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1081-36364915/

第五百零六章 瑞贝卡的狩猎
    这是个黑暗的时代,曾经辉煌的文明之光零落于地,铁一般的神权和王权如锁链般捆绑着土地和人民,远有废土上的魔潮,近有荒野中的猛兽,生存,是一件需要莫大勇气和努力的事。

    但这也是个“纯真”的年代——铁一般的贵族秩序维护着铁一般的“贵族精神”,规则的制定者们沉醉于自身的“荣耀”和“正统”中,顽固地执行着那些教条化的道德和规矩,超凡者的存在奠定了“力量胜于智慧”的法则,所有人都习惯于在正面战场上用实力来分个高低,在此之外的机谋巧算因而变得浅尝辄止,千百年都停滞不前。

    所以这个时代的人在战场之外的地方注定搞不过一个在天上挂了几十上百万年的老阴B。

    当然,高文自己倒是认为自己的每一条计划都挺堂堂正正的……

    赫蒂也算是跟着高文学了两年,但至今也经常跟不上老祖宗的思路,她一时间没转过弯来:“您……这是要同时和东境军团以及王国军做生意?”

    “他们有金币和资源,而我们有工业产品,这是一桩很赚的买卖。”高文理所当然地说道。

    赫蒂有点犹豫:“但东境军团极有可能已经和邪教徒暗中勾结……我们把药水卖给他们,会不会等于是帮助了那些万物终亡教徒……”

    高文看着赫蒂:“首先,不要忘记其实早在内战爆发之前,塞西尔商会的一部分零售商就已经和东境接触了,小规模的药水生意一直在做,只是没有扩大化而已,其次……你觉得我们把药水卖给东境,他们就真的得了好处么?”

    赫蒂略一思索,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上一批被塞西尔倾销工业产品的“友好贸易伙伴”们那已经消逝的面容……

    啊,卡洛尔子爵坟头的草应该已经一尺高了吧?霍斯曼伯爵的尸体到现在好像还没拼完整……

    “开阔眼界,放宽思路,”高文不紧不慢地说道——虽然眼前的赫蒂已经是个成年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天被人叫祖宗,他最近还真的愈发喜欢教育人了,“不要拘泥于眼前的利益,得失之间有很大的学问。”

    “我明白了,”赫蒂一脸认真地连连点头,“我会去联络帕德里克的。”

    “让帕德里克组织一批足够聪明又相对低调的商人去负责此事,我们要和所有人做生意,但某些生意并不能太大张旗鼓地做,”高文点点头,“另外,派人去一趟武器设计所,研究研究‘外贸型武器’该怎么做……”

    ……

    在高文与赫蒂为了塞西尔公国的“对外贸易”而商讨方案的同时,在塞西尔城西侧的密林深处,一支特殊的队伍正在藤蔓与灌木丛间迅捷而谨慎地穿行着。

    在各种故事中,历经千百年形成的古老森林中往往危机四伏,越是往深处便越是如此,在那些未曾被人类文明染指的区域,隐藏着无数被父母们用来吓唬孩子的可怕传说——嗜血的狼兽,古怪的巫师,会移动的古树,还有残忍的巫婆,似乎所有能够让普通人心惊胆战的东西都会居住在森林的腹地,而且随时准备着吞噬进入其中的每一个人。

    真正的森林深处当然不会荒诞离奇到像故事里所描述的那样,但这里的危险因素也确实不少,在参天的古木所遮蔽出的广袤阴影中,野兽与毒虫是最主要的居民,而在一些更加特殊的区域——比如魔力焦点附近,甚至还潜伏着能够让训练有素的士兵和骑士都为之忌惮的魔物和灵体造物。

    所以在这里面行动,必须格外小心才行。

    身穿黑色轻甲的战士踩着厚厚的落叶和枯枝来到了观察位置,他将手按在全封闭的头盔侧面,调整着战术目镜的模式,片刻之后,这名战士对身后的队友们做出手势:“安全。”

    一个接一个的黑甲战士从灌木丛后走了出来,紧接着出现的是同样身着轻甲却没有戴头盔的索尔德林,而在索尔德林身后跟着钻出来的,却是穿着一身便于行动的短法师袍,手中提着一根铁质法杖的瑞贝卡。

    “哈——”瑞贝卡站到了一块突出地面的岩石上,一边观望着远方的情况一边呼了口气,“我还真没来过这么深的地方……”

    索尔德林看了这位女子爵一眼,但却没有提醒对方注意安全——在刚进森林的时候他还提醒过一句“法师体质较弱所以不要离开战士保护”,但在亲眼看着这姑娘一棍子敲死一头偷袭的森林狼之后他就意识到了——塞西尔家的女性果然还是跟七百年前一样强悍。

