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493-35924422/

平江潜 第798章 南北榜
    第798章 南北榜  

    老朱让马度做副主考,主考只能更牛逼些,除了他的那位武双全的好外甥,便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品书

    科举可后世的高考有意思多了,考生黎明时进场,可不是只带笔墨纸砚那么简单,还有铺盖被褥、火炉木炭、锅碗瓢盆、干粮生米搬家一样,因为他们要在这里生活三天。

    这还算短的,后来改考八股成了定制要考三场每场三天,无论酷暑寒冬都要熬九天六夜坐牢一样,因为冻饿疾病死在考场的人多了去了,可见这跨马游街的荣耀不是那么容易得的。

    考生在鸽子笼里面坐牢考官得陪着,不过有李忠这个精明能干的人,马度自然乐得当甩手掌柜。

    没有人作弊,也没有谁猝死,更没有走水,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吃睡三天的马度这才被李忠从床拽下来批阅试卷。

    马度脑子进水了才会给三千人改试卷,更何况其一大半都是白卷,只等着那些阅卷官批阅完了试卷,遇到两个经义策论不相下的情况他才会闪亮登场,倒也不费什么劲。

    结果出来了让人有点意外,前十名有六名是书院的,另外四个则是国子监的,外地的举子虽然有榜,大多排名靠后,而且章水准有明显的层次差距。

    这样的结果其实又在情理之,吃得饱穿得暖不用划粥苦读;一堆名师大儒在身边可以随时解惑答疑;图书馆里典藏千万更无需四处借书抄书;不管是在国子监还是书院都有人拿着鞭子或者木棍逼着你读书。

    关键是还能时不时的到衙门里面实习,眼界素养绝不是那些外省的普通学子的,这也是老朱把读书人都集到应天重要原因之一,现在看来效果相当的不错。

    马度以为会试这样结束了,殿试那是老朱的事情,可是会试的结果一张贴出来出了问题,外省的举子认为考官不公,与书院、国子监串联舞弊。

    抱怨两句原本没什么,可是这群不知死活的竟然玩起游行示威,从贡院哭哭啼啼的一直跑到孔庙找孔老二哭诉,这不是打老朱的脸吗,以为他是宋朝的那些个爱惜名声的君主。

    李忠听闻大惊,自己的亲舅舅他还不了解,最好面子不过,怕是锦衣卫马要杀向孔庙,一旦出现流血事件,对民心是一个极大的打击。他让马度去宫去劝老朱,自己则是去孔庙驱散那些学生。

    老朱岂是那么好劝的,李忠这家伙倒是给自己找了个轻省的活,马度硬着头皮进了宫,到了谨身殿听元生说老朱刚刚躺下午休,按照他平时的习惯大约得睡半个时辰。

    马度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希望老朱醒来的时候李忠已经收拾了那些外地的举子。

    “元生公公,皇最近的脾气还好吗?”

    元生眼珠子转转,“还好吧,昨天一时兴起跟娘娘学自行车呢,撞墙了也不恼。”

    马度在外面守着和元生小声叙话,也不见锦衣卫和或者其他官员求见,便知道李忠控制住了事态,只是这种事情瞒不住的,少不得还要劝谏老朱几句免得他秋后算账。

    尚不到半个时辰听见老朱在殿喊道:“元生你在外头和谁说话呢,赶紧的给朕倒杯茶来。”

    元生连忙的推门进去,马度紧随其后,只见老朱正从床榻起身穿衣裳,元生连忙的过去服侍,一个小宦官已经把随时准备好的热茶端了来。

    马度抢过茶盘端到老朱跟前,“陛下请用茶。”

    老朱玩味儿的笑了笑,接过茶碗坐到椅子,“今天这般拍朕的马屁,莫不是科举出什么乱子了吧,朕记得今天是放榜的日子。”

    “陛下英明,确实是出了一丢丢的乱子,不过思本已经去处理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该不是外地的举子以为考官偏袒书院和国子监心生不满吧。”

    马度讶然,“陛下已经知道了?”

    “昨天晚看到榜单,朕知道今天得出篓子,那样的结果任谁都以为猫腻。只是没想到他们真敢在天子脚下闹腾,跟朕说说他们玩了什么花样。”

    没想到老朱如此的通情达理,马度直言道:“这些外省的举子跑去孔庙哭诉了。”

    老朱闻言脸色一黑,咬牙道:“这群混账自己没本事,还有脸去孔庙哭,孔老二都替他们臊的慌。”

    “呃……微臣也这么觉得,一群无能酸儒陛下没有必要跟他们计较,不如革了他们的功名撵回家了事。”

    “胡说八道,革了他们的功名谁给朕当官啊,各地的官员都还出缺呢。”

    听老朱这么说,马度的心算是放进了肚子里,那些闹事的举子算是逃过一劫了。

    两人说话间李忠快步进来,到了老朱跟前正要磕头见礼,老朱手一拂直接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那些学子都已经散了,各自回了客栈。”

    “哼,难得你能劝得动这群又酸又臭的读书人,也算他们识相。”

