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03-36146012/

第1340章 滴血佛牌
    第1340章 滴血佛牌  

    当初葛羽就发现陈家老二身上阴气十足,那时候就已经有了中邪的苗头。

    葛羽本想当时就给他瞧瞧,但是那陈家老二抵触心理很大,除了脾气大点儿,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太正常的地方,如果自己强行帮他祛除身上的邪气,好像也不太好的样子,所以就没有动。

    让葛羽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光景,陈家老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差点儿将陈家老爷子和他大哥给杀了。

    要是早知道如此,葛羽当初说什么也要将这小子给摁在地上,将他身上带的佛牌给砸的粉碎。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事情已经发生。

    看着陈老爷子的惨状,葛羽深吸了一口气,又问陈泽珊道:“你家二叔跑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当时我听到动静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就看到我爷爷和大伯倒在了地上,客厅里面全都血,不久之前才让家里的下人清理干净,当初我下楼的时候,只看到了二叔的背影,还喊了他一声,当时我二叔还回头看了我一眼,二叔满脸都是血,眼神十分怨毒,吓的我站在那里根本不敢动弹了,然后二叔发出了一阵儿奇怪的笑声,那笑声根本不是他的声音,随后就直接跑出了家门,我也没敢去追他,连忙让人将爷爷和二叔送到了医院。”

    说到这里,陈泽珊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医生说幸亏送的及时,要不然我爷爷和大伯都没命了。爷爷年纪大了,伤了脑袋,又动了真怒,而大伯的动脉被划破了一道口子,再晚去几分钟,大伯铁定没命。”

    “嗯,这事儿的确是有些严重,肯定是因为他身上带着的那块佛牌的缘故,在几天之前我就跟他说过,看来他还一直带着那东西。”葛羽正色道。

    “是啊小羽哥,因为这事儿我爷爷跟我二叔说了几次了,让他将那佛牌给丢了,因为这是您叮嘱的事情,我爷爷特别上心,可是说了好几次,我二叔根本不听,还跟我爷爷吵了好几回。”陈泽珊道。

    “你现在想要我怎么做?”葛羽问陈泽珊道。

    “当然是先找回我二叔了,他那个样子我不放心,万一出去再惹出什么乱子来,那可就麻烦了。”陈泽珊急道。

    葛羽点了点头,一想也是,陈家老二打了自己老子和大哥,这都是一家人没有人追究,如果他在外面这样伤了别人,那可就闹出了大乱子,弄不好就要蹲大狱。

    陈泽珊倒是个心思平和的女孩儿,二叔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顾念着他的安危。

    葛羽挠了挠头,说道:“要想找到你家二叔并不是很难,不过我要问清楚几个问题先。”

    “你问就是了,只要我知道的,肯定什么都告诉你。”陈泽珊道。

    “你二叔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跟之前不一样的。”葛羽正色道。

    “自从带上那个佛牌之后,他整个人就不正常了,经常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还在卧室弄了一个佛堂,平时都不让任何人进去,就连二婶也不让呆在卧室里睡觉了,惹得一家人都很不满意。”

    “二叔大约是在半个与之前,去了一趟泰国,买回来了那个佛牌,买回来的那段时间,二叔精神饱满,整天神采奕奕的,我听大伯说,二叔自从买来那个佛牌之后,经常去赌钱,而且逢赌必赢,当时赢了很多钱,二叔拿着赢来的那些钱,经常跟那些小明星和模特厮混在一起,以前我爷爷管的严,控制他的花销,自从他自己赢了钱之后,就没有人约束他了,花起钱来肆无忌惮。”

    “但是好景不长,一个星期之后,我二叔的情况就有些不太对劲儿了,脸色看着有些发白,没有血色,有一次我二婶跟我说,半夜的时候,他看到二叔一个人在卧室里,嘴里念念叨叨的,还用刀子割破了手指头,朝着那佛牌上面滴血,那血都被佛牌给喝了,一滴都没有洒出来,当时二叔发现了二婶在偷看,还将她给打了一顿。”陈泽珊声音有些急促的说道。

    “你二叔这么折腾,你二婶儿就不管管他?”钟锦亮好奇道。

    “我二婶根本管不了我二叔,也就我爷爷说话还能管点用,当时自从买来了那佛牌之后,他已经六亲不认,连我爷爷的话也不听了。”

    顿了一下,陈泽珊继续说道:“自从上次你们从我们家里走了之后,我二叔的情况就更糟糕了,他每次赌钱都输,而且每次都输很多,那些**的人也都知道,我们陈家有钱,就让二叔借高利贷,欠下了很多赌债,前两天已经有债主上门了,气的我爷爷不行,帮他还清了赌债,还说要打断我二叔的腿。”

    “有一次半夜我睡得晚,就听到二楼走廊上有声音,还传来了“啪啪”的声响,好像在打什么东西。于是我偷偷起身到走廊上看了一眼,发现是我二叔在打自己的脸,一边打脸一边还小声的说着什么,我看到那一幕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我二叔在梦游呢,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才听清楚我二叔好像在说:“我让你赌……我让你在外面找女人……”

    “当时我看到虽然是我二叔在张嘴说话,但是声音根本不是我二叔的,最可怕的是,当时二叔也发现了我,他眼睛上翻,露出了白色的眼仁,还冲着我笑,当时还朝着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我非常害怕,直接就走到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早晨,我发现二叔一切正常,然后就问他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说根本没有,半夜的时候他没有从房间里出来,那时候我就觉得我二叔肯定是中邪了。”

    “好家伙,你二叔身上这么多问题,他到底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钟锦亮吃惊道。

    “我也不知道啊,这两天正想找小羽哥给我二叔瞧瞧呢,还没有来得及就出了这样的事情……”陈泽珊苦着脸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