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365-39066276/

第358章 消失的羽翼
    而如此明显的差异,是除了让赫尔阿克帝它感觉到一阵头大,为自己摊上的这个奇葩主人感到头疼以外。

    那甚至是隐隐的感觉到,就是这所谓的毁灭之主的唯一缺陷,坑不了其他存在,唯一能够坑到偏偏就是自己扶持的这个毁灭之主来了。

    大概是每次遭遇毁灭圣战得时候都因为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事情而功亏一篑惯了,甚至是都被这种注定的霉运给缠惯了。

    已经是有了一定经验的赫尔阿克帝它,在心底里已经是下意识的将这件事情认定为自己这一次毁灭圣战的大劫的赫尔阿克帝它。

    在越想越感觉到心神不宁下,估计也是认定了这一点的赫尔阿克帝,脸色逐渐变得无比阴沉下,毕竟是对于它而言。

    毁灭圣战的重要性远远要比其他一切来的高,因而无论是毁灭之主的诅咒,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事情。

    赫尔阿克帝它都不希望这些多余的问题成为阻碍日后石榴他前进的障碍来。因此眼下仔细想了一想之后。

    即使是好不容易才因而偶然之间的思考而记起来了关于毁灭之主诅咒的这件事情来,但却是并不打算说出来的它。

    谁叫赫尔阿克帝它摊上的这个“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绝对会不思进取”的主人,压根就不适合和他谈论这件事情啊!

    毕竟石榴他不是个靠着强行逼迫就可以爆发全部潜力的那种类型,又不是海绵,不是挤一挤就真的能够有水冒出来的。

    而是那种最典型的,其实也说不上是典型的,更多的还是比较倾向正常发挥型的石榴他,平常的时候估计就是最强的了。

    属于那种稳中求胜的,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全爆发出来他的全部实力来的,如果真要把这件事告诉他了。

    保不准这家伙在胡思乱想当中,是根本就达不到极限值来,这一点倒是对石榴他挺了解的赫尔阿克帝。

    是在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下,只觉得石榴他并不像是起初的时候在它心里头的那般幸运无敌的赫尔阿克帝。

    不由有点遗憾自己的这个明明年纪轻轻,却是有点老成持重的主人为什么是就没有其他年轻人的那种朝气热血呢?

    难不成有时候太过于追求成熟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对此,这个时候有点个不舒服了的赫尔阿克帝,是在内心深处嘀咕着石榴他的非同寻常下,并不知道那是心底里正在徘腹着自己的石榴他。

    倘若知道的话,估计也是会感觉相当的冤枉吧,起初说自己够幼稚跟年轻的是对方,眼下说自己够老成的也是对方。

    那实在是搞不清吃对方究竟想要哪一种自己的石榴他,且不说这件事情如何,就拿自己的性格这一点来讲,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老。

    或者说自己只不过是有点懒散而已,毕竟生在大家族之中,而且还是第一继位人的前提下,且不说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换做是谁都不可能保持着一颗童心啊!

    正所谓是一如豪门深似海啊!

    虽然这句话并不适合形容石榴他,但是却很贴切的指出来所谓的豪门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几乎可以干的上是古代后宫里头的宫斗大戏了。

    任何人只要来到了这里,想不改变都不可能了,石榴他也是如此,哪怕在自己外祖父外祖母辈的照顾之下。

    石榴他是成功的活过了幼年阶段,可是等到他多少心智成熟得时候,不过十来岁的年纪就被释放出来。

    被迫跟家族里头的人打交道的石榴他,对于那些个对自己很不满的,却是对着自己虚以伪蛇,算计不断的老家伙。

    那可不想被这些恶心到家了的老家伙老狐狸给卖了的石榴他,是想不成长起来也不行啊!毕竟自己的老子老妈都不知道跑哪里去逍遥快活去了。

    没有人可以为自己撑腰份,那是就只有自己生存的大家族里头,虽然年少轻狂的石榴他还不知道那是单纯为了考验自己。

    让自己尽早适应上这种生活的外祖父的主意来,当然了后面虽然知道了,但是也知道自己外祖父只是出于对自己的担心而做的模拟实验。

    以期盼用这种方式警告自己,不争不抢,一而再再而三敌人后退只会是被人连骨头带肉屑的全部吞噬殆尽之下,只能被迫的选择改变。

    虽然这样做很无奈,跟石榴他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但是终归还是做了的他,大概是因为没有父母在身边的这件事情刺激到了他。

