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1378-45358063/

第二百三十章 宝宝们有父母的影子
    牵着小团子小手手的晁二夫妻,心里正为终于有机会带着小家伙在公众场合露面而开心,看到匆匆跑来的李政,暗翻白眼,跑那么快干吗,就不能让他们与小团子多呆几分钟吗?

    李政可不知自己遭了兄弟的嫌弃,迎接到兄弟夫妻俩,笑成弥陀佛:“算你们俩有良心,知道带小团子来认个门儿。”

    转而面对粉妆玉琢的小家伙,笑得眼睛都快挤到一堆:“小乐乐,好久没见,你又变美了啊。”

    “政伯父也越来越年青了。”乐韵被夸得满头黑线,为毛都夸她变美了啊?她有自知之明的,她不是大美女的脸型,只要不整容,不管多久不见,她的模样也改变不了多少。

    粉团子笑嘻嘻的恭维了自己一句,李政被夸得心花怒放,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快地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后脑,趁着晁二夫妻没反应来,偷笑着收回手,领着人进别墅。

    李政偷摸小团子的头,遭到了晁二爷的白眼对待,别墅大厅近在咫尽,他没空找人算帐,牵着小团子进了大门。

    踏进宽阔的大厅,乐韵一边冲迎上来的中年男女笑了笑,一边飞快扫视,一目扫过,暗自咂舌,李哥哥家好壕啊!

    美少年哥哥说李哥哥家的别墅占地上有几千坪,大厅大得能容几百桌,楼顶还有空中花园和泳池,瞅一瞅,果真如此哟。

    李哥哥是金土壕,鉴定无误。

    金土壕李哥哥家有很多大佬,还有很多熟人。

    凭着气味分辩出宴会上有哪些大佬,乐韵默默的瘪嘴,大佬就是大佬,一般人办个席,说什么三教流汇聚一堂,大佬们办宴,差不多召集了京中的顶尖权贵。

    就这样儿,往人群里丢个板砖什么的,起码能砸中三五个官儿,七八个富豪,外带一二个顶尖权贵家族子弟。

    乐小同学恶趣味的想了想扔板砖的画面和后果,自己开开心心的笑弯眼睛,再一偏头看到站在左手侧的几个帅哥,想哼哼,怎么到哪都能看到燕吃货?!

    “小萝莉,你今天终于有空了啊。”看到小萝莉扭头望来,燕行露出自认最阳光美好的笑容。

    大步流星走向大门口的擎老,听到燕家小子不厚道的跑出来刷脸,不乐意了,先截了话:“燕小子,你做么抢我台词。”

    想截胡小萝莉却被主人抓现形,燕行嘴角下撇了一下,不当杠精。

    擎老也不是小鸡肚肠的人,不会跟小青年们计较,说了一句没再理小青年,转而冲着被晁二小两口护着的小丫头,露出太阳一样灿烂的笑脸:“小乐乐,你总算忙完了啊,我盼着你来我家玩耍盼得头发都快白了,今天终于把你给盼了来,我明天有理由向两个宇博嘚瑟了。”

    “李爷爷,我没带什么礼物,我就是个跟二伯伯母来蹭饭的,您老不用管我,我自己会找地方坐哒。”

    看到笑得一团和气的李家爷爷,乐韵想开溜,哎妈呀,老爷子老太太们动不动就捏脸摸头的使劲儿折腾她,她还不能抗议,她不想跟老爷子级辈的人打交道啊。

    她想躲二伯母身边先避一避,等会再溜去人群中当个路人甲乙丙丁,然而,二伯父不配合,抓着她的小爪子没松手。

    “别跑!”小家伙想溜,擎老眼疾手快,三步作两步冲上去一把揪住小家伙的衣袖,把人给逮住:“哟嗬,看到我还想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乖乖的呆我老人家身边吧。”

    擎老怕她会找机会开溜,抓着不放,笑得眼睛都快找不着在哪了:“自家人要带什么礼物嘛,大博跟你美哥哥是兄弟,我家大博也等同是你的哥哥,你想来就来,说什么蹭饭多见外。”

