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3270-44727454/

第1687节 我太难了(一)
    “请!请!请!”朱和坪伸手延请,颜琨与他手执着手,一起入内。

    他们到达了夫子庙吃中饭,整条街道都戒严了,民众不许随便走动,乱动者就逮捕。

    一般而言,两中华的统治者少做拢民之举,封路不可取,真要想吃,就请大厨进宫,花钱即可。

    但两个帝国的继承人凑一起,还有重臣们相陪,只好封路了。

    尽管如此,他们并不走动,而是让各处食肆做好他们的拿手菜,再送到他们所在的秦淮唱晚楼。

    此楼位于秦淮河边,视野开阔,当太阳西斜时,自有一番美景可看,取名为秦淮唱晚楼。

    他们把整层楼都包了下来,各处名膳纷至沓来。

    盐水鸭、小笼包、南京干丝、狮子头、素烧鹅……琳琅满目,色香俱全,散发出让人垂涎的美味,颜琨夸张笑道:“怕的是回去是不止是胖了十斤,而是二十斤,老婆认不出来,都不让

    进门了!”

    朱和坪笑道:“那就多吃点,争取三十斤!”

    众皆大笑,尽情享用南京美食,乐不可支,颜琨赞不绝口地道:“在东南国,也有这样的菜肴,但还是这里做得最地道。”

    “多吃点,多吃点!”众人纷纷道,宾主尽欢。

    颜琨初来乍到,首先忙的是补充营养,看到他胃口那么好,朱和坪也禁不住多吃了一些。

    吃过了饭大家闲聊,颜琨说他这次从旭日城远航而来,他独自指挥一条快速巡航舰,身为舰长兼编队司令,指挥战舰和舰队,每天都在忙乎不停。

    “当年父王也是这样过来的,戴维先生是他的航海长,一手编写了我东南海军的航海训练大纲,父王按大纲来训练,首先就当舰长,不搞特殊化,舰长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颜琨告诉朱

    和坪道。

    朱和坪说道:“戴维先生多才多艺,他的国学非常渊博啊,我与他交流过,他有中进士的才能!”

    “确实!”颜琨赞叹道:“他一个英国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对中国国学是如此的熟悉!”

    ……

    大家喝茶、交流,朱和坪只觉得非常地惬意,与颜琨很是相得,好象有很多话要说,中午离开的时候他是恋恋不舍的。

    独自坐回车上,返回东宫,朱和坪微叹一声!

    在皇宫里规矩多,规矩大,他就是一只被关在笼里的金丝雀,没有任何的自由,或许在梦中他才有自由。

    每天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朱和坪每一步走得都小心翼翼。

    用太子少师堵胤锡的话来说:“皇太孙殿下可为天下臣民楷模也……”

    然而这个楷模岂是这么好当的,每天夜阑人静之时,他都觉得有一种很累的感觉,有时觉得自己就是庙里的泥塑土偶一般纹丝不动,供人参拜,好累啊!

    周围的人……母亲朱真真最爱他,但对他非常严格,规矩也是她给他订下来的,有一次他不听话不肯去背书,不想背那些枯燥无味的《大学》与《中庸》,气得母亲用戒尺打他,然后流

    着泪给亲手给他上药。

    母亲告诫他道:“皇儿你将来要继承皇位的,但你绝不能行差踏错,一步也不行,因为你是朱家的异类,先天上你比不得其他姓朱的,你要加倍努力,千万小心!”

    那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挨揍,之后,朱和坪再也不敢动了,从此他变得冷漠,用一副面具把自己给装起来,他的生活中很少感动,天天坐得象个神像般任由其他人来摆布。

    他们敬他、畏他、试探他、想利用他,朱和坪是个聪慧的孩子,其实他清楚周围的人的一言一行,他们所作所为图的是什么,但是他不能随便乱动,也不可以乱说话,都憋在心里,默默

    不语。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道理他懂,然而这个王冠也确实太重了,重到他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或许自己姓颜还更好!

    其实他有点怨言,为什么不从父姓而从母姓呢,他姓朱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今天,颜琨站在了他面前,大家身份相同,却远比朱和坪要挥洒自如,颜琨是个尊贵的王子,却好象野生的一般,草莽之气深重,他不会说什么国学大道理,讲话粗俗,举止雷厉风行。

    朱和坪感觉到颜琨的生活中充满了阳光,活力十足,根本没有他那么重的心事!

    不禁感到愤愤不平,大家都是同一个爹,为什么颜琨能够这样地自由自在地活着,他朱和坪却活得那么地辛苦!

    按照事先安排,下午给颜琨一行在宾馆里自行休息,但朱和坪在下午四点多处置完政务后,吩咐摆驾宾馆去看颜琨。

    下达这样的旨意时,朱和坪心中有一种痛快感,因为在以前,多是上午光线十足时出宫视察什么的,很少下午出宫,更不用说在这样时间段出宫的。

    他打出去探望兄弟的旗号,身边的臣子与TJ就不敢相谏了,算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吧。

    去到宾馆,以朱和坪的身份,自然是硬进硬出,不用通报,结果他看到宾馆的小花园里,颜琨穿了一条军裤,果着上身,露出了健壮的肌肉,坐在凉亭的石凳上正与朱和坪送给他的两个

    苏州美女在打牌呢。

    一时间朱和坪在门边呆住了!

    他当然不是看着颜琨的肉肉而着迷,而是他从来没有这样的自由,要是他也象颜琨那样公然地果露,他母亲会晕倒,而他身边的大臣与TJ们会抢天呼地地扑上前来一大堆的理由压下来,

    让他悔不当初!

    “兄弟来了?”见着朱和坪,颜琨与他打了声招呼。

    他把两个美女赶走,请朱和坪坐下,颜琨也没有穿上衣服,胸口处用白金链条挂着两个黄金狗牌随之晃动。

    朱和坪无话找话道:“你也要挂军人识别牌??”

    “那当然,子弹可不认识你是谁!”颜琨说道:“父亲也佩带着,他的号码是天字一号,还是父亲发明的!”

    “哦!这种军人识别牌很有用啊!”朱和坪说道。

    看到朱和坪眼巴巴的目光,颜琨清楚他是怎么一个回事,问他道:“吃饭没有?”

    “没有!”朱和坪答道。

    “一起吃吧!”

    于是一起吃饭,上菜之后,不用他人来侍候,对于朱和坪又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平时吃个饭都有一堆人围着他,看着他吃,吃顿饭都不自在!

    现在颜琨一挥手让人全部消失,就两兄弟一道吃饭,朱和坪用手抓着一只烤羊腿啃着吃,只觉得格外地美味!

    这顿饭吃得尽兴至极,朱和坪只觉得胃口大开,与颜琨你一个我一个的,吃到满嘴是油,吃下了比以前更多的饭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