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1483-40120269/

【2594】一起面对
    安琪一进卧室就忍不住开口说道,“像她这样总是三翻四次的来打扰我们的生活,那我们以后还能安安静静的生活吗?”

    季非离很自然的搭在安琪的肩膀上,淡漠的说着,“我们之间的生活,任何人都无法挑唆。”

    “可是我担心……”

    安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非离挡断,“一切有我,你只需要乖乖陪在我的身边就好。”

    “我会的。”

    “琪琪……”季非离轻声唤道,随即再道,“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议一下。”

    安琪一听,心里顿时有些不安,“有什么话你就明说,我们之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

    季非离皱眉,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口说道,“我想要个孩子……”

    “孩子?”

    安琪的心不由的慌了下,就连脸色都苍白了很多。

    孩子?

    他竟然会跟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

    自从上次想方设法将孩子弄掉,他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她现在压根不敢有这个想法。

    季非离看着安琪心不在焉的样子,再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当我没有说过。”

    “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怀孕。”安琪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着,“眼下,这场官司还没有定输赢,你在公司的位置还没有稳固,所以我想等一切都好了以后再要孩子。”

    “我明白了。”

    季非离没有为难安琪,只是缓缓点头。

    安琪生怕季非离误会,继续解释道,“非离,你千万别多想。”看着他有些不高兴的脸,再道,“我保证,只要得到属于你的位置,我就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不许反悔!”

    季非离像个小孩似的伸出手指。

    安琪笑了笑,摆出同样的姿势,“绝不反悔。”

    季非离满意的笑了笑,突然想到什么,开口说道,“对了,你有没有看手机?”

    “没有!”

    安琪摇头。

    季非离小声提醒着,“刷刷微博,或许对我们会有很多好处。”

    “好。”

    安琪掏出手机,直接打开微博,耐心的看着。

    几秒后,视线落在了一条微博上。

    上面清晰的写着张氏集团的千金暗自收买人来诬陷季家。

    她高兴的将手机递在季非离的面前,“诺!果然如你所料。”

    季非离接过,嘴角渐渐的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现在对我们的局势很好,我觉得这场官司我们赢定了。”

    “我也这么认为。”

    安琪刚说完,顿时有些后悔,随即再道,“既然张曦那些丑陋的事情已经曝光,那他们一定会做出让人无法预料的事情,所以不管怎样,我们还是留个心眼才是。”

    她的话音刚落,耳边顿时传来了一阵悦耳的铃声,她看都没看,就直接置于耳边,“您好……”

    “安琪,微博上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吗?”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张律师?”

    安琪问道。

    “是我。”张晓峰继续追问道,“那件事情是真的吗?”

    “是真的,这下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此事……”

    “你们手里可有证据?”张晓峰拦下安琪的话。

    “没有。”安琪回答。

    “那你们可有证人?”张晓峰微不可见的轻蹙了下剑眉,随即再道。

    “没有……”

    张晓峰面对安琪的回答,似乎有些疯狂,“我不是提醒你们和张曦相处的时候要留个心眼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怎么不留个证据?哪怕一个证人也行。”

    安琪没有回答,只是坐在原地耐心的思索着。

    许久,依旧毫无头绪。

    而在一旁的季非离似乎已经等不及,一把夺过安琪手里的手机,再道,“张律师,难道我们没有证据就不能取胜吗?”

    “现在我们说出的任何话都要在拿出真凭实据。”

    张晓峰的眸光不由得深了下,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难受。

    “难道仅凭这条微博也不可以吗?”

    “这不能当做充分的证据。”

    “那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你们在开庭之前找不到真凭实据,那我们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季非离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会输?”

    张曦不敢保证,“这只是我的猜测。”

    他的眸光渐渐的深邃起来,“我们好自为之。”

    言毕,耳边传来电话的忙声。

    安琪看着季非离愁眉不展的样子,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

    季非离轻呡了下唇角,视线坚定的看着安琪。

    “我们之间的胜算到底有多少?”

    “不确定!”

    安琪鼻子微酸,带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大床上,缓缓的闭上双眼。

    季非离躺在安琪的身边,手下意识的环在她的腰间,“琪琪,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

    ——

    第二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正在睡梦中的安琪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谁一大清早在外面大呼小叫?”

