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34559620/

平江潜 第723章 礼物
    第723章 礼物  

    马度快步进了书院,先到花圃那里看了看,见了黄子澄便问道:“可都准备好了吗?”

    黄子澄点点头,往花圃之中的红绸一指,“工匠刚刚固定好,就等您发话了。”

    “好!”马度点了点头又对他道:“你尽快到城里租个宅子吧,过十五便收拾一下搬走吧。”

    黄子澄闻言一怔,“学生到底犯了什么错处,要将学生赶走,莫非是因为前些时候抗拒锦衣卫执法的事情。学生也是为了维护书院的,还求先生从轻发落。”

    马度伸手将他扶起,笑道:“不是我在惩处你,是朝廷需要你,以后就是官身了,再在书院里面待着便不是合适了。”

    黄子澄闻言不由得一喜,哪有不想当官一展才华的读书人,“多谢先生提拔,不知道学生去哪个衙门当值。”

    “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提拔你,你当谢陛下隆恩,以后你便是东宫的属官了,好好辅佐太子,莫要辜负陛下的期望。”

    “东宫?是皇上让学生去东宫做属官?”黄子澄有些不敢相信,皇上钦点的东宫属官,毋庸置疑将来必是新皇的肱骨之臣。他是聪明之人,本来名不见经传,突然得了皇上的青眼,定是和前些时候带着学生力拒锦衣卫有关。

    “没错,是东宫。以后到了东宫便不要再背些孟子的文章,尤其是在皇上跟前,这算是为师能给你的最后一点意见了。”

    “孟子为亚圣,为何不能提他的文章。”

    “因为皇上不喜欢他!”

    马度忠告了黄子澄一番便往办公室去了,让黄子澄去东宫做属官确实是老朱的主意,老朱自己喜欢用杨宪、胡惟庸这样的烂人,可留给儿子的都是老实本分的,刚刚发现一个不惧生死宁折不弯的正人君子,立刻便迫不及待的塞进儿子的夹带里。

    办公室里面笑声阵阵,温暖如春,几个老头儿正围着小火炉泡茶闲聊,见了马度过来便笑呵呵的打趣。

    叶兑刚来就占了山长的位子不说,逮到机会便不客气的向马度伸手要东西,“老夫听说在书院里做先生都要分宅子的,玄重不能厚此薄彼,老夫的宅子在哪里快快拿来!”

    “叶先生弄错了吧,您是皇家书院的山长是给皇家出力,怎得找晚辈要好处,是找错人了吧。”

    叶兑笑道:“老夫哪管那么多,你若是不给便搬到你家里去住。”

    坐在轮椅上的朱升,用虚弱的声音的道:“良仲兄失算了,他家的老太爷抠门的不行,你去他家怕是还不如在书院吃住的舒坦。不过你也无需着急,老夫已经没有几日好活,等老夫死了只要良仲兄不嫌弃我那宅子便拿去住了好了……”

    马度连忙的打断,“大过年的朱先生说什么晦气话,我今天过来是来给您送新春贺礼的,本想明天再给的,可心里头却等不及了,想请先生瞧瞧!”

    听说有礼物,朱升的立刻来了精神,“你又鼓捣出来什么新鲜玩意儿,快拿出给老夫瞧瞧!”

    “东西太大这里放不下,请诸位先生移步到外面!”

    马度当下给朱升身上披了一张毯子,推着轮椅到了室外往花圃那边走,一众老头则跟在一旁缓步到了花园附近。

    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不少书院的师生,都眼巴巴的望着那几株枫树下面红绸,也包括因为好奇匆匆赶来的袁九黎。

    “让一让!”马度推着轮椅一直到那红绸的跟前,低下头对朱升道:“朱先生劳烦您亲自揭开红绸瞧瞧!”

    朱升呵呵的笑道:“神秘兮兮的,你又搞什么鬼。”朱升伸出颤巍巍的手想要抓住红绸可是却够不着,马度忙把红绸的一角递到朱升的手里,“现在您可以解开了!”

