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3038-44730224/

第一千二十九章 给自己打气最重要(求订阅)
    小康原本的野心是在这片空白的市场中割下一片来,大约是所有小区附近、商业楼宇的一部分,以及其它用于用户建立线上内容节点的位置,还有社交平面中的某些衍生出来的优势位置,总计大体上在10%左右,这是2018年初刚穿越的时候必然的惯性思维。

    后来楚垣夕把移动支付纳入视野,感觉这个版图还得再增加一点点。它的可行性在于抢占这个市场唯一必须的是规模,其它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当小康在四大一线城市铺开之后,在线上内容的带动下自然就会产生规模效应,然后推出一系列企业服务,效果就更明显了。

    甚至于畅想一下,等到未来小康的社交成型,现在阿里在做的、黄团想做的,小康一样可以做,把本地生活商家纳入到小康的社交和支付体系中,把小康的系统做减法之后供应给友商,财务上不会发生合并,但对社会的影响力上被合并。

    换言之未来抢地盘是系统之争,即使用户规模略小,只要功能是用户想要的,体验做到极致,一样有可能强势扩张。包括值得小康学习的Zoom,创始人当初负责思科网讯,已经做到思科的全球副总,就是因为发现自己做的功能并不是企业用户想要的,于是独立创业,拼命提升用户体验,才杀出红海。

    以上都是如意算盘。但是这个必争之地如果被阿里先扎篱笆可就不好办了,阿里这么一划拉,岂不是要鲸吞豹饮,那规模绝非现在的小康可以望其项背。

    这里最紧张的应该是黄团,因为他们刚刚把商家视作资源,之前可是直接挥舞镰刀来着。其实黄团做的事和淘宝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让商家在APP里花钱买排名,并收取佣金。但淘宝给予商家非常重要的技术选择,而且提供多个不同的流量入口,让商家有的玩,而黄团直接就是买排名,吃相极为难看。

    这时候再想跟阿里拔河,谈何容易?

    与之相比小康还没那么强烈的对比。因此这个气儿楚垣夕不能着急打,必须先沉住气再打。他感到不是没有打气的空间,阿里这个宏大的计划剑指几十万亿,然而凭经验来说,一般越宏大的计划中越容易出现非系统性的错误,原世界中的小康就犯过不少。

    但是薛建华明显沉不住气,咋咋呼呼的说:“总裁,我们其实都没慌,我们只是想投降而已,要不咱还集中精力搞社交和支付,本地生活这块咱该放手就放放吧?你看看阿里这计划,成立本地生活大学,输出超过1000门精品课,助力一千万本地生活从业者升级认知。还有还有,这里这里。”

    他手指着电脑屏幕:“七大商家赋能计划,饿了么口碑为百万商家升级‘数智中台’,这多牛逼啊?不用问,现在这时代,一看赋能商家就肯定是用千人千面的智能推荐系统,阿里手里无论LBS还是客户数据都搞的起来。咱根本打不过啊。”

    在他巴拉巴拉说话的时候,楚垣夕盯着屏幕看了片刻,旋即进入短暂的思想实验,从本地生活的逻辑开始梳理,假定一些场景,以用户的视角顺着流程去体验。

    虽然本次改版中支付宝要打通的是包括飞猪、淘票票和饿了么等等在内所有的本地生活出口,但是支付宝的所有出口中,得利最大的肯定是口碑。口碑是支付宝的重要资产,别看运营的不咋地,但是事关移动支付。

    这一点和点评进行一个小小的对比就很清晰了,用户在点评上买券,买到的是一个静态二维码,购买时用支付宝还是微信都可以,用的时候扫一下这张黄团码,这其实不叫移动支付,没有渗透进去。

    但用户在口碑上买券,固然有时买的也是静态码,但有差不多一半的情况买到的是一个“支付资质”,而不是码。等到扫码的时候,直接扫支付宝的动态支付码,扣除相应的支付资质,虽然看起来和前者一样都是扫码,但是内在逻辑完全不同,这个支付资质永远处在阿里内部循环中,这才是真正的移动支付。

    只是这个重点,恰恰也是最薄弱的点……

    “哎你还真说错了。”楚垣夕片刻之后终于想到该怎么打气了,“我觉得吧,不用太紧张,步子太大容易扯到那啥。”

    “嘿你说话注意点!”刘璐脸色一黑,楚垣夕虽然平常说话也奔放,但是好歹表面善良还在,今天这是怎么了?

    只见楚垣夕一脸好奇的说:“我说的是步子太大容易扯到用户体验,我怎么了?”

    薛建华坏笑:“对哦,你以为楚总要说什么?”

