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321-38006137/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大结局12(一更)
    怎么回事?怎么会?

    她抱着女儿和纪颖事成,一起回来就叫表姐的想法入睡,醒来却得知纪颖回府了女儿却没有回来,那她的女儿在哪里?

    为什么没有回来?纪颖为什么一个人回来?有没有说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她生着气问着下面跪着禀报的人,没有人敢说话而听到她的话。

    “夫人。”

    来人跪在地上,抬头小心的:“颖公子一个人回来,根本没有人看到姑娘也没有人提起姑娘,也没有传出姑娘和颖公子一起的消息,一切就像,就像。”也有些不敢说。

    “就像什么?”

    夏氏表妹脸色难看。

    来人说了,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夫人:“就像姑娘并不是和颖公子一起,昨天并没有和颖公子一起出去一样。”夫人。

    旁边的丫鬟婆子听着也在想,点头,夫人?

    “你说什么,你给我说什么?”什么叫就像没有和纪颖一起出府一样,没有和纪颖一起出府纪颖难道一个人出府的?

    她的女儿在哪里?

    夏氏表妹一听,猛的站起来紧着盯着跪着的人:“说,你在说什么?”她大声的问起来。

    “夫人,这是老奴乱说的,乱想的,因为没有听到姑娘消息,颖公子却回来,一个人回来,好像没有姑娘的事,老奴等才会才乱想的,心里担心想着姑娘,怕姑娘去了哪里出了事,都是老奴们的错,跑来和夫人说。”

    来的人磕头,说起来确实是她们猜测,可就像她说的,颖公子一人回来没有姑娘这样的情况是人都会乱想乱猜。

    也会担心过来和夫人说的。

    旁边听的人点头。

    她们也这样想。

    “你都不知道还说什么,还和我说什么悠姐儿没有和纪颖一起,不知道你就乱说!”夏氏表妹就是因为这样生气,还敢说,自己乱想乱猜就说出来,虽然她听到也会一样乱想乱猜,应该也会想到一起去但听她们说她就是不高兴也不想相信。

    她的女儿一定好好的,只是没有回来,一定和纪颖一起,一定有什么原因才变成这样,她相信着。

    几步走到来的人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夫人,老奴错了,是老奴的错,不该只凭臆想就说,不该只主观凭自己想法就乱说,觉得颖公子回来姑娘没回来就这想那想,想太多,还以为是真的跑来找夫人打扰夫人,让夫人也跟着担心多想,也是老奴担心,怕有什么,要是有什么,迟了夫人。”这最后一句她在心里说的。

    要是姑娘根本不像夫人想的那样,就是她说的一样,后果难以预料,很难说,很——

    转念往好的地方好,夫人想听的地方想也是有一点可能的地方想。

    可能姑娘和颖公子一起出去有什么事就没有回来,有什么她们不知道的,姑娘是好好的,是和颖公子一起呢,颖公子回府是有什么没说也是忘了,来的人再次抬头。

    哪怕姑娘按理和颖公子一起为了让夫人不担心也会让人回来说,必竟一天一夜未归,没有回府,一点消息也没有。

    怎么着姑娘也不是一点消息也不传回来的人,可能没法传消息?

    要是好好的没法传消息她无法想象,只有有事

    她不去想了。

    一想就是姑娘有事,没事的话她再摇头,说有事夫人不爱听,该说的说了,只看夫人。

    不去想就这样。

    “嗯。”

    夏氏表妹只想听这个,她自欺欺人,不想想女儿出事:“以后只凭臆测就不要说了。”

    “是,夫人,不会了。”

    来的人回答。

    旁边听的人听到这里,相视一眼,夫人还有来的人——她们也发现了夫人想法。

    “夫人,老奴现在再想也许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老奴猜错了颖公子没有提起姑娘可能是忘了,为什么他一个人回来为什么没有带姑娘回来就像姑娘没有一起是有原因的。”

    来的人再说。

    又说了起来,顺着夫人的想法说,望着夫人,旁边的人一样望着夫人,夏氏表妹再听再看她。

    “对,你说得对,没错。”

    “那夫人。”

    来的人一听再问,看夫人有什么交待安排,也能更看清夫人想法,旁边的人也继续听着等着。

    “纪颖。”

    夏氏表妹说起来,说道,她想着提起纪颖,看来的人还有身边的人。

    要知道女儿在哪里,是怎么回事,只能问一个人,别的人不可能知道,那就是纪颖,女儿只会和他一起。

    他们一定在一起。

    无论什么原因怎么了,只要问一下纪颖就知道女儿下落。

    也可以问他身边的人,她的女儿。

    “颖公子什么夫人?”来的人听到夫人提到颖公子,没有多想还没有想明白夫人意思,直到问了,她才隐隐想到夫人,夫人是什么想法!

    夫人的想法她知道了,问颖公子,就会知道了,也是。

    也对。

    就该问一下。

    旁边的人也听出来了。

    “我的女儿,纪颖。”

    夏氏表妹没有说话,一个人思索了一会,想着什么没有说出来,想完看向来扒人说起来:“他们一起出去,不管如何,肯定在一起的,不然在哪里,昨天悠姐儿身边的人也说了她去找他了,那就不会错,不可能去了别处,也不可能找了他去了别的地方。”

    “嗯,夫人,老奴也这样认为。”

    来的人也就是婆子说道,她颔首,在场的都知道同意。

    “问纪颖或找他身边人。”

    夏氏表妹再走两步回身,回过头来盯着她们说道。

    “那夫人现在就去找?老奴要怎么找怎么问,直接找上去?老奴马上就去,找颖公子身边人问下,找颖公子,夫人吩咐就是了,老奴按着夫人说的去做。”

    来的婆子又说起来,也望着夫人问。

    “先找纪颖身边人打听一下,不行就直接问纪颖。”

    夏氏表妹盯着她。

    “是,夫人。”

    来的人应着。

    “那就去,现在去,马上去,问出悠姐儿下落。”夏氏表妹让她们都下去,都给她下去,她想一个人呆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