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703-36631894/

第二卷 第1585章 当街斩何冲!
    何冲看到一个外地小子,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人,不由的勃然大怒。

    “狂妄小儿,老夫让你住手,你没听见吗?竟然还敢当街行凶,你还有没有把老夫给放在眼里?”

    听到这何冲叽里呱啦的一通叱问,李辰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你算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把你给放在眼里?”

    听到李辰此言,何冲彻底出离愤怒。

    耿家是这锦官城当之无愧的霸主,他身为耿家的四大客卿长老之一,逛街都是横着走,哪里受到过这样的羞辱,登时就出离愤怒。

    “狂妄小儿,你找死!”

    一通愤怒的咆哮之后,这何冲体内真元,就蹭蹭的往上喷涌,化神境界的气势,展露的是淋漓尽致。

    见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看向李辰的目光,也充满了各种同情。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李辰,表情依旧波澜不惊。

    他目光一凝,厉声喝道:“蝼蚁一样的人物,也敢在我面前逞凶?”

    话音未落,李辰就弹指斩出一道剑意。

    剑意凝练如长虹,瞬间就贯穿重重虚空,朝何冲斩去。

    “噗嗤!”

    手起剑落,何冲的脑袋,被当场枭首,汩汩鲜血,就如同喷泉一样,当街喷涌。

    随即,就见一颗血淋淋的脑袋,当空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就狼狈的滚落下来。

    脑袋上那双眼睛瞪得滚圆,目眦剧裂,满脸的不敢置信。

    很显然,是死不瞑目!

    “嘶!”

    看到这般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纵然是亲眼所见,他们依旧不敢相信,一个年轻到不像话的少年郎,弹指之间,就斩杀了拥有化神境界的何冲,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李辰拍了拍手,走向那早已吓傻的母子二人。

    “你们两个没事吧?”

    听到李辰的话,那妇人这才回过神来,冲着李辰连连拜谢。

    李辰淡淡一笑,应道:“没事就好,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母子再次拜谢后,就匆匆离开。

    李辰目送他们走远,这才转身朝继续朝前走去。

    凡是他目光所向,无不俯首低头。

    李辰就这样,在他们敬畏的目光之下,大摇大摆的离开。

    ……

    耿家乃是锦官城的霸主,他们家的客卿长老何冲被杀,这件事情对于锦官城而言,自然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不消片刻,就已传的满城风雨。

    耿家大厅,此时已经陆陆续续站满了人。

    耿家家主耿霸,已经将在外的三个客卿长老,全都给召集回来,商议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耿家称霸锦官城已有数百年的时间,如今自家管家被杀,儿子被打残,就连客卿长老,都被人当街斩杀。这对于整个耿家而言,无异于接二连三的啪啪打脸。

    倘若不将凶手给挫骨扬灰,他们耿家在锦官城的威望,自然会一落千丈。

    说不定,还会有一些野心勃勃的家族,想当然的认为,耿家色厉内荏,想要跳出来,挑战他们的霸主地位。

    因此,这个场子,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

    当天晚上,耿霸就将门下所有高手,全都派了出去,搜寻李辰,以及耿涛,云芳的下落。

    耿涛,云芳这对苦命鸳鸯,早已舍弃一样,远遁他乡。

    耿家虽说是锦官城的霸主,可一时间,也不能把手伸到外地去。自然也就不可能,将他们给抓回来。

    至于李辰嘛,倒是非常好找。

    毕竟,他根本就没有刻意隐藏,依旧在锦官城街上,大摇大摆的闲逛。

    耿家的人若是再找不到他,那可就真是吃干饭的废物了。

    不过,李辰弹指就震杀了四大客卿长老之一的何冲,让他们都心生忌惮,不敢冒然上前围捕。

    在耿家四大客卿长老之中,何冲的实力虽说是最弱的,可好歹也是一个化神境界的强者。

    纵然是已经达到化神后期大圆满境界的耿霸,也没有把握,将其弹指震杀。

    因此,他们就打算,等耿霸以及另外三位客卿长老,全都聚集之后,集整个耿家之力,对其进行复仇。

    原本,他们还担心,李辰见势头不对,会逃之夭夭。

    后来证明,他们都想多了。

    李辰根本就没有要逃跑的意思,而是就地寻了个茶馆,优哉游哉的喝茶。

    至于茶馆老板,还有伙计,以及里面的顾客,早就已经逃之夭夭,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耿霸的夫人杜兰,最为狠毒。

    她抓不到耿涛和云芳这对贱人,又不敢对李辰下手。

    于是乎,她就将满腔怒火,全都发泄在之前被李辰搭救的那对母子身上。

    任凭妇人苦苦哀求,可她却无动于衷。

    看着妇人的孩子活蹦乱跳,就连哭声都非常响亮。她就想起自己那个已经被李辰打成残废的儿子耿彪,以及被当街斩杀的外甥杜俊。

    于是乎,她就怒气冲天,躲过侍卫手中的屠刀,冲着小男孩就砍了过去。

    出于一个母亲的本性,妇人在第一时间上前,将小男孩给紧紧的护在身下。

    “噗嗤!”

    鲜血如瀑,浸染夜空!

    “娘亲,娘亲……”

    小男孩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娘亲,瘫倒在血泊之中,呜呜的放声痛哭起来。

    “贱人,若不是因为你,我那侄儿杜俊就不会死!”

    杜兰一通野兽般的咆哮后,就又挥起还在滴血的屠刀,继续朝妇人身上看去。

    一刀,两刀,三刀……

    即使被砍了好几十刀,这个可怜的母亲,依旧将自己的孩儿,给死死的护在身下,尽可能的保他周全。

    “娘亲,你怎么了,醒醒啊,醒醒……”

    小男孩被吓坏了,只是呜呜的痛苦起来,他拼命的去摇母亲的那早已鲜血淋漓的身躯。

    妇人艰难的睁开眼睛,非常虚弱的说道:“石头,不要哭。娘亲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活着……”

    说话时,她还艰难的伸出手,想要去擦拭自家儿子脸上的泪痕。

    可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她伸出去的手,就直接垂落下来,再无半点生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