    被逮着了,乐韵苦催的瘪嘴,二伯不厚道啊,他不让跑,这下好了,让李爷爷给抓住,她肯定免不了被荼毒。

    “晁二,你们该去哪就去哪,小乐乐归我了。”抓着了小家伙,擎老得意洋洋的,对晁二可就没那客气了,说了一句,拉着小丫头就走。

    小家伙被擎老抢走,晁二爷晁二夫人很淡定,反正但凡有老爷子老太太们的场合,他们是抢不到小团子的,不如乖一点。

    李政笑得跟捡了元宝似的,领着兄弟晁二夫妻跟在老爷子后面一点儿,去给他们安排的座席。

    晁二夫妻来不及与李焕夫妻多说什么话,先去找座。

    李焕夫妻都没来及得跟小姑娘说话,小姑娘就被老父亲给抢走,两口子哭笑不得,唯有继续当迎宾的份。

    自己不可能拐来小萝莉跟自己坐,燕行也有自知之明,不跟主人家抢人,和兄弟们也回席。

    他们是李宇豪私人邀请的发小朋友,李家给他们安排了专席,也是贵宾中的席位,位置比较靠近后头。

    四个青年帅哥很有礼貌,没抢道,他们落在李政与晁二爷后面慢慢走。

    燕少柳少与贺家两少似火烧屁股般的跑了,与他们同坐一处侃大山的青年公子哥们一脸诧异,当后来明白是晁家小义孙来了,个个恍然明悟。

    燕少柳少是小姑娘的保镖来着,小姑娘来了,他们自然呆在小姑娘附近的。

    贺家两少与燕少柳少兄弟情深,他们凑上去也很正常。

    那四人闻风而动是正常的,其他人没理由跟去刷脸,按兵不动。

    众青年们瞅着李家宴厅大门口半晌,确定真是晁董携带乐小姑娘来了,俱大眼瞪小眼,哎妈哟,小姑娘的头发好长啊!

    擎老带走了乐小姑娘,青年们也赶紧的去自己席位,周憺一边走一边嘀咕:“哎哟,小姑娘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呢,这是犯规!”

    与他同行的几个哥们嘻嘻笑:“哪里犯规了?”

    “哪里都犯规。以前留短发的样子就够漂亮的了,现在留长发,那么美那么萌,害得我也控制不住变成了父亲粉。”

    “你拉倒吧,你花痴谁不好,花痴起小姑娘来了,当心晁家爷们收拾你。”

    “我不是花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欣赏美女有什么错……”

    青年们一边一边窃窃私语。

    刘姝华与青年们一起散,耳朵听着青年们说话,视线时不时投向另一边,可惜,燕行自始至终都没回头。

    客人们确认晁家小义孙真的来了擎老家,又细声细语的交谈。

    李老太太与孙子和几个李家人员坐在主桌,看到老爷子领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过来了,全站了起来。

    李老太太扔下儿孙们,走上前从老头子手里抢过软软萌萌,粉嫩娇美的小姑娘,愉快的上手戳头戳脸:“小团子,李奶奶是你的奶奶粉哟。小团子怎么这么可爱!软软的,香香的。”

    惨遭戳脸蛋的乐韵,不能翻脸,唯有双手捂脸。

    李老太太想狠狠的疼爱小家伙,小家伙捂着脸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瞅着自己,她自己笑得不成,拉着小丫头坐下。

    擎老也坐下,他和老伴将小家伙放在他们之间的位置,以防小丫头跑路。

    逮到小丫头跟自己一起坐了,两位老人笑得见牙不见眼儿,让大孙子抱婴儿过来,他们一人抱一个,向小团子献宝。

    龙凤胎是同卵孪生子,长得一模一样,唯一比较明显的女婴儿体型略大一些,男婴儿略小一圈。

    大的是姐姐,小的是弟弟。

    小婴儿刚满月,还没完人长开,皮肤有点皱巴巴的样子,肤皮较深。

    李宇豪的媳妇姓刘,大名叫刘欣怡,中等个头,相貌也算不上多精致,但也不丑,算是中等美女,因为刚出月子,有些臃肿,头发扎成了一个丸子。

    李家请有月嫂和保姆,月嫂和保姆以及李家的长辈们照顾小婴儿,李宇豪抱着一个孩子,刚哄睡了。

    爷爷叫抱孩子给小姑娘看,李宇豪把怀里的孩子递给奶奶,再去抱了另一个小婴儿给爷爷。

    刘欣怡坐在桌子的右侧,朝向大门的尊位和左侧是长辈们坐的位置。

    当爷爷奶奶按着穿汉服的小姑娘了坐在了历来只有爷爷在能坐的主座上,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盯着小姑娘,紧紧的抿着唇。