    李忠苦笑一声,“并非是微臣劝走的,是书院一个叫解缙的学子。”

    “解缙?”马度不由得一皱眉,“他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解缙不愧是神童,只在小学待了一年毕业了,他的骄傲没有如马度预想的毁灭,在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考入书院之后傲气尤胜从前。

    解缙读书原不算用功,可是好胜心却很强。书院是有不少他成绩好的学生,可是年龄也大,他却不顾客观条件非要与人争个高低,这两年读书十分的刻苦,可谓进步神速,知道朝廷今年大考不顾先生们的劝阻非要报名。不仅榜有名,还硬生生的挤进了前十,也不知道老朱会不会让一个十三岁的小娃儿做进士。

    “那群外省的举子去了孔庙哭诉,旁人纵然不齿也没谁理会,只有那叫解缙的少年学子前斥骂,更是以寡敌众当面拼学问,后来书院和国子监其他学生也加入战团,结果可想而知了。”

    “这么说是那些酸儒掩面而逃了,他们总算还要些脸皮,这个叫解缙的书院学生还真是敢作敢为,若是殿试考得好,朕点他当新科状元。”

    马度和李忠闻言不由得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老朱打量两人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马度拱手苦笑道:“陛下他不是敢作敢为,是胡作非为。解缙今年不过十三岁,自恃聪颖颇为自负,且心性未定行事冲动,若是点这么个毛头小子做状元,朝廷的抡才大典会贻笑大方的。”

    “才十三岁?!这是个神童啊!”老朱捻着胡须呵呵的笑道:“第一次开科考试点一个毛娃子确实让人笑话,本是个骄傲的小娃子若给他了进士岂不是尾巴要天了,殿试的时候朕黜落了他,等过几年再放在身边调教,玄重你可要记得提醒朕,免得朕忘了。”

    老朱和解缙缘分是天注定的,历史已经马度扑闪的面目全非,两个人还能搭线再续“父子情愿”。

    “微臣记下了,如果没有旁的事微臣回家了!”

    “急什么呀!朕还有要事与你们说!”老朱伸手往床边点了点,“元生把那个卷轴拿过来,给他们两个看看。”

    元生拿过卷轴捧到马度和李忠的身前,李忠伸手接过却不打开,因为里面的内容他很清楚,这是他昨天刚刚给老朱送来榜单,“陛下这榜单还有什么问题吗?”

    “亏得你是主考,这榜单的问题大了,朕也是今天午才发现的,若是昨晚发现问题便不会让你们张贴了。”

    “还请陛下明示!”

    “再明白不过了,这榜单面竟然没有一个北方人,全部都是南方人。”

    李忠回道:“这没什么怪,自五代始燕云之地落入契丹人的手里,后来金国更是占据整个原,然后是蒙古人南下,北方被胡人蹂躏了三四百年华早已凋敝,想要恢复怕是数十年才能见效。”

    “糊涂,朕要的不是华是江山!朝廷开科取士,清一色的南方人,你让北方人心里头怎么想,还以为自己是后娘养的呢,人心不附江山如何稳固。今年的科举因为书院和国子监做了靶子,可是明年呢,后年呢,难道几十年都没有都不录北方人嘛!”

    “这、这……”李忠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

    “朕是让你想办法,别吱吱唔唔的有话直接说。”

    “微臣觉得不如迁些南方士子去北方,同时让户部多拨付银两在北方多设蒙学,要不了二十年北方的风便兴盛起来。”

    老朱点点头道:“跟朕想到一块去了,明日早朝再向群臣问计。你笑什么?是觉得朕的主意不行?”

    马度连忙的点头,“陛下的主意自然是行的,只是笨了些。”

    “哼,你倒是说个不笨的来听听。”

    “再简单不过,皇只需要动动嘴皮子让科举分成南北榜录取仕行了!”

    南北榜说白了是后世高考的分区划线,当然这绝不是一种公平的考试制度,可老朱要收北方人心打压南儒,不得不用这样的手段。

    历史老朱为了平息北方士子的怨气,更是亲手炮制了“南北榜案”,主考官刘三吾坐罪戍边,这位刘学士当然是冤枉的,可在老朱的眼里江山才是最重要的,臣子是随时可以拿来出卖的。

    老朱如从前那般抱着马度的头左看右瞧,“你的脑袋是跟咱们不一样,看似棘手的难题到了你这里便是一句话的事情。朕也不用和百官商议了,明年了这么办。”

    马度挣脱老朱的魔爪,“如果没事的话,微臣回家去了。”

    “急什么,朕最近学自行车老是学不会,你教会了朕再回去,元生赶紧的把车牵来!”

    老朱学不会自行车一点都不怪,这是自行车又不是马,两条大腿和屁股不停的起起伏伏晃啊晃的,能保持平衡才是怪了。在奉天殿前的广场,老朱摇摇晃晃的踩着脚蹬子,还不时的催促马度,“玄重你再推快些!”

    这场景万分熟悉,马度总觉得自己像极了电影里那个给溥仪推车的太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