    季非离被安琪吵醒,整个人瞬间清醒,“你先躺着,我下去看看。”

    安琪拦下,“等一下!”

    季非离疑惑,“你想做什么?”

    安琪没有说话,只是起身走向窗前,垂眸看了眼,只是发现稀稀落落的身影,“他们是谁?”

    “哦?”

    季非离依旧带着疑惑的心情站在安琪的身边,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身影,“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还没有老眼昏花,怎么可能看花眼?”

    安琪嘟着红唇,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季非离看着安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接着再道,“你现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看看究竟是谁。”

    “好。”

    安琪应道。

    季非离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迈着修长的步伐转身离开。

    刚到大厅,就迎来李妈着急的声音,“非离,门外突然来了很多记者,他们现在已经在门口闹了大概十几分钟了,我真担心这样下去,老爷和夫人会被吵醒的。”

    “什么?”

    季非离有些惊讶。

    李妈如实交代着,“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好像是因为张氏而来。”

    “我知道了。”

    季非离微微皱眉,随后冲着门口走去。

    开门,还没有说什么,就直接传来他们的各种疑问。

    “季非离,我想知道你们迟迟不肯开门,是不想澄清昨天的事情吗?”

    “昨天的事情究竟是真还是假?”

    “张曦之所以说出那样的话,肯定是被你们逼的。”

    “张氏在s市从来都是光明磊落,又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这一切一定是你们逼的。”

    “……”

    季非离闻言,脸色瞬间耷拉下来,就连声音都变得低沉下来,“既然你们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们最好还是找当事人询问清楚。”他的眸光变的深邃起来,“还有这件事情是真还是假,难道你们到现在为止还看不清楚吗?”

    有人出头说道,“我们认识的张氏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季非离当机立断,“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彻彻底底的了解过他们。”

    一个男人率先转移话题,大胆的说道,“我们要见安琪,让她出来和我们解释清楚。”

    “你们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千万不要牵连到他人的休息。”

    “我们跟你无话可说!”

    “你们……”

    季非离的额头上紧紧的崩了一条线,咬牙说道,“你们如果在继续待着这里大吵大闹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男人碍于自己职场的身份,不好说的太过僵硬,“难道你们要当众对付我们不成?”

    “在你们的心里,难道有把我们季家放在眼里吗?”

    季非离的声音有些激动,因为他很清楚,他们都是一群势利眼。

    只要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他们都会选择强者。

    因为,他们会给自己惹来祸端。

    “你们季家是什么局面,我们做记者的比任何人都清楚。”男人直接了当的说着,“你们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马上要再次面临破产。”

    “你胡言乱语!”

    季非离当即有些不满。

    男人笑道,“我实话实说,你何必这么生气?”

    他口无遮拦的问道,“如果没有现在的季董为你承担一切,你觉得公司现在还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季非离的脸色布满了一层阴霾,“你们不分青红债白就在这里肆意诋毁,难道就不会遭到天谴吗?”

    “我们记者向来都是实话实说。”

    不等季非离回答,再次迎来一个记者的追问,“我想知道,你们口口声声说张曦找人诬陷你们,请问你们可有证据?”

    “她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据。”季非离有些烦躁,咬牙再道,“现在是我们休息的时候,还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看着他们迟迟不肯离开的样子,再道,“如果你们执意留在这里,那我就叫安保了。”

    其实,在他的心里,他只是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

    他怕,他们的追问只会把眼前的局面扭转。

    记者不要命的询问着,“你是在逃避我们的问题吗?”

    “是你们一直揪着我们的辫子不放。”

    季非离的手不由的攥在一起。

    他心里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已经被人记录下来,所以他必须忍耐。

    “够了!”

    霎时,一个清脆的僧因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他们顺着视线看去,举着话筒质问道,“安琪,你对季非离的态度有何区别?”

    季非离上前,将安琪拥在怀里,“你怎么下来了?”

    安琪笑着回答,“我要和你一起面的。”

    “好,我们一起面对。”

    季非离薄唇扬起了一抹欣慰的弧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