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34690464/

平江潜 第727章 东风
    第727章 东风  

    朱升的儿子一个在徽州老家,另外一个正从外地来京赴任,书院已经派人快马给他们送信了,估计还要些时候才能赶来,丧事书院只好先操办起来。

    棺木数年之前早已做好一直停放在宅子里,这在古时很正常没有哪个老人会忌讳不然怎么会称之为喜材,有条件的年年都要找人油漆一遍,朱升也是如此,到让大家省了不少的功夫。

    至于寿衣还有比老朱赐下的蟒袍更合适的吗,马度和几个老头一起给他穿好,安置在棺椁之中,各自领了任务撰写祭文碑文或者是布置灵堂,等着京中故旧前来凭吊,之后便由朱升的儿子扶棺回乡与老妻合葬。

    朱升的墓穴生前已经看好,是在老家詹田(占田、旃田)。在《朱枫林集》中有一首五言律诗《得詹田佳城》是这样写的,“风水集詹田,藏川夹石川。留心垂半世,藏体付千年。海内风尘息,城南灯火偏。亲朋何用哭,含笑入黄泉。”

    后世在盐城南龙港有朱升的墓穴,至于他为什么会安葬在哪里有两种说法,一是朱升最后时光在那边渡过就地安葬,另外一种说法是朱升的子孙作了徽商从事盐业买卖,为了方便祭祀便立了衣冠冢。

    朱升不仅是老朱口里的老实人,也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与世无争的敦厚长者,这样的德高望重的人谁不过来致哀致敬呢。

    打头的自然是书院的学生,三更半夜的便开始扫荡方山附近的杂货铺子买了香烛纸钱,待天亮时分也不拜年了,十个一群八个一伙结伴到灵前致哀。

    紧接着的就是就马家的庄户,虽说朱升平常和他们往来并不太多,可却教授过他们家的儿孙。另外他们还有一种思维,虽说书院的牌坊上面写着皇家书院,他们可不识得字。既然是侯爷出资办的那便是侯爷的,侯爷的那就是他们的,书院有先生过世,他们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庄户早就不是从前的破落户,出手的大方的紧,年关祭祖没用上的香烛纸钱一股脑儿的拿来,马度感觉自己都快被淹没了,有这么多钱不管朱升去西天极乐还是阴曹地府都会过得逍遥快活。

    “方山马家庄崔四六携全家男丁向朱少师致哀!”马度用嘶哑的声音高声呐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揽知客这么个差事,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快着火了。都怪他第一次没经验,做人太实诚,之前挨个的把众学生的名字高声喊了一遍,嗓子不疼才怪。

    老崔拿木槌敲了一下门前的鼓,便带着全家的大小男人到灵前打拱作揖的致哀,虽然没有亲友哀哭回礼却有弟子躬身答谢。

    老崔出来时不忘对马度道:“侯爷若是办丧宴尽管到俺家里去拿马侯蛋!”好像少了他家的松花蛋,这天下的酒席就办不成了似得。

    好不容易送走了庄户,只见黄有财打头又带来一大群人,不是附近高档小区的住户便是周边的商户,同样人人手提香烛纸钱。

    马度连忙的拦住哑着嗓子道:“你们来做什么,赶紧的回去,莫要把让铜臭熏到了朱先生的英灵。”

    黄有财一脸悲戚,比马度伤心多了,“侯爷这话从何说起呀,咱们这些商贾虽是卑贱末流,可老山长高情远致不同俗流,从未瞧不起咱们,去岁我家孙儿及冠还是请他取的字呢,山长还鼓励他今年再考书院。如今山长驾鹤西去,小人怎能不来吊唁。”

    “是哩,老山长待人和气,去年给小人店里摆了个风水阵,不出一月就接了笔大买卖。”

    “小人去年生了儿子,过百日的时候朱少师还亲去给他的肚皮上点墨了,日后必是满腹经纶,侯爷就让咱们进去吧。”

    都这么说了,马度当然不能不近人情,便将这些商贾富户放了进去,身后一个声音突然道:“允升兄这是广结善缘,给叶某做了一个好榜样。”

    马度扭头看看叶兑,“我就说这群人去年不会平白无故的给书院捐了笔银子,原来是朱先生揽来的。叶先生来的正好,晚辈嗓子有些疼,您先代替我一下。”

