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2487-44729999/

第1411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看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在看看这会儿已经瘫倒在地的服务员,顿时就想起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闻到过这种味道了。

    这种味道,是当年他去南美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曾经闻到过。

    这东西在当地是一种十分常见的植物,当地人常用这东西焚烧,用来驱赶蚊虫和老鼠的一种常见的植物。

    名字好像叫什么莫腊草,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干瘪的辣椒一样,时常听说有人用这种植物,能够提炼出一些麻醉剂。

    不过当时听说这东西,麻醉的效果并不怎么样,也就是能用来熏死点虫子之类的小东西,到从来没有听说这东西对人有效果的。

    看着酒吧里的大小,想用那种植物燃烧的烟放倒,恐怕要烧上几吨才够用。

    但明显这女儿用焚烧的东西,必然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提纯工艺在里面,而且里面加了一些别的什么材料,这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丁凡点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轻轻的抽了一口,香烟从他的鼻子里面飘出,点点的烟火忽明忽灭,却一言不发的晃动手上的酒杯。

    等到这一杯酒水准备好了,这才推到面前的这个女人面前。

    “多少钱?”

    美女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丁凡,眼神在周围扫了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多少钱,这都不是你能付得起的!”

    丁凡弹了一下手上的烟灰,轻轻将烟放在了烟灰缸上面,嘴角带起一点淡淡的笑容,随后摇了摇头:“来都来了,办完事不还是要收钱的,不收钱你难道做慈善吗?”

    这话一说,这个女人顿时明白了。

    自己的身份已经被人看出来了,而面前的这个男人,恐怕也不是寻常人。

    不过在她的眼中,面前的这个男人,恐怕也是一个收了钱,打算过来做事的,只是这个人来的比自己要早,这会儿已经潜伏到酒吧里面了,就等着目标出现,恐怕就会动手了。

    “这只肥羊不便宜,想来也不会好对付,谁能拿下他,各凭本事!”

    丁凡冷笑了一声,拿起桌上的香烟叼在了嘴上抽了一口,轻轻的晃了晃脑袋,依旧面带冷峻表情的说道:“你就别想了,这件事你办不成!”

    美女从椅子上面站起身来,眯着眼睛看着丁凡。

    而之前站在他面前的这些人,却十分诡异的一个个倒在了地上。

    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看上去十分诡异,好像这些人都是一个个提线木偶一般,身上的绳索被人斩断了,这些木偶失去了拉力,一个个倒了下去。

    不出三分钟,整个酒吧里面就躺了几十个人,唯一还能站立的人,就只剩下丁凡一个人了。

    美女看了丁凡一眼,心中充满了好奇。

    这种植物,可以说是她独创的,就这种草药经过她的手早就已经成了一种特殊的迷*药了,但凡是闻到这种香味的人,从来没有人能支撑不倒下的。

    之前是无往不利的药草,想不到竟然对丁凡没有一点用处。

    果然能接下暗花的人,身上都有一些不一般的本事,甚至就连自己的绝招都不能拿下他。

    “果然有点本事,看来你也不是一般人!”美女在电光石火之间,就想到了办法,嘴角鬼魅的一笑,伸手轻轻拉开了上衣的拉链,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缓缓走向丁凡的面前。

    丁凡一看,微微有点皱眉了,其实他现在可不是表面上这么轻松的。

    这种植物,当年他就在南美的时候见过,也询问了一些当地的土著人。

    按说这么神奇的草药,不可能没有人发现使用,这在医疗方面的帮助是十分重要的,至少在制作麻醉药的时候,完全可以降低很多成本。

    因为这种植物生长的量很大,每年都会长出很多,在南美简直就好像杂草一样。

    后来经过土著的讲述之后,丁凡一下就明白了,这种草药确实有一定的麻醉药效,但是想要解开药效的方式是在有点太寻常了一点。

    想要解开这种麻醉,其实用点尼古丁就能分解,也就是说只要是抽烟的人,身上含有一定的尼古丁成分,对于这些人来说一点麻醉效果都没有。

    也是因为丁凡知道这一点,所以在闻到这种味道之后,他当即拿起香烟点燃了抽了一口。

    不过这种植物之前明显是被人提炼过的,或者说是经过提纯过,也有可能是里面被加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在里面。

    因此丁凡现在虽然要比其他人的情况好上一点,但是这种药物中间其他的东西,依旧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一定的限制。

    这美女摇晃着腰肢,走到丁凡的面前,十分随意的将身上的外套直接脱了下去,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脱去外套之后,里面就竟然只有一件内*衣。

    外衣随手被她丢在了一边,两条雪白的玉臂环上了丁凡的脖颈,那张妩媚的脸颊渐渐的靠近丁凡,对着他的连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说道:“不如我们联手,一起做这一票,如何?”