    这个疑似法师的姑娘穿上魔能铠甲之后怕是能砍赢现场除他之外的每一个人……

    “保持警惕,切换观察手——护盾手注意警戒。”索尔德林对身旁的部下们下着指示,接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拿着的护符——这枚来自家乡的魔法物品表面正浮动起一层微微的光辉,这说明队伍距离森林里的魔力焦点已经很近了,在这个位置上,魔物出没的几率会提高很多。

    随后他看向瑞贝卡——这支队伍今天的行动就是这位子爵小姐发起的,行动目标自然也要听对方的。

    “我们离魔力焦点已经不远了吧?”瑞贝卡从石头上跳了下来,来到索尔德林身旁,“哇——你这个吊坠在发光哎!”

    “严格来讲,这里已经是魔力焦点的影响区域,”索尔德林点了点头,“你要找的魔物应该就在这附近。”

    “嗯,我也听说是在这一带……”瑞贝卡点点头,然后感叹了一句,“还是长大好啊……小时候我父亲和姑妈从来不让我跑到森林深处……”

    “森林深处很危险,不是小孩子能来的地方,”索尔德林很认真地说道,“哪怕是我们白银精灵,也是不允许孩子随便跑进森林腹地的。”

    瑞贝卡撇了撇嘴,迈步向前继续走去:“反正那时候我姑妈就给我编了一大堆的故事来吓唬我,说森林里藏着这样那样的东西……什么女巫啊,男巫啊,鬼怪啊,堕落的精灵和法师啊,还有会跑会跳的树,比房子还大的熊什么的……”

    索尔德林一边命令队伍继续前进,一边带着些许笑意看了走在旁边的瑞贝卡一眼——这位友人后裔虽然脑筋有点特立独行,但童年倒是和别人没太大差别,小时候也是被大人们用鬼故事吓唬着长大的,作为高文的老友,他在看到瑞贝卡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浮现出一丝作为长辈的关爱来,此刻便忍不住说道:“听完那些故事之后应该挺害怕吧?”

    “啊?”瑞贝卡愣了一下,随后摇着头,“没有啊——听完我就跑森林里玩去了。”

    索尔德林当场脚步一个踉跄——作为白银精灵,从小在森林里长大的他竟然差点摔出去:“为什么?”

    瑞贝卡一脸理所当然:“你想啊,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和动物都住在森林里,那森林里得热闹成什么样——我最喜欢凑热闹了。”

    索尔德林这次走的很稳,倒是走在旁边的一名钢铁游骑兵战士脚下一个踉跄……

    索尔德林看了一眼差点被枯枝绊倒的队员,然后又愕然地看着瑞贝卡——他发现自己硬是说不出这姑娘的逻辑里有什么毛病来:“你这……好吧,那去森林里玩了之后呢?”

    “我也没跑多远,就发现几只狼,打了一架还打输了——然后就被城堡里的骑士发现给带回去了,”瑞贝卡说着,忍不住嘶了一口凉气,“那次真是被打惨了……后来我才知道姑妈给我讲那些故事不是为了告诉我森林里很热闹,而是告诉我森林里很危险。”

    索尔德林:“……”

    也不知道这姑娘说的是被狼打惨了还是回城堡之后被长辈打惨了,但根据传言……多半是后者。

    片刻之后,队伍抵达了更深处,瑞贝卡和索尔德林之间的闲聊也渐渐停止。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潮湿的气息,中间还混杂着泥土的些微腥气,在前方观察情况的钢铁游骑兵战士谨慎地打了个手势,整支队伍便在一株枯死的巨人木旁隐蔽地停了下来。

    瑞贝卡和索尔德林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随后从灌木丛后探出头,看着对面的情况。

    在密林深处,巨大树冠遮蔽下的常年阴暗区域,大片大片的泥泞水坑和遍布枯枝腐叶的地面形成了一片隐蔽的魔物王国,数头体型庞大、状似狮虎的黑色莽兽正在空地上休憩,它们偶尔抬起眼皮向周围一瞥,在那铜铃般大的眼睛里,充盈着奥术魔法的光辉。

    没有任何普通野兽胆敢靠近这个被魔物占据的地方,在那片广阔的林中空地上,除了危险的魔化莽兽之外,仅有的活物便只有几滩正在泥浆与腐叶里缓慢蠕动的灰褐色软泥怪——这毫无攻击性的弱小魔物正在吞噬泥浆和腐叶,低级到近乎自然现象的它们显然还不值得莽兽去动手驱逐。

