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28098319/

平江潜 第492章 永镇云南
    第492章 永镇云南  

    哧溜,哧溜,一根棍棍在宋霜的红唇贝齿间进进出出,撑得她的雪白的面颊鼓鼓的,这情态让马度看得浮想联翩。

    宋霜从冰盆之中随手拿了一根冰棍递过来,“你若是想吃尽管吃,为什么要眼馋我手里的。”

    马度随手接过来揭掉蜡纸,把奶油冰棍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嘿嘿的笑道:“你弄错了,我不是眼馋你手里的,是眼馋你嘴里的。”

    “我嘴里的?”宋霜把冰棍拿出瞧了瞧,“有什么不一样吗?”原本圆圆的冰棍已经被她吃得变了形,想必嘴上的功夫不会差了。

    马度凑到她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宋霜的脸上立刻浮起一团红晕,随手就在马度的身上乱掐,嘴里骂道:“竟然还不死心,害的我连冰棍都不想吃了!”

    “你不做便罢,难道嘴上说说也不行了。”

    马度从床上起身,看看外面的日头该是到了未时了,两个小娃儿还躺在小床上呼呼大睡,碧琳口水淋漓,把竹席都给浸湿了,还把莲藕一般的小胖腿压在小骉的肚子上。

    “赶紧的把孩子都叫起来吧,我带他们去游泳,不然到了晚上又不用睡觉了。”马度现在总算体会了马大脚面对时差颠倒的朱小四有多么的不易。

    马度刚刚的把闺女的腿从儿子肚子上拿下来,就听家张五六在外面喊道:“侯爷!侯爷!沐指挥回来了!沐指挥回来了!”

    马度蹿了起来直接冲到屋子外面问道:“可是真的?”

    张五六点点头,“书院的学生看见沐指挥的船进了城,然后通知了咱家的铺子,掌柜又派了伙计出城通知家里,人就在门房哩。”

    “知道了,赶紧的去备马!”马度回到屋里对宋霜道:“你都听见了我到城里去,家里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今天晚上怕是不回来了,看着点乌日娜让她少吃点冰棍。”

    宋霜没好气道:“晓得了,赶紧的去见你的好兄弟吧。”

    马度带上张五六酷日之下一路狂奔,到了城中的已经是大汗淋漓,身上的袍子贴在身上好不难受。

    张五六抹了抹头上汗水,“侯爷歇会儿吧,咱们走走,不要中了暑!”

    日头偏西,太阳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毒辣,街面上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很多小商小贩的也在这个时候出动了。

    两人牵着马走慢悠悠的走在人群之中,看见有背着小木箱书院学生沿街叫卖,马度张口叫住,“前面的那个是林大牛吗?”

    那学生回过头来见是马度,忙过来行礼,“学生见过先生,这大热天的您怎么也来城里了。”

    “来城中会友,赶紧的给我拿根冰棍儿,橘子味儿的。”

    “好嘞!”林大牛放下小箱子,给马度取了一根冰棍儿,“先生慢用!”

    张五六不客气的到箱子里面一手拿一个,林大牛却朝他一伸手,“多谢张大哥照顾生意,承惠五文!”

    张五六骂道:“你这小子真是抠门,吃你两个冰棍还给俺要钱,你咋不跟侯爷要。”

    “侯爷是我的先生,学生孝敬先生一根冰棍再寻常不过。可我要是不收张大哥的钱,怕是坏了您的名声,您虽然只是侯爷身边长随,但是乡亲们哪个不知道您忠厚仁义,跟着侯爷出生入死英雄一样的人物,岂会赖我两根冰棍的钱,再说还是给您打了折扣的,不然的话要八文钱呢……”

    天生的二货当然敌不过书院的精英,林大牛三言两语的就忽悠得张五六往外掏钱,八文钱连折扣都没有打。如果没有自己在跟前,马度相信张五六被林大牛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

    等冰棍吃完了就到了皇宫所在街道,远远就看见有人出了宫纵马而来,不是沐英是谁!两年多不见这家伙黑了许多,不过变得更加强壮了,骑在马上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张五六已经扯着嗓子,“沐指挥我家侯爷在这儿呢!”

    沐英循声望来,面上不由得一喜,一拨马头就飞驰而来,不等马停住就一跃而下,一下子抱住马度,“哈哈……玄重,就知道你会过来找我的。”

    “才两年不见,你倒是能耐了,现在下马都不用停了,难道还想断一次腿。”

    沐英在马度的身上锤了一拳道:“你这混蛋,明明急慌慌的来见我,可一见了面就要损我。”

    马度笑道:“就怕你在云南水土不服死在哪儿了,平安回来就好。”

    “云南没有你想的那般山穷水恶,倒是个风景秀美的好地方,走,咱们回家再说。”

    沐英的婆娘出自冯家,是书香门第也是勋贵之家,迎接沐英凯旋的仪式,可比马家讲究多了,全家老少又是敬酒又是拜迎的,就连卸甲也有一套的仪式,忙活了半天这才钻进木桶,用柳枝子泡的水洗澡。

    “你们都出去,我兄弟面皮薄!”沐英把伺候的丫鬟都打发走。

    “谁说我面皮薄,我还想留两个俊俏的搓澡呢!”

    “算了吧,我家里净是些庸脂俗粉,怕是入不得你的眼,你若是想要俊俏又懂情趣的,等吃完了饭,我带你去秦淮河。”

    马度拿水瓢在他头上浇了一下,“哟嗬,才几年不见你胆子越来越大了,都敢去秦淮河了,不怕娘娘抽你。”

    “娘娘现在要管得孩子太多了,宫中诸般琐事都要她操劳,哪里管得着我。今天和娘娘见了不到一刻钟,就被她打发出来了,我倒是很想被她抽一顿。”沐英抹了抹脸上的水又给马度头上浇了一瓢。

    “那还不好说,等吃了饭咱们就去秦淮河。”马度抹掉脸上的水道:“这次你怎么没有和大军一起来,云南那边的战事还没完吗?”

    “早就打完了,不过那边的形势有点复杂,有不少逃到山里的溃兵需要清剿,还有许多的土人需要安抚。想要真正的长治久安,怕是要用不少的时间。现在那边有傅友德和蓝玉看着,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来领封赏的。”

    马度一拱手笑道:“拿我就先恭喜你沐猴,以后人家喊我马猴我就喊你沐猴,心里总算是能平衡些。”

    沐英苦涩一笑,“怕是你没机会了,今天听皇上意思是要我永镇云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