    刘璐狠狠的剜了薛建华一眼,只听楚垣夕接着说:“阿里要是真的像薛建华刚才念的这么干,我感觉反而不怕了。你知道阿里提供这个服务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大量不沿街没招牌的小商家接受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号称‘打通’用户,之后用户的体验是什么样吗?你们想象一下。”

    袁苜直截了当:“想象不出来,本宫从来不用口碑饿了么什么的。”

    楚垣夕庐山瀑布汗,就不知道阿里的管理层是否也像刘璐这样都是高端人群?高净值人群当然不可能去饿了么上点外卖,更不可能去口碑上薅几块钱水准的羊毛,就连拼多多百亿补贴专区的手机大额优惠都未必能打动他们。

    换言之本地生活服务跟他们之间存在巨大的断层。

    “我想了一下,大概率用户体验‘打通’效果是买了优惠券之后绕八圈找不到目标店铺,打电话关机甚至号码注销了什么的。口碑的口碑一向都不咋地,还出过好多腐败,内功远远没练好呢。现在着急推出打通服务未见得是好事,你们后面可以持续关注一下会不会伤害用户体验。”

    这就是楚垣夕思想实验的成果,就阿里所放的大招而言,提供越丰富的功能就会坑越多的爹。

    比如说非常有吸引力的大额优惠餐券,几乎白送,让羊毛党看到就想拥有。然后大老远的跑去就餐之后,只看人家刀快不快。刀子不快的呢,在吃之前告诉用户你这个券必须用来买指定菜品,都是些巨贵的菜。

    此类用户须知一般写在犄角旮旯里,字体小的可怜。比如说9.9元买98元代金券,但是只能用来购买三四百块钱的商品,用户一看这哪行?但是来都来了,那就正常价码吃一顿吧?这券就无视了。

    刀子快的直接等到用户吃完了才告诉您,这券它不能用呀,你看——

    这种专为削人的优惠券以前是发不出去的,因为没有丰富的功能提供支持,聪明的商家们想坑也坑不了。现在把系统开放了,妖魔鬼怪今后会经常在口碑上现身说法。

    要知道我们处在一个缤纷的世界中,商家们在作妖这件事上向来是不遗余力的,生态越丰富,留给商家展现智慧的空间就越大。阿里要给一千万从业者认知升级,这里只要有十分之一作妖的,这个用户体验就不知道要跌成什么样子了。关键是阿里还要力推他们。

    口碑的口碑之所以不好就是因为过去一直不注重用户体验,坑爹的虽然是商家,而非阿里本意,但最终所有愤怒都会落在平台上。什么时候阿里能够全面考核商家的用户体验了,什么时候这个服务的价值才能最大化。

    “不过人家怎么做跟咱们关系不大。小康需要的是一步步来,我们的发展路径跟别人都不一样。我估计今后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一个商家同时接入几家的系统,就像现在同时接几家的移动支付码一样。”

    这样最后拼的还是体验,所有系统的目的都是帮商家降本增效,就看谁的功能简约又强大。这方面楚垣夕倒是比较有信心,因为做游戏的人在做用户体验方面天生有信心,没信心的早就扑街了。

    做游戏第一步就是新手引导,新手玩家是否易于接受?特别是真正的新手玩家,以前没玩过游戏的,是否让人想玩?上手容易不?感触突出不?这些问题和系统吸纳商家的时候有着很强烈的一致性,用作游戏的思路去思考,楚垣夕感觉自己优势很大。

    不过虽然他说别人怎么做跟自家关系不大,但是真一点不受影响也不可能,因此非常渴望迅速把里程碑计划兑现,这样才有跟阿里抢一抢时间的可能。不然真得靠差异化的发展路径去谋生。

    但是急又急不得,想不一步步来也不可能。所以小康上下的目光全都聚焦到14号签署SPA的日子,像是头条系1.8亿战投了一家影视综艺公司之类的新闻往日里还会勾引楚垣夕去跟张铭吐个糟,褒贬一下这笔投资,现在已经构不成吸引力。

    期间巴人倒是屡有出手,不过不是起纳斯达克采买,而是国朝境内的并购和投资行为,主要目标是餐饮业。

    这算是纯的财务投资。一般人可能不知道餐饮业有多牛,实际上这是一个个坚固的堡垒,越是大品牌经营状态好的越不需要开放融资,因为现金流充沛,根本没需求。

    正常情况下所谓的一线机构根本找不到敲门砖,就比如说当年西贝的贾国隆,连杰克马想入股都硬气的拒绝了,而且号称永不上市。人家上市没意义,上了市还得给股民分红,累赘!

    但是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黑是非常的黑,还不知道黎明到底什么时候来,很多堡垒已经撑不下去了。

    巴人第一个出手的目标是巴奴毛肚火锅,这个机会说来也巧,还得说是来自于楚垣夕的老爹楚靖雄。

    楚靖雄节前不是开了个火锅店么?虽然他破坏了大环境,刚做完开业酬宾整个餐饮业就凉凉了,但是他本人成功打入了火锅业,成了圈内人,也顺势加了一些圈子。

    这样,就在哭穷的过程中互相找到了战友情,然后等到最近听说一些大佬撑不住了开始寻求资本进入,立刻把这条消息献宝一样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楚垣夕一听,这不错啊,巴奴火锅,这名字听着就应该被巴人集团投资!