    丁凡现在但凡有点力气,一定会将这个女人一把推开,酒吧不远处的郭四平虽然已经瘫在了地上,但是这个小子明显没有完全昏迷,这会儿双眼只是眯着而已,并没有完全闭上,八成这会儿正在偷笑那。

    “联手!可以一起动手,这一点我没有什么意见,但是钱怎么分?”

    丁凡身体没有太多的动作,可头部却一直都在往后面躲闪着的,明显就是不想跟他有太近的。

    对于这些男人,美女似乎见得多了,只要她伸出手指勾*引一下,往往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只是丁凡这样的人,他还真是很少见到,见到自己这样的尤物,他竟然一脸的嫌弃,好像看到了毒蛇一样,眼神中全是鄙夷。

    “钱这种东西,在你看来真的这么重要吗?”这美女毫不在意,伸手勒着丁凡的脖子,恨不得将身上全部的体重都压在他的身上:“有些东西都是钱财买不来的,你想要钱,还是要人呐?”

    丁凡这个时候可不能露出一点多余的表情,整个酒吧的人都被放倒了,酒吧之中也没有人能对付的了她了,唯一对他稍微有点威胁的人,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人了,这个时候要是被发现自己其实只是个纸老虎,恐怕这女人就彻底的肆无忌惮了。

    所以丁凡就算是现在身体在痛苦,甚至快站不住了,却依旧双手紧紧按着桌子在硬撑着。

    至于这个女人,似乎也是想要试探一下,丁凡现在是不是真的对于自己用的药有特殊的免疫力,好像一个树袋熊一样将身体挂在了他的身上。

    丁凡也知道现在不能在支撑下去了,干脆也不在做什么躲闪的动作了,双手离开桌面顺着她光滑的脊背直接滑到了宛若无骨的腰间,装作毫不吃力的样子说道:“人我当然想要了,但是钱我也不想放弃,你看两样都要如何?”

    丁凡的双手划过她的腰间,搞的这个女人身上好像过电了一样,心里也好像猫抓了似的。

    可表面上依旧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双手环在丁凡的脖子上面说道:“我听过一句话,叫做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总要有所舍弃才行,所有的便宜都被你一个人沾了,那对别人不是很不公平了吗?至少我觉得,好处你一个人都拿走了,对我就很不公平。”

    这个女人竟然还想谈公平,虽然她有意的做了一些装扮,想要遮挡自己原本的样貌,但丁凡依旧看的出来。

    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显是个老外,就算是国语说的再好,终究不是原本的母语,口音上很难适应。

    “真的不能兼得吗?”丁凡小心的靠近这个女人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其实我觉得可以,这两样我都不想放过!”

    话音未落,丁凡的手突然滑到了这个女人的屁*股上,并且伸手在上面拍了一下。

    这个女人看似十分轻浮,但丁凡刚刚的手掌拂过她的腰间,在那一瞬间,敏*感的手掌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紧张。

    细微的汗毛突然竖起,腰间的皮肤也紧绷了起来,这种感觉十分清晰的通过手指接收到了。

    所以丁凡清楚的明白了这个女人的用意,她并不是眼前看到的这么轻浮,而是在隐藏,贴近自己的身体,还是在试探。

    恐怕她之前就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有些不对,也看的出来,在场的所有人中,丁凡是最难对付的,这会儿靠过来,就是想要最后确认一下他的状况。

    只是没想到,最后丁凡会在她的屁*股上面拍了一下。

    被丁凡拍了一巴掌的女人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突然挣脱了他的双臂,尽量身体躲闪的远一点。

    刚刚丁凡的这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面,不仅是叫她心跳加速而已,甚至半个屁*股都被打麻了,也不知道他刚刚下了多重的手。

    而丁凡却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原本的位置,不动声色的从后腰拔出了手枪。

    “你是早就知道了我的计划吗?”

    美女的双手好像变魔术一样,凭空出现了两把匕首,双眼敌视的看着对面的丁凡,做好了投掷的准备。

    虽然匕首在霓虹灯之下,闪烁着阵阵寒光,但她也知道,手上的刀就算是投掷的在准确,依旧不可能对付丁凡手上的手枪。

    这个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至少现在焚烧的那些植物药剂,依旧在发挥着所用,拖得时间再长一点,丁凡很有可能就要自己倒下了。

    可丁凡好像早就知道了她的想法,摇了摇头笑着将手枪放下了说道:“你确实是个用药的高手,但是你用药的经验差点,你用的那种植物叫莫腊草吧,生长在南美洲的一种很常见的植物,燃烧之后味道清香,很快就会叫人好像喝醉了酒一样,但是你就没有发现,这种药物对我没有什么效果吗?可我对你用的药就不一样了,大象挨了一针都会被麻翻!”

    丁凡这一说,美女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就说刚刚屁*股发麻有点不对劲儿,只是以为他扇的巴掌太过用力,伸手在上面一摸才发现,屁*股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针在上面。

    而此时她的双*腿已经开始渐渐的发麻了,很快这种感觉就扩散到了全身,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