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28291878/

平江潜 第503章 不请自来
    第503章 不请自来  

    黄有财换上压箱底的绿袍蝠纹长衫,头戴员外帽,脚踩皂靴,刚刚的踏上马车,正要走却见妻子拎着一个小包袱急匆匆的冲了出来,“老爷钱没有带!”

    黄有财伸手接过来,随口问道:“多少?”

    “黄金百两!”老妻皱着眉问道:“老爷当真要花这么多钱买个不到两亩地的院子。”

    黄有财咬着牙道:“只怕这些钱还不够呀,这些钱不过是入场的押金。”

    “哎呀,什么房子值得您花这么大价钱,咱们挣钱不易,可莫要被人给骗了!”

    “你当老爷我是做什么的,走南闯北的如何会被人骗了,那院子光成本估摸着也要一千多两,清一水的南洋紫檀家具,还有很多见所未见的新奇摆设,住着也舒坦,当真值得。”

    妻子则道:“这些钱在杭州都能买个五进的大宅子了!”

    “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在杭州能和皇上做邻居?听说这可都是给勋贵修的别院,咱们无权无势在应天人生地不熟的,空守着一堆的钱财,若是没个靠山哪天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这个时代的商人从来就是被宰割的对象,商人也有送上门去被人宰割的觉悟,有能力宰割他们的人自然也能给他们相应庇护,他们很精明一点都不傻。

    瞧着天色不早,黄有财让仆役赶紧的启程就出了家门,这片贫民窟里有不少像他这样骑马坐车往城外赶的富豪。

    夏日的傍晚正是街面上人多时候,躲了一天的烈日的老百姓都在这个时候遛弯纳凉,顺便买一点消暑的酸梅汤或者冰棍给家人食用。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街面上多了很多的车驾纷纷的往城外赶,弄得街面上拥挤不堪,时不时的还有勋贵打着全套的仪仗出来凑热闹,弄得街面上所有的人都要驻足避让。

    黄有财已经在这边的街道上堵了快半个时辰了,可他心里头却高兴的很,因为这些勋贵的仪仗都是往城外去的,不用说那是去买宅子的,那个天上人间的小管事没有骗他。

    可等着等着黄有财就开始着急了,勋贵的仪仗过去了,又是长长的车队,估摸着都是和他一样准备到城外买房的普通商人,再等下去出不了城房子也就不用买了,早知如此应该早点出城的。

    活人自然不会被尿给憋死,见一旁的小巷子空荡荡的,黄有财立刻带着个仆役钻了进去,脚步匆匆的往城门赶。约莫着走了一半的路,就听见一阵咚咚咚的鼓声,这是净街鼓的声音,等鼓声结束,城门就要关了。

    嘿嘿……把那些竞争对手关在城里才好,他一边走一变加快脚步,谁知刚刚的出了巷子口就跟另外的一伙人撞了个满怀,对方强壮的身体一下子将他撞倒在地。

    他正要叫骂可看清对方的模样,却下意识的道:“好汉饶命,若要银钱尽管拿去!”说着就把荷包扔了过去!”至于那装金子的小包袱则是下意识的放到身后。

    对面三人虽然衣着普通,但是个个都是身材魁梧形容彪悍,身上带着让人生畏的气势,尤其是中间的那人看了他一眼就不由得心头一颤,左右两个人腰里鼓囊囊的八成是短刀。

    他走南闯北见不过不少人,这种气势只在强盗身上见过,还是穷凶极恶的那种,天下没太平时这种人可不少。

    不过他的话刚说完对方三个就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把他的荷包踢还给他,“谁是强盗,有两个臭钱就以为天底下人都想抢你的。”

    说话的这人虽然魁梧,声音也十分的粗狂,可动作却别扭的不行,怎么说呢,有点女气,比如他袖子里面手正掐着兰花指哩。

    原来不是强盗,黄有财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扶着墙壁起来,拱拱手道:“得罪了,是在下误会了!”

    “无妨。”中间那人对身边的人道:“韩成咱们赶紧的走吧,不然城门就要关了。”

    三人不是旁人正是微服出巡的老朱,他听说马度在大张旗鼓的卖房子就想去凑个热闹。他没有打仪仗见街道上堵的不行,就弃了马车走小巷子出城,这才跟着急赶路的黄有财碰了个正着。

    不得不说黄有财有些眼力,眼前的人确实是强盗,只因为抢的东西够多抢的地盘够大,于是就成了皇帝。

    “三位也是去城外买房子的?”商人的本性只要对方对自己无害就能搭讪几句,广结人缘,兴许哪天就能用得上。

    韩成笑道:“正是,你也是的?”目光却在仔细的打量着对方的四肢身形,全然不似练家子,一双手就在身后摆了摆,暗中保护老朱的侍卫就缩了回去。

    “是哩,要不咱们结个伴一起走吧。”黄有财走了几步见三人不动弹就招招手,“快些,不然城门便要关了,最好把那些跟咱们抢房子的都关在城里。”

    老朱不屑的嗤笑一声吩咐道:“跟着他走!”

    老朱不喜欢商人,但是马度喜欢,他在天上人间的牌坊外面等了大半天,来得却都是勋贵。勋贵其实他只请了相熟的几家过来给他站台而已,实在没想到来这么多。

    “曹国公到!”

    刚刚的送进去一家又来了一家,这位曹国公指的不是正在四川筑建成都新城的李文忠,而是与他同爵的老爹李贞。

    李贞从车窗探出头来,笑呵呵的道:“呵呵……你小子有好房子为何不给老夫下请帖?”

    马度哪敢指使他和自己一起忽悠商人富户,实在没想到老头不请自来,忙上前解释道:“李老哥,我给您透句实话,这房子根本就没打算卖给勋贵,回头您可千万不要竞拍。”

    “咋啦,勋贵的银子是臭的?你小子是越来越不晓事了,哪有好东西不卖给自家人的道理,告诉我哪里去交押金。”

    马度无奈苦笑一声,“您老的名头哪里还用交什么押金,管佳赶紧的把曹国公请去展馆包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