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40-36364940/

第1088章 斩空(一更)
    冷非目送她婀娜身影离开,蹙眉沉吟。

    难道天道诀与灵山的传承有什么关系不成?能够互为补益,互相促进?

    不过可惜,他是不可能得到灵山传承的,即使他投入灵山的怀抱,也不可能对一个叛徒放开传承。

    摇摇头,他甩开念头,开始专注于天道诀。

    天道诀其实很简单,寥寥几句话:“气起于玄,归于根,复于窍,凝于神,感于天,归于地。”

    这简单的几句话,乃是一条路径,可真正要做到,却没那么容易。

    冷非反复的思忖,与自己脑海里的武学知识相印证,慢慢的揣摩推衍。

    起于玄,这一条便决定了,每一个人的运功路径是不一样的。

    所谓的玄,应该是先天一窍,天地玄关,此窍每人都是不同的,有的在下丹田,有的在上丹田,有的在海底,有的在涌泉,甚至有的在双眼,更甚至有的并不在身体内,在体外虚空某处。

    他凝神思忖每一句话,弄通顺之后,试着运功,却毫无反应。

    这条路线根本没有内气能进入,好像一条不通的路,无法前行。

    他不信邪的继续推进,仿佛回到了自己刚刚修炼时,寻找找到自己气感。

    一步又一步的往前推进,精神不停的消耗,他花了三天三夜,还是没能找到。

    若非雷印不停补充精神力量,他早就停下来,可即使如此,还是没能入门。

    果然不愧是天道诀。

    冷非不但不气馁,反而更兴奋,激发了挑战的斗志,好久没有这般难练的武功了。

    他重退一步,开始思忖从见到天道诀开始的情形,归于原点,更有利于领悟。

    最终他想到了天道诀三个大字所蕴的意像,三座大山拔地而起,直通天际。

    为何是三座大山?天道诀不是九重吗?为是九座大山呢?

    他疑惑之余,试着凝神于先前的意像,他已然记住了,回想便可。

    不停的观想着那三座大山,他精神强大,神凝于一,渐渐的,一股奇异的气息注入到身体里。

    这股气息一进来,冷非便将心神一分为二,一半仍在三座大山上,一半在这股气息上。

    引导这股气息起于玄,归于根,复于窍,凝于神,感于天,归于地。

    流畅自如的完成了这一过程,这气息顿时与身体相融,与身体原本的气息相合。

    顿时身体所有气息一下转化为了这气息,然后再沿着先前的路径流转不休,源源不断的吸引着这样气息,越来越浑厚。

    冷非收回精神,不再观想那三座大山,气息仍旧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他凝神于这独特的灵气。

    精纯、清冽、浑圆无瑕、坚凝温润。

    这种奇异的感觉就好像是玉浆,远非周围虚空的灵气可比,威力更强了数倍。

    这灵气不是来自这个虚空,他不由的想到了三座大山。

    难道说,这灵气是来自于那三座大山?

    他点点头,很可能是如此,天道诀的灵气是超越虚空的,所以威力惊人。

    他抬头看向天空。

    “嗡……”一根谪尘神指出现,随后轻盈的落下,发出“砰”一声闷响。

    地面出现一个小洞,黝黑深不可测。

    天道诀大大提升了谪尘神指的威力,看这小洞的深浅便知,至少提升了三倍。

    他露出笑容。

    不过可惜,这与太上御雷经没什么关系,太上御雷经用不到这力量,而是天雷之力。

    他正在思忖,外面传来敲门声,一袭白衣的秦天虹再次出现:“冷师弟,你练成了天道诀?”

    冷非笑着点头。

    秦天虹上下打量着他,摇摇头。

    冷非道:“有何不妥?”

    “果然是奇才,人与人不能比。”秦天虹摇头道:“咱们都是经过一年才能入门,你却短短几日的功夫。”

    冷非笑道:“可能我修为更高,所以入门容易吧。”

    “关键还是悟性与精神。”秦天虹道:“你两者都奇高,能这么快入门也不奇怪。”

    冷非道:“又出了什么事吧?”

    “嗯。”秦天虹轻轻点头道:“灵山也出了一位奇才,大杀咱们天道宫弟子。”

    “奇才?”冷非笑道:“难道胜过祝妙盈?”

    灵子是祝妙盈的话,她应该是最强的一个,只是一直扮猪吃虎,不表露出来。

    秦天虹道:“我倒要怀疑自己的判断了,恐怕祝妙盈不是灵子,这一位才是!”

    冷非精神一振笑道:“说来听听。”

    他刚练成天道诀,武功大进,修为提升了三倍,倒想见识一下厉害人物。

    “此人叫孟知秋,原本默默无闻,忽然崛起,施展的是一套刀法。”秦天虹蹙眉,露出一丝冷色:“这刀法奇异,无论何人,皆是一刀斩杀,而且是拦腰截断。”

    “直接能锁定虚空?”冷非道。

    秦天虹点点头:“他挥刀,则虚空凝固,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挥刀杀自己,而且一时半刻还死不掉,受了不少折磨才能死。”

    冷非道:“类似于我的谪尘神指?”

    “正是如此。”秦天虹叹道:“不过你的谪尘神指一指下来,人便死了,毫无痛苦,可他这刀法却歹毒,一时半刻死不得。”

    “这是什么刀法?”

    “斩空神刀。”

    “斩空神刀……”冷非摇摇头,没听说过。

    “咱们也没见过这刀法,而灵山弟子没有别人施展此刀法,应该是他奇遇得来。”秦天虹蹙眉道:“威力着实惊人!”

    “咱们天道宫弟子难道就没有能克制的?”冷非不信的道:“几位师兄们呢?”

    “他们都挡不住。”秦天虹道:“贺师兄已经死在他刀下,他们便都不敢再上。”

    贺师兄的武功已经是顶尖,他们没有把握能胜过,贺师兄都挡不住这一刀,他们也不成。

    冷非失笑。

    偌大的天道宫,竟然被一刀压住。

    秦天虹叹道:“说来也是笑话,偏偏发生了,就像当初你一人压得住灵山一样,这位孟知秋也是奇才。”

    冷非道:“好,那我会一会这孟知秋!”

    他现在是嫡传弟子,已经与往日不同,碰上这种事,嫡传弟子义不容辞。

    如果修为不足,那没办法,只能躲一躲,可看这架式,也只有自己上了。

    与其被逼着,还不如主动应下来,反而能得一个勇于担当,忠于天道宫的印象。

    从先前的行事看,这位宫主还算是公正,不会太过份,该有的赏赐不会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