    又或者是他也很厌烦那些不自量力的,总喜欢跑到属于他的碗底里跟他抢夺一切的存在,最后。

    哪怕对于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孩子而言,争斗跟杀伐真的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可是没有选择余地的石榴,是跟普通小孩子不一样的。

    并没有幸福愉快的童年跟父爱母爱的他,还有他那个同样狡猾且冷血的外祖父在一边蛊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后退。

    更没有选择乖乖低头放弃的石榴他,对于那些围绕着自己伸出了爪牙的蠢货,石榴他也是做出了相应的“回击”。

    而至于究竟是怎么样的回击暂且不提,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正是因为有着石榴他那一位外祖父的残忍培训以及助攻之下。

    石榴他也是成功的改变了,不再是个孩子,而是一个异常心机慎重的石榴他,尽管把这一切跟现在的他看起来完全截然不同的逗比懒惰属性对比下来。

    看起来压根就不可能有这种凶残的一面存在,不过事实就是如此的情况下,那是也因此有着跟表面上一副寻常小青年份截然不同的。

    可谓是相当复杂的心思下,也难怪赫尔阿克帝它会是如此评价石榴他来。

    不过对于这一点吗,石榴他自身如果知道了的话,估计还是会选择保持不认可,甚至是有权利沉默反驳的机会来的。

    毕竟任何一个存在都不喜欢被周围的存在称之为是一个爱攻于心计,臣服深不可测的阴谋家的。

    哪怕这些都是赫尔阿克帝那家伙在偷窥了石榴他大脑当中的所有记忆后,是从石榴他过去所做的一举一动当中结出来的最终结论也一样。

    眼下,放眼看去,那是由于石榴他的沉睡已经快要结束,伴随着石榴他的肉身跟意识都呈现出了即将苏醒的状态下。

    那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因而也是没有打算为这不知道还有多久,但肯定是已经不长了的日期下继续选择沉睡一段时间。

    好完全消化掉刚刚进入了自己肚皮里头的那一只变异蚁王不完整的灵魂的赫尔阿克帝它,大概也是害怕越到最后的紧要关头。

    自己身上的那一股很不对付的霉运就会出来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越是到最后关头就容不得放松的赫尔阿克帝它,只能转过身去聚精会神的仔细观察保护自己眼前的石榴他来啊!

    说的简单一点其实就是专门护法了,虽然这种事情很大程度都没有什么作用就是了。

    毕竟总不可能老是在危急关头出差错吧,哪有这么狗血的事情,过了那么久都没有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到最后就得出事呢?

    虽然一些影视剧跟小说电影里头最爱搞这么一出来就是了,就像是女人预计自己大姨妈来的周期一样。

    敌人往往也是准时的挑着正派的最后关键时刻来袭,然后就是一阵互打乱打之下,往往还没有登场多久。

    便是从嚣张无比的态度立马转变为吃瘪状态来,毕竟越是这紧要关头,那是就赶着来送死的反派,明知道人家马上就要破茧而出了。

    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新型态新力量下,反正都是可以吊打这些反派的力量下,那是还抓着这个点来。

    简直就像是给人家刻意当做踏板的一样,故意让人踏着自己的尸首装模作样,而如果刻意的去忽略的话。

    或者说是等着这新型态新力量自己寻着路上来找茬的话,又是分分钟变成更为了吃瘪状态下,不知道是不是天道就是这样规范着的。

    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套路,主动进攻必定吃瘪,被迫防御一定全胜下,几乎可以说是主角定论了。