    而且这是一家已经有着19年历史的老牌火锅连锁店,以毛肚和菌汤为招牌,本身实力极为雄厚,全国有66家直营店,甚至拥有多个生鲜仓储中央工厂。这对巴人来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战投目标,完全可以整合了之后给小康乃至甘新买菜的物流仓储带来加成,同时对巴奴来说这种整合也没有任何坏处,反而提升了SKU周转。

    以巴奴的实力原本不至于为了一亿的现金发愁,但是过年之前他们囤货实在是太多了。越是大品牌这个坑摔的就越深,他们一口气囤了120吨毛肚,80吨牛肉,40吨野山菌,20吨哈密瓜和15吨火龙果,还有其它10吨以下的品类不计其数。

    然后因为并没有零售生鲜的能力,就算变身菜店也卖不掉这么多的存货,这就极为尴尬了。这也使得19年来从不融资的巴奴开始找钱,一是拿银行授信,二是拿真金白银。

    于是楚垣夕和巴奴的创始人老杜抽空碰了个面。然后……

    “你好,我是巴奴集团CEO杜重冰。”

    “您好,我是巴人集团CEO楚垣夕。”

    以上属于楚垣夕的意淫,真这么开口就不好聊了……

    实际情况是双方很快介入正题,想投巴奴的不止巴人一家,还有一家西红柿资本也想投,而且谈了很久了。

    而且对方是专门投资餐饮的资本,投过几个小级别的明星项目和网红餐饮,肯定比巴人更专业。按老杜的说法,叫做具备战略和运营体系的规划能力,能帮助协调供应链和食品安全,有人才库,能帮助进行上市规划等等一系列投后支持。

    楚垣夕很好奇:“这不是所有专业的投资机构都具备的能力么?不瞒您讲,我另外一个创业项目小康便利店在节后一直指望我的投资者给我协调供应链呢,我公司里有大量的人才是各路投资者推荐过来的。这算什么亮点呢?并没有不可替代性。”

    “那贵司,有不可替代性?”老杜带这个眼镜仍然很有社会气质,不紧不慢的问着。

    只听楚垣夕说:“当然有了,我们有流量啊。就您这几百吨的存货,不夸张的说,我们真给您直播卖货三天就卖断了,保证没有任何损失。”

    杜重冰被戳了肺管子,一时间脸色铁青。

    楚垣夕顿时哈哈一笑,“说笑了,其实我们的能力是构建私域流量,帮您搭建客户到店的商业闭环。虽然您的店口碑良好,但是知名度不行啊,而且总不嫌客人多吧?有巴人的协助,您可以加快开新店的速度,缩短新店从开店到成型的周期。西贝在全国开了三百多家店都不算多,海底捞六百家,您六十多家实在不够看的。”

    这么一说倒是让杜重冰有些为难,“楚总,不瞒你说,我这次只想融一个亿……”

    楚垣夕微微一笑,“释出这一个亿,您原本能得到西红柿一家的支持,现在您想我们两家均分,然后得到两份支持?”

    杜重冰静止片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表态,然后只好点点头。

    “您说笑了,那样两家的支持也一样减半。”楚垣夕本想狂笑一番又怕对方脸上挂不住,心说这都比我还狠啊……都当资本是圣诞老人吗?

    “融资的游戏规则一般来说是付出和获取基本上等价,杜总,有舍才有得。”

    其实给出这种愿景足以打动对方了,因为目前餐饮业在原有的开店循环基础上大体上只有两条新路,第一叫外卖,第二叫私域流量。

    走私域和走黄团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走外卖平台可谓是外功,但是练到家也就那样,因为赚不到什么钱。很多良心餐厅在平台上卖出100块钱,扣除各种费用只能收回53,还要承担成本和房租等等费用。这就是那么多商家作妖的原因。

    但是走私域流量拉人到店修炼的是内功,功夫有多高,利润就有多高。只是这个内功并不好练,都知道它好,有很多餐饮企业想练,但是并不是建个公众号买个小程序模板就齐活了,没有老司机带路的情况下走火入魔的有的是。

    巴人集团在私域流量领域威名素著,特别是旗下关于美食探店的视频做的还挺不错的。这是双重的老司机,给一个估值10亿上下的火锅店带路富富有余。

    而且楚垣夕不要求独投,也不排斥跟西红柿资本一起出资,只要把战略框架搭好,让小康能够调用相关资源即可。因此谈判的条款变得相对简单,无非就是需要老杜去说服西红柿一方接受巴人的加塞罢了。这种加塞虽然打破了对方已经谈好的框架,但是作为投资者的立场反而是欢迎,因为能够帮助自己那笔投资变得更有价值。

    咸鱼的自救攻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