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25290082/

平江潜 第217章 老张上吊
    第217章 老张上吊  

    “马某人微言轻能劝得住王爷?如果王爷你不能向西吴王低头,早晚也是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倒是不如现在死了来得痛快。 ”

    有人说投缳的张士诚被从房梁救下,送到应天之后绝食而死,也有人说他是趁看守不注意吊颈而亡。最恐怖的说法是他因为故意激怒老朱,被老朱用乱棍打烂最后分尸喂狗。

    马度觉得最后一个可能较大,倔强的老张和残暴的老朱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性极大。如果张士诚不肯向老朱低头,落个喂狗的下场真的不如现在死了,好歹还能落个囫囵尸首。

    “西吴王?”张士诚大笑,“小马先生在高邮不是被贼军虐待,和本王一样对朱贼恨之入骨,昨日对他还口称朱贼,今日变成‘西吴王了’,小马先生你变得好快。”

    马度向外指指,“王爷听听这喊杀声,离王府已经没有多远了,如今这平江已然易主。时也势也,马某不过是一小人物,没有王爷的雄心气度更做不到视死如归,为自己为家人只好苟且的活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王爷低一次头又何妨?”

    没错,马度是在劝降,张士诚虽然已是丧家之犬,但是在江南浙西仍深得民心,若是张士诚能够投降,对老朱收拢民心稳固地盘有极大的好处,不然历史老朱也不会花费大力气劝降张士诚了。

    事实也证明平江的百姓自始至终都没有接受老朱,恨得老朱牙痒又不能大开杀戒,在平江一边迁移富户一边猛抽重税。

    张士诚要是能够投降不管是对他自己,还是平江百姓都是一件好事,当然这得老张心甘情愿才行,不过以他的心态可能性不大,马度不过勉力一试罢了。

    张士诚果然一阵冷笑,“孤为什么要向贼秃低头,贼秃孤强在哪里,不过天照他不照我罢了。”

    算了,有这句话铁定给老朱打死分尸喂狗。

    马度叹口气道:“当马某什么都没有说,听动静已经怕要进王府了,王爷赶紧的路吧。”

    张士诚呵呵一笑,拿过马度放在地的高脚圆凳,“多谢你的凳子,怎么断了一条腿?”

    “王爷您把府里的家居摆设都送出去,这凳子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王爷用的时候小心些,不要摔到了,要不要我帮您扶着。”

    张士诚大笑,“哈哈哈……不用,不用,你这人真是怪有趣,哪有别人吊还要给别人帮忙的。哎!”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爬了凳子,把手里的白绫往一扔跨过一道横梁,张士诚伸手抓过两头,一边给白绫打结一边道:“你也早些走吧,被朱贼抓到了总归是麻烦……”

    张士诚话音未听见厅外有人喊道:“是这里有人发笑!快踹开门!”

    嘭!

    门被踹开只见一伙手持火绳枪的朱军冲了进来,占据屋内四角,把手里的火绳枪瞄向屋子央的马度和张士诚。

    张士诚一看情况不妙连忙的去蹬脚下的凳子,脖子刚刚的有勒紧感,听见啪的一声响,身体重重的落下,只见一个少年军官端着枪口冒烟的火绳枪快步走了进来。

    “是张士诚!真的是张士诚!哈哈哈……抓了个活的,头功让老子给捡了!先让老子打他个半死,给我爹报仇!”

    少年军官大笑着要去擒摔得七荤八素的张士诚,却听见旁边有人对他道:“汤鼎你爹怎么了?没生命危险吧。”

    “我爹挨了一箭,现在好好的……啊!”汤鼎猛地往后跳了一步,一副见鬼的样,“马……马叔,你怎么这么快过来了!不可能的!我们是第一批进城的,挺近也是最快的,你怎么可能我们先到,你是飞过来的!这下子功劳没有了!我们火枪营的耻辱是洗刷不了!对了,这次出征好像没见到你啊,……”

    汤鼎像是受了刺激,语无伦次的一边拍着大腿一边跳个不停。

    “汤鼎你怎么了?张士诚抓到了。”门外又有一个青年军官进了厅里来,看看满厅里乱蹦乱跳的汤鼎满头雾水。

    汤鼎指指马度撇着嘴道:“狗千户,功劳让马叔抢走了!我们地耻辱洗刷不了拉!”

    狗子把拳头捏的噼啪作响,“叫我林千户,下次再这么叫我揍你。”他看向马度不由得讶然出声,“哎呀!是马都事!真的是你马都事!”

    马度点点头,“是我,狗子挺能干,没想到你都当了千户了!”

    “嘿嘿……”狗子像个憨小子似得挠挠头,“这不是托了您和朱指挥使的福,自从离开洪都俺没有再见过您,俺爹来信还托俺问您问好呢。可是俺一问朱指挥使他发火揍人,从那以后俺不敢再问了。这两年不见您还好吗?俺爹每回来信念叨你哩,您现在在哪里安家?等打完仗俺想去你府拜望一下,不知道行不行。这张士诚是您抓的吗,还是您本事大,小人输得心甘情愿……”

    狗子也有点语无伦次,啰里啰嗦的说了一堆,好似这些话憋了很久,都没有给马度插嘴的机会。

    汤鼎在一旁满头雾水,“这林狗子怎么会和马叔认得,他平时不是挺牛挺横的吗,见了我马叔还不是跟傻子孙子似得。”

    狗子正和马度说着话时,又有两个将领打扮的人进了厅里,看见瘫坐在地的张士诚,又看看房梁的白绫,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大步走到张士诚的身边,其一个黑胖的人拍张士诚的肩膀道:“张九四你这样的英雄还怕不能活命吗?”

    张士诚抬眼看看两人,嘴边露出一丝的冷笑,随后瞑目不语。

    这两人见状不由得面一红,双唇嗫嚅了两下,又把剩下的话吞进肚子里面。

    “狗子这两位是谁?”马度随口问道。

    狗子道:“是李伯升将军和赵世雄将军,正他们一路指点,我们才能这么快攻进王府!”听狗子这么说两人面红得更厉害了。

    原来是张士诚的降将加带路党,难怪不招老张待见了。

    马度对狗子道:“狗子你能不能让他们都出去,我有几句话要给张士诚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