    “呵呵……看你搞什么鬼。”朱升两手慢慢的往下拉红绸,待红绸滑落,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众师生也发出讶然之声,“这是……”

    只见红绸下面是个约莫六尺的人形雕像,不过没有腿脚,上半截是人的脑袋和身体,下半截则是一个一体的石台,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雕像乌黑发亮,一个老者一手持卷一手捋须,神情缥缈眺望远方,似在沉思又像迷惘,一派宗师的气象。

    若仔细瞧看觉得这老者模样有些眼熟,再瞧瞧从轮椅上缓缓起身的朱升,可不就是他吗?不过年轻了差不多二十岁的样子。

    朱升用干枯苍老的手抚摸着光滑的石像,对马度叹道:“玄重的这份礼太重了些。”

    “晚辈没本事,把您雕像请到孔庙供天下读书人敬仰,但是放在书院里让学生敬拜还是能做得到的,也是晚辈应该做的,原本想弄个铜的,却又怕遭受战火荼毒,被人拿走熔了铸钱可就不好了,换个石头的传承个千八百年总是没有问题的。”

    朱升望了一眼书院,“这样的文华宝地,就算是遭受战火也没有谁敢毁了的,是要被唾骂晚年的。”他说完又带上老花镜用手指一个个的扣着上面的字,半晌才算是看完,扭过头来对几个老头道:“诸位老友谬赞了,朱某当不起呀!”

    叶兑道:“字已经刻上去是改不了啦,允升兄只管认下就好,只当是立个规矩,日后玄重给我等立像也才好刻些好听的话不是。玄重,老夫真的打算卖身给书院了,日后总有老夫一尊吧。”

    马度伸手指了指,“自然是有的,就放那几株梅花边上如何,正合您的雅号!”

    陶安凑过来道:“玄重,老夫虽然没有做山长,教导弟子也算用心,到时候也是有的吧。”

    “有!有!几位先生都少不了的,回头就找工匠刻好放到你们家里,让你们天天的看着,什么时候看腻歪了就搬到书院里。”

    “咳咳咳……”朱升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嗦,蜡黄的脸色变通的通红,众人给他抚胸捶背半天才算是缓过劲儿来。

    叶兑扶住轮椅的把手,“外头风寒,允升兄还是回屋里坐着吧,玄重到了晚上别忘了来吃年夜饭!”

    枫树上残留的几片枫叶,早已褪掉鲜艳的红色,变成难看的泥黄色,在冷风的吹拂下缓缓飘落。马度拿起落在他身上那片枫叶怔怔的发呆,一只肥硕的大手拍了拍他的肩头,“枫树很快就变长出嫩绿的新叶,到了秋天的时候还会变成红色,成为书院里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马度扭头看了看薄启,叹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人又不是树,死了便是真的死了。”

    “一个读书人能活到朱先生这个份上,即便是死了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你以为他不知道这雕像是死亡的馈赠吗,他还不是满心欢喜的接纳。”薄启伸手拂去雕像上的一丝灰尘,“老夫若是死了,有没有这么个雕像。”

    “呵……你曾经掌管着那样的一个庞大的帝国,还担心不能留名青史吗?《元史》已经编好了,对你也算是大书特书,还在乎一个小小的石头雕像?”

    “一个失败的皇帝哪里及得上一个成功的宗师更让人有成就感,这点小小的愿望你不会不满足我吧。”

    马度摇摇头用极低的声音道:“皇上的刀一旦举起来,就不会轻易的放下,我可能要走了,所以可能没有机会给你做雕像了。”

    “当真!?真的很想知道你要去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可惜老夫的身份想出走太难了,记得要带上老夫的女儿一起走。”薄启说完便甩着袍袖去了。

    马度正要转身回家立刻就和一人撞了个满怀,“我说袁先生,你不是在写春联吗,怎么又跑书院里了来了。”

    袁九黎笑道:“凑个热闹而已,刚才的事我可都看见了。嗯,这个……我也在书院教书十余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能不能也给我立一个雕像,我自己出钱,不用这么大的,能有三尺高就行了……”

    “哎呀,袁先生我还想起来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这事儿回头再说!”

    看着马度一溜烟跑了个没影,袁九黎怔了半晌,一股久违的愤懑油然而生,“我早晚要离开这个没有公平、是非和正义感的烂地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