    擎老和李老太太抱住重孙儿,还开心地逗着把小手放嘴边的小重孙儿,满脸知足幸福感。

    “这个是姐姐。”

    “这个是弟弟。”

    两老人献宝似的把小婴儿给小姑娘看,还拿开小婴儿的小拳头,让小姑娘看得更清晰更明白些。

    老人献宝似的捧着小家伙给自己看,乐韵扫描了一眼小婴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再一本正经的赞美了一句:“挺健康的小家伙。”

    “长得很俊吧?你看是不是像我大孙子?”擎老笑得合不拢嘴。

    “嗯,男宝宝很俊,女宝宝也很漂亮,宝宝们有父母的影子。”乐韵不想打击老人,顺其自然的赞美。

    至于,李家老人们懂不懂,那就随他们的想象力了。

    早已察觉到某位宝妈眼神不善,乐韵坚决不伸手碰触小婴儿,装傻允愣的当作猜不出老人想让自己抱抱孩子,坚决当作自己尊老不跟两位老人抢宝宝。

    小乐乐没有抱小宝宝,擎老和李老太太也没强塞给她,抱着小重孙逗弄一阵,交给保姆和月嫂照顾,招呼小团子吃水果和糕点,暄寒问暖的关心她的饮食起居,最近在忙什么总不见人影等等。

    聊了一阵,恰巧有位李家的亲戚匆匆赶至,乐小同学请李爷爷招呼客人,她去找晁家长辈说几句话。

    擎老生怕小团子不回来,有心不想让她离开主桌,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拦着,让她去了,与匆匆赶来的亲戚说话儿。

    从李家两老身边逃离,乐韵溜去贵宾席,丝毫不管别人盯着自己,蹿到晁奶奶身后趴老人家背上,另一手搂着晁爷爷的肩膀,不要脸地撒了个娇。

    被一声甜蜜蜜的“爷爷奶奶”叫得人都快飘起来的晁老爷子老太太,不管别人羡慕嫉妒的眼神儿,老太太在凑来的一张粉嫩小脸上亲了亲:“小团子明天还忙不?”

    “明天重阳节,晁哥哥生日哟,我陪爷爷奶奶和晁爸爸晁妈妈和伯父伯母过节,过完节又有事要忙。”

    “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明天奶奶给小团子做红烧狮子头。”晁老太太喜不自胜,差点就想马上带小团子回家去玩儿。

    “我还想吃水煮白菜。”

    “明天叫你大伯母做给你吃。”老太太心情棒棒哒,水煮白菜是老大媳妇的拿手好菜,小团子提出想吃,是希望他们家全家一起去晁二那里团聚呢。

    晁老爷子摸着小团子的后脑勺,欢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

    在老爷子老太太面前撒了个娇,乐韵溜到另一桌,搂着晁哥哥的亲亲外婆甜甜的喊了声:“李外婆,好久没见您哒,您老空闲的时候有没想想您宝贝孙子的妹妹?”

    “小淘气,就你鬼头鬼脑的会来事儿,外公外婆想你们兄妹想得快吃不香睡不着,你哥哥去留学了,你也不去看看外公外婆。”

    李老夫人顺手将小家伙给搂在手弯里,没好气的戳了戳她的小额头:“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以后逢年过节送月饼糕点弄个三两个给长辈们尝尝就行了,别再成盒成箱的送,你这么小小的一个人,就一双手,做上百上千个月饼,累得损伤了小爪子怎么办。”

    席间的众人:“……”哎,李夫人呀,好吃的什么的东西,你嫌多,下次分点给我们行不?

    “懂懂懂。”被戳着脑袋的,乐韵想抱头了,她的脑袋不是江山啊,李外婆想指点江山能不能换个地方?

    “懂就好,我们这些桌全是老古懂,我也不拘着你,你找年青的同伴玩去吧。”李老夫人轻轻地刮了下小家伙的小琼鼻,放她自由。

    得到自由,乐韵溜到福姐姐的外公外婆身边,搂着周老太太叫“周外婆”,冲着周老爷子挤眉弄眼的笑着叫“周外公”。

    小家伙凑过来,可把周老爷子周老太太欢喜坏了,拉着小家伙一阵关怀,两老也没霸占人,亲近一会儿就把小家伙放走。

    乐小同学又去明姐姐的外公杨老身边刷个脸,杨老是个大男人,不好拉小家伙的手,站起来摸了她的小脑袋几下,笑得见眉不见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