    “老夫是来给你送碑文的,刚刚请宋仲温誊抄一边,快去找人刻好了回头一起送去徽州。老夫是山长要做也当是主祭,碑文拿好,我还要去写祭文。”叶兑塞给马度一卷纸扭头便又回书院了。

    这老头角色进的挺快啊,山长了不起吗,等我跑路了书院没了银钱有你着急上火的时候。

    到了下午朝廷的官员听到消息,便三五成群的赶来了,人越发的多了起来,幸亏马度抓了来过来吊唁的袁九黎做壮丁,不然这嗓子真的要废了。

    半下午朱标也过来了,眼睛红红的似是哭过,马度心说这孩子果真是个好心肠,跟朱升的情谊并不算深厚也这般伤心。

    马度亲自引着他去灵堂吊唁朱升,行礼的时候才发现他右手裹了纱布,还隐隐的透着血迹似是新伤。

    “这几个箱子里是父皇赏赐的财帛给朱少师治丧用的,舅舅到时候转交给朱先生的儿子就行了。对了,还有宋师这两日就要抵京了,之所以来的这么迟便是因为在路上病倒了。宋师在京中顶多呆上一天,刑部办完了流程便会发配去茂州,舅舅只管多安排人手沿途照料,父皇若是责备一切都由我来转圜。”

    “殿下放心,船只车马仆从医者微臣早就准备好了,定护得宋师周全。”马度总觉得朱标今天有些不一样,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殿下的手怎得受伤了,给微臣瞧瞧,春天就要到了莫要感染发炎了。”

    马度正要去拿朱标的手,朱标却把手藏在身后笑道:“不小心碰着了,舅舅不要为我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马度第二天就知道朱标说了假话,天家父子在御花园的事情开始在朝臣百官的耳朵里面传来了,说得有模有样似乎他们都瞧见了似得。

    朝廷之上立刻刮起了一股东风,是来自东宫风。向来和外臣往来不多的东宫,突然间宾客盈门,文官武将门提着厚礼向大明未来的主人恭贺新春之喜,虽然稍稍晚了一天却热情洋溢,快把东宫的门槛踏平了。

    马度终于明白朱标哪里不一样了,他的道理未必说的通,可他的行动却在一定程度上告诉老朱自己也是有决心有担当的太子。

    深宫密事没有老朱点头是传不出来的,至于老朱打的什么算盘马度也是明白,他在培养儿子在百官之中威信,与其给朱标铺平道路,不如让他变得强大有能力劈荆斩棘。

    这样的事情在其他的皇帝那里是不可能发生的,甚至是荒诞可笑的,也只会在这对父子身上演了,还真是父慈子孝。

    马度也决定好好心疼一下自己的儿子,“五六去把祠堂香炉里的香灰给清理干净了!”

    就在别人往东宫跑的时候,马度在长江边上见到了锁在囚车里的宋濂,才一年不见宋濂放佛老了十岁,身上的精气神似乎一下子都被抽干了。

    他蜷缩在囚车里面,只对马度说了一句,“你不该来!”

    大夫给他把了脉,说他病的并不重只是感染了风寒,看来出来他这般颓丧是没了求生的意志。

    “宋师不知学生刚刚从诏狱里出来没几日,仲衍兄活得好好也不曾受刑,家眷也都由娘娘护着现如今也是好好的。”

    宋濂摇摇头叹气道:“不过一时而已。”

    “宋师不知,现在事情有了转机!”马度当下就把老朱父子在御花园的事情与他说了,还有今日朝堂上刮起的东风。

    宋濂自幼就被人成为神童,一下子便明白其中的关窍不过还有些不信,“当真?太子竟会做这样的事?”

    他参与了朱标目前大部分的人生,对朱标再了解不过,实在不相信温文儒雅的朱标也是个狠人。

    “不敢欺瞒宋师,此事应天的官员人人皆知。不过学生还知道,太师为了给宋师求情,之前跳进冰河之中要挟皇上。”

    宋濂闻言重重的拍在囚车的栅栏上悲声道:“太子情深义重,叫老夫如何偿还!”

    “宋师能做的便是不要辜负太子情谊,当保重身体暂且忍耐一时,不久必有翻身之日。”

    送宋濂上船的时候,总算见他有了几分生气,马度的唇舌总算是没有白费。老朱要给朱标立威信,自然少不得落下几记实锤,现在还不松口当然是在等马度的飞天之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