挤满了人,不过这个时候张士诚也顾不得怜惜自家士卒了,百十余骑直接冲壕桥。

    桥士卒纷纷的落水,张士诚也没落好。他的马刚刚的踏壕桥,壕桥的一端从岸滑脱了,壕桥侧翻几名骑兵包括张士诚本人都一起掉进水里,马度只看见几匹马在水挥舞着马蹄,根本没有看见人影。

    原本看到丈夫平安归来喜极而泣的刘王妃看到这样的情景,眼睛直接一番直接晕倒了,至于辰保才刚刚的带着骑兵从城门口出来。

    马度冲着城门下的辰保喊道:“王爷掉进水里了,你快去救他!在壕桥边!”他其实只是不想到阴曹地府给张士诚讲故事。

    辰保闻言大惊,带着骑兵直接挥刀子砍人,这办法倒是很管用,立刻开出一条血路,直接扑向壕桥。

    “母妃!母妃!你醒醒!”张宗州和张宗昭兄弟两个看刘王妃晕倒,吓得哇哇大哭,隆安公主也只会抚着刘王妃的胸口给她顺气,眼睛还不停的望着城外,估计是在担心张士诚。

    她突然看向马度,“小马先生你快把母妃救醒!”

    “这……这不太方便吧!”

    “这时候了哪顾得那么多!”隆安公主倒是个爽快泼辣性子,她腰里一直都别着一柄短剑,听说她还曾跟着潘元绍到城墙督战呢,也算的是个女豪杰。

    马度给刘王妃掐了几个急救的穴位,刘王妃这才悠悠的转醒,睁开眼睛问:“王爷怎么样了!”

    隆安公主往城外看了一眼,“辰保把父王捞来了!”

    马度扭头一看见辰保把浑身湿漉漉的张士诚放在马背,可他一动不动,好似没了生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