    虽然不知道赫尔阿克帝它是不是也知道这么主角定论,不过很显然易见的,估计也应该是挺熟悉这么个套路的赫尔阿克帝它。

    可能也从石榴他的记忆里头看着比较多类似的画面来,所以并没有选择在这个除了生命能量跟石榴他以外便就没有多余存在的地方。

    那明明是闲的没事却偏偏要选择当做护法为石榴他掠阵的赫尔阿克帝,明显的想要搞事下,估计真正等到有什么存在来攻击这一颗变异蚁王蛋得时候。

    想来那个时候也就是石榴他彻底苏醒,破壳而出来的时候吧。

    对此,虽然很俗套,不过倘若赫尔阿克帝它真的是知道这么一套理论的话,估计赫尔阿克帝它倒也未必会是觉得嗤之以鼻来。

    甚至是有可能深以为然的它,眼下之所以会不眠不休的选择一旁保护跟护法,倒不是因为这家伙真的精力无限,不用睡不用进食。

    而是说,那是还真的知道随着石榴他苏醒的越发明显,还真的就越发有可能吸引着外界的存在察觉到变异蚁王蛋内部的存在下。

    一旦对方是有察觉到不对劲的话,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会对着变异蚁王蛋发动攻击来啊!

    而说到这个就觉得很无奈的赫尔阿克帝,也难怪它会是如此紧张了。

    毕竟,石榴他接近苏醒这件事情也就意味着变异蚁王蛋内部的生命力量被石榴他吸收殆尽,而没有了力量的变异蚁王蛋。

    它外壳上面的那一片用来衡量跟保护的神秘羽翼纹身也就会因此而彻底消失,一旦它消失,就自然而然会跟着消失的结界保护。

    便不再隐藏着变异蚁王蛋内部的真实气息爆发。

    也就是说,届时候就会通过对变异蚁王蛋内部爆发出来的那一股虽然强横无比,却偏偏不属于变异蚁王。

    而是夹杂着毁灭之力的强悍气息,属于毁灭之主的气息来的缘故,相信只要不是个傻子,这种近乎暴露的事情将是立马引起对方的警戒来。

    更别提眼下那是由于超强的生物雷达而感觉到心神不安的变异蚁后它,一旦这种事情发生,它肯定是会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

    明白被狸猫换太子了的自己的孩子变异蚁王,是已经被其他存在取而代之了下。

    相信完全有理由可以相信它不顾一切的对着变异蚁王蛋发动进攻,而如此惊险的结果,也是由不得赫尔阿克帝它不感到一阵惊心动魄的担忧啊!

    如此小心翼翼自然也是很正常的操作,不过也是由此可以解释了,为什么眼下那是刻意要在察觉到了石榴他快要苏醒之后。

    没有保持着原先一副高冷的眯眼小憩的动作来。

    而是特意转过头来张开一双犀利无比的,正在隐隐散发着耀眼的白色光芒的犀利鹰眼来死死盯着面前的石榴他的赫尔阿克帝它。

    明显是在发动着自己的特殊能力——荷鲁斯之眼来,是瞳术能力异常逆天的荷鲁斯之眼,就这样死死盯着眼前的石榴他的胸口处位置。

    而在那洁白如玉一般的瞳面倒映之下,只见那是浮现而出的五只围绕在一起。

    呈现者环形状的神秘羽翼纹身依旧散发着湛蓝的光芒,疯狂的吸收着明显没有之前的时候那般充足的生命能量下。

    除了那一只已经除了最后敌人头部位置以外,基本上成型了的简易蚂蚁纹身,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充能,即将是要成型之际。

    显然易见的,作为最后的计时器一样的存在,蚂蚁纹身的即将成型也代表着离石榴他的最后苏醒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

    一旦彻底成型,也就代表着石榴他完成了对变异蚁王蛋生命能量的吞噬完成,而赫尔阿克帝它正在注意的显然就是这一点。

    毕竟届时候,那一片随着变异蚂蚁纹身的完成而彻底被取而代之的神秘羽翼纹身,就无法再给予结界保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