    索尔德林数了数那些莽兽的数量,微微松了口气:这个魔力焦点是最近形成的,聚集的魔物并不是很棘手。

    钢铁游骑兵战士们悄悄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高功率热能射线枪,奥术飞弹发射器,以及小型的单兵榴弹炮,这些致命的武器指向了远处那些魔物,而那些并不以感知能力见长的莽兽对这一切仍懵然无知。

    “小心点,只把莽兽打死,千万别波及到旁边,”瑞贝卡压低声音说道,“榴弹炮就别用了。”

    使用榴弹炮的战士遗憾地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换上了常规的热能射线枪,而索尔德林则对瑞贝卡的话有些理解:不要用太大威力的武器,显然是为了防止破坏这处天然的魔力焦点,瑞贝卡虽然只会搓大火球,但她多少还是个法师,对魔力焦点是有需求的。

    看来这位子爵小姐今天的目标除了是那几头莽兽之外,还应该也包括这里的魔力焦点——她最近到底在研究什么?

    索尔德林决定等任务结束之后询问一下,而现在……首先要解决掉那些莽兽。

    在一个短促而低声的开火指令之后,钢铁游骑兵战士们发动了攻击。

    热能射线和奥术飞弹划破空气的声音骤然打破了这片密林的平静,紧接着响起的,还有魔化莽兽们愤怒的吼叫和紧随而来的垂死哀嚎。

    战斗只持续了短短一分钟——甚至一分钟都不到。

    莽兽确实是危险的魔物——但那是对普通的旧式士兵和准备不足的低阶骑士而言,对于武装到牙齿,使用魔导武器,而且使用偷袭战术的钢铁游骑兵战士,这些力量强大却动作迟缓的魔物也只不过需要一两轮集火罢了。

    激烈而有惊无险的战斗结束了,武器射击的响声渐渐平静下来,最后一头垂死的莽兽挣扎着倒在地上,一支急速飞来的附魔羽箭穿透它的头颅,结束了所有的杀戮。索尔德林握着短弓(他还是习惯使用这件伴随自己多年的武器),带着战士们走出天然掩体,走向那片林中空地,瑞贝卡则紧随其后。

    一片沙沙的响声在周围响起,索尔德林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些受到惊吓的软泥怪正在努力逃离这个地方,不过看它们蠕动的速度,大概还要很久才能离开战士们的视线吧。

    “哗——你们很厉害啊,”瑞贝卡看着现场的战果,颇为满意地夸奖道,“全干掉了!”

    “我的战士们训练有素,”索尔德林矜持地微笑着,“该采集样本了么?”

    “啊对,”瑞贝卡点点头,四周的战士们立刻来到那些莽兽周围,准备按照指令剥取样本,但紧接着瑞贝卡就一挥手,“去把那些软泥怪抓起来吧。”

    “去把……”索尔德林刚重复了一个词就愣住了,“啊?”

    “抓软泥怪啊!”瑞贝卡眨巴着眼睛,“你们还愣着干嘛?”

    索尔德林一脸蒙圈,但好歹还是先下令让那些同样蒙圈的钢铁游骑兵们赶快执行命令——去抓那些仍然在缓慢地朝着远处蠕动的软泥怪们——而他自己则在下完命令之后困惑不已地看着瑞贝卡:“你带我们来……就是为了抓那些软泥怪?”

    瑞贝卡呼呼点头:“对啊。”

    索尔德林第一次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你抓那东西有什么用?”

    “只要利用得当,哪怕一只软泥怪也是有自己的价值的,”瑞贝卡神秘莫测地说道,她的视线则落在远处的那些钢铁游骑兵战士身上——他们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那些在泥地里爬来爬去的低阶魔物,但却因为沾了一身泥浆显得颇为狼狈,“在你们眼里,软泥怪只是一滩会动的烂泥,但在我眼里……它们说不定就是工业原料哦。”

    “工业原料么……”索尔德林是根本无法把毫无用处的软泥怪和神奇的魔导工业联系在一起的,然而看着瑞贝卡那闪闪发亮的眼睛,他却莫名地感受到了一种执着的力量,以至于再没说出质疑的话,“好吧,我期待你的成果。不过软泥怪是抓住了……这些莽兽怎么办?”

    瑞贝卡环视了一圈那些已经倒毙的凶恶魔兽(虽然超凶,但死的很冤),略一思索:“能吃么?”

    “……虽然我没吃过,但据说莽兽的肋排味道不错,而且骨头炖汤很滋补。”

    “那就切一部分带回去,”瑞贝卡一拍巴掌,“我要给祖先大人炖汤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