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28133576/

平江潜 第497章 西平侯
    第497章 西平侯  

    跑路简单,没路就难了,熊熊大火已经吞噬整个楼梯,滚滚浓烟熏得人几乎睁不开眼。走廊里、大堂下已经乱做一团,赤裸的男男女女犹如没头的苍蝇到处乱窜。

    一个**的胖员外在楼梯口迟疑不前,也不知道哪个无良的混蛋推了他一把,就变成一个肉球沿着楼梯滚落,嘴里不时的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

    一路之上倒是畅通无阻,在熊熊烈焰之中顺利的滚落到楼下,只是没有了动静不知道死活,反正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肉,头发已经被烧没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头皮。

    楼下的士卒踩过员外松软的肚皮,把水桶里的水泼到火中,立刻就有发出嗤嗤啦啦的声音,火势瞬间一涨,显然是浇了油的。

    这点水起不了半点的作用,倒是有不怕死的忠勇士卒冒着大火往上冲,冲到半截身上就冒着火惨叫着跳到楼下来。

    沐英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条湿漉漉的被子,“皇上披上这个,孩儿背您冲下去!”

    这个办法可行,不过老朱烧不死,沐英也要烧个半熟,马度拿掉捂着口鼻的湿帕子,“这法子不稳妥,大家跟我来!”

    这群人根本就没有受过火灾逃生的训练,事到临头没有半点的注意,马度踹开一间房门,对众人道:“把床单罗帐都撕成一尺款的布条结成绳子,咱们从后窗顺下去!”

    郭英笑道:“还是马侯机灵!”

    当下几人动手迅速的做成一根绳子栓在窗棂上面,长度正好能到地面,常遇春道:“我先下!”

    他口里咬着长刀抓住绳索,两脚蹬着墙面,跳了三五下就到了地面,拿过横刀四下里警戒,接下来当然是老朱下了,谁叫他是皇帝呢。

    老朱不是那种四体不勤的皇帝,动作比常遇春还麻利,众人挨个的下到地面,最后是张五六,谁知只下到半截,就听见上面咔嚓一声,他就跌落下来。

    常遇春伸手一抓正抓到他的衣领,这才止住了坠落之势,窗口处同时又有东西飞下来。沐英用刀一挡就掉落在地上,那是一把剪刀,马度隐约的看到窗口处有一张长着雀斑的脸一闪而过。

    郭英道:“皇上还是赶紧走吧,这里也不安全。”

    众人沿着小巷子到了街道,正碰见往这边赶的兵马司士卒,郭英亮明身份就让他们护送老朱回宫。

    老朱对郭英道:“郭英你就不用护送朕了,这是朕的应天,他们还翻不起浪花来。让韩成配合你全城大索三日,宁肯抓错也不放过。”

    “让韩成配合我?”郭英一怔随即道:“微臣领旨!”

    众人回了皇宫,老朱让元生给自己泡了一碗茶,就趴在书案上批折子,他是见过大场面的,刚才的一点点风波似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马度则是在下面给常遇春处理伤口、

    常遇春呲牙咧嘴的直抽冷气,“玄重你动作就不能轻一点。”

    “我动作已经很轻了,瞎嚷嚷啥!”马度把声音压得极低,“你若是真的怕疼,何必让那人砍你一刀,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下子一个护驾之功捞到手了,还挂了彩,怕是少不了赏赐。”

    常遇春其实就是这么想的,他这几年没机会出征,好不容易逮到一次就给自己捞个大,还故意挂个彩给这个功劳增辉不少,实在是大大的狡猾。

    老常没有说话,用脚踩了踩马度,还冲他打眼色示意他不要胡说八道。

    沐英在一旁捧着茶碗问道:“玄重,你是怎么看出来那婆娘有问题的。”

    “她弹琴的时候我出现了幻觉,这样本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而且发现她供奉的佛像是弥勒佛,这才起了疑心。”

    沐英摇头道:“我倒是没什么幻觉,只是觉得她弹得好听,很舒服眼皮发沉想睡觉,我还以为是酒劲上来了呢。”

    常遇春也道:“这白莲教真刀真枪的不行,就会搞些歪门邪道整日的躲躲藏藏,若敢出头俺老常定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老朱抬起头道:“正是他们藏身于民蛊惑百姓才棘手,可恶的是还让朕的子民都来反对朕。”

    他起身走到常遇春的身边看看伤口道:“伯仁可好些了吗?”

    “小伤而已,多谢皇上关怀。有玄重在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马度给常遇春缠好绷带,“天热小心一些不要感染了,明天我再让人给你送点药过去。”

    “伯仁好生在家休养,等伤好了再来上朝!”

    常遇春一拱手道:“时辰不早,微臣先告辞了。”

    老朱点点头,让元生带着禁卫送常遇春回家,又对马度和沐英道:“你俩也早些回去,日后见了皇后莫要提及今日之事,免得她平白的担心。你们俩是不是求之不得呀,别以为处罚免了,朕可都记着呢。”

    沐英在老朱跟前认错最是干脆,“孩儿今天到秦淮河游玩确实不对,还请皇上责罚。”

    “皇上,文英不听娘娘教诲到秦淮河逛窑子着实该罚,既然他知错能改就从轻处置吧。”

    老朱鼻子里面哼了一声,“你倒是把自己摘的干净,放心你俩都逃不了,朕刚刚已经写好圣旨了,明天等着接旨吧。”

    “还真罚啊!”

    老朱金口玉言说到做到,第二天一早元生就带着大批人马气势汹汹的赶到了沐英家里,摆香设案三叩九拜好大的排场,

    元生这才朗读圣旨,没有半句骂人的话,全都是溢美之词,直到最后才听他铿锵有力的道:“……封沐英为西平候,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荣禄大夫,柱国,大都督府同知……”

    原来这圣旨是来封赏的,老朱还真是会玩,害的马度和沐英一晚上都没睡踏实。

    元生把圣旨捧给沐英,“恭喜侯爷,贺喜侯爷!”

    沐英手捧圣旨喜道:“公公稍待本侯这就让人给你取喜钱!”

    马度凑过去问道:“元生公公难道就没有我的吗?我昨日救驾也算是有功呀!”

    元生一拍脑袋,“国舅爷不说奴婢差点忘了。”

    只见他从袖子里面取出两锭金子给马度,“皇上说昨天晚上的两锭金子让你破费了,这是赏给您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