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631-39066286/

第六卷 新官上任 第六百九十七章 祭坛
    阴阳女鬼修正文卷第六百九十七章祭坛

    骆瑾瑜缓步走近阴鼎,阴鼎突然颤抖不止。

    “你……你别过来!不然小爷吞了你哦!”阴鼎发出稚嫩的童音。

    骆瑾瑜并未为之所惧,脚步沉稳,鬼王境的鬼压直冲阴鼎而去。

    “呜哇……坏人,你走开,不要过来……”阴鼎突然大声哭起来,哭声之凄厉像是被人欺负惨了一样。

    骆瑾瑜的脚步停了停,嘴角直抽抽,这尊阴鼎附在小桔身上,看起来挺强的,将七组的鬼差打得各个哭爹喊娘的,若不是她来得及时,七组怕是要全被这阴鼎吞噬了!

    可这跟受欺负的小孩一样哭闹又是怎么回事,画风变得这么突然,骆瑾瑜真心接受不了!

    骆瑾瑜手中的苍羽鞭一抖,抽了回来,阴鼎那魔音穿脑的哭声立即就止住了。

    它瞬间缩小,变成了巴掌大小,迅速朝着一个方向飞遁。阴鼎被厚重的怨气包裹着,如同一个黑气四溢的黑色圆球,滚滚地向天边而去。

    骆瑾瑜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她也不急着去追,抬手打了个响指,她的面前便出现了一面三角形的小旗幡。

    黑色的小旗幡在空中迎风猎猎风飞,身上的黑色煞雾比起阴鼎的怨气更上一个档次。

    这面小旗幡正是骆瑾瑜在墟池秘境里与鬼堡一起得到的鬼幡!

    鬼幡的幡主狄修是个修炼狂,没事基本不会出现,有事也不会出现,平时不是在骆瑾瑜识海空间里蕴养,便是在阴阳鱼鬼珠里修炼。

    骆瑾瑜还在鬼珠里单独开辟出一个区域供狄修修炼,他的修炼是需要煞雾,正好鬼珠净化后会将煞雾驱赶在一起,给狄修修炼用。

    刚才狄修突然传音要出来,骆瑾瑜想着一定是鬼珠里的煞雾不够狄修修炼了,他才会这么主动地请战。

    骆瑾瑜将鬼幡一放出来,狄修便驱使着鬼幡追上那阴鼎,速度之快堪比流星。

    天际传来阴鼎的惨嚎声,骆瑾瑜抬头仰望,很快便见一个黑影迅速朝她这边飞来。

    近了才见是鬼幡包裹着阴鼎飞来,眨眼便砰然落地,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来。

    鬼幡飞起,朝着骆瑾瑜而来,骆瑾瑜伸手便将它收了。

    全过程中,狄修都没有现身,只操控着鬼幡将阴鼎抓回来,顺道就吸收了阴鼎里的怨气。

    当然,吸收阴鼎的怨气才是最重要的。

    阴鼎落下后还是巴掌大小,但却是露出了真面目,一只小巧精制的小圆鼎,四足四耳,外观古朴大气。

    骆瑾瑜在九州鼎的档案资料里看过每尊鼎的图像,认出这正是九州鼎之一的荆州鼎。

    她伸手一召就将荆州鼎召到手上了,小鼎在她的手里如同一件死物,完全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啧啧,小骆骆,这么快就找回一个九州鼎,看来要集齐九鼎不需几日了!”乌木施施然落在骆瑾瑜的身边。

    乌藏也是慢步而来,目光落在骆瑾瑜手心上的小鼎上,千年不变的冷脸上有了一丝变化。

    骆瑾瑜在两人热切的目光中,很是淡然的将小鼎收进自己的魂囊里,抬头就将目光落在远处正狼狈地相互搀扶起来的七组众组员们。

    “厅长……”小七在小九的搀扶下,艰难地向骆瑾瑜行礼。

    两女的脸上都有羞愧之色,小七更是苍白着脸,小心翼翼不敢看骆瑾瑜。

    “小七先回去,小九你留下!”骆瑾瑜冷声道。

    “为什么?”小七猛然抬头,睁大着一双水润润的大眼,无比委屈地看着骆瑾瑜。

    “厅长,您为什么要让七姐回去,她可是七组的组长!九州鼎才找回一个呢,我们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啊!”小九高声质问。

    骆瑾瑜没有回答她,却是看向小七,目光冷冷,看得小七低垂了头不敢与她对视。

    小七垂着头,声音哽咽地道,“厅长,请不要赶小七回去好不好,小七知道自己很没用,可小七很努力想要完成任务的,您提拔我为七组组长,我很感激也想完成这任务找回九州鼎,不辜负您对我的提拔!”

    小七嘤嘤嘤的哭着,那委屈的小模样像是受到了欺负一样,哭得骆瑾瑜头疼,简直不想再看到她了。

    可这女人还在那里委屈又哀婉地哭着,一点也没发现骆瑾瑜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乌木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骆瑾瑜,一双桃花眼里满满的看好戏的神情。

    乌藏则是冷着脸,皱着眉,手里扛着的重剑动了动,大有一个不悦就动剑的架式。

    七组众组员则是各个一脸惊恐外加不可思议地看着唱作俱佳的在那里表演苦情戏的小七,还有小七身边一脸愤愤,瞪着骆瑾瑜的小九。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回去给我好好反省,再有下次就休怪我不客气!”骆瑾瑜终于发飙了。

    小七被好一喝斥,顿时禁了声,怯怯地偷瞄了一眼骆瑾瑜,朝小九的身后缩了缩身子,虽然不敢再有声音,但她的肢体语言表明了自己的委屈。

    骆瑾瑜不再看她,挥手便在空中架构了空间通道,黑洞打开后,骆瑾瑜说了一声,“走!”

    小七不敢耽误,委委屈屈地看了一眼小九,慢慢吞吞地飞向半空中的黑洞。

    骆瑾瑜不耐烦她的磨矶,一挥手就将她扔进了黑洞里去,还没等小七反应过来,黑洞就在她的身后关闭了。

    “七姐!”小九惊叫了一声,但黑洞已然关闭,她就是想做什么都没用了。

    “走吧,先去找小方!”骆瑾瑜转身离开。

    小九留在原地并没有打算跟上骆瑾瑜,七组的组员们看看他们的副组长,又看看远去了的骆瑾瑜,不知道该跟还是该留。

    “你们去郊外四里坡,那里有九州鼎的气息,去查查!”骆瑾瑜的声音传来。

    小九的脸上一喜,顿时像是有了目标一样。

    小九不愿跟着骆瑾瑜,这女人的别扭心理骆瑾瑜也了解,无非是在怨怪她对小七的责难罢了。

    若是换成以前在察查司,小九一定已经向她发难了,可现在她是小九的顶头上司,纵然小七这个好姐妹在骆瑾瑜这里受了委屈,小九也不敢像以前一样对待骆瑾瑜了。

    因此她别扭得不想跟骆瑾瑜一起行动,她不愿意骆瑾瑜也不勉强,索性打发掉她。

    正好骆瑾瑜在来到皇宫后,虽然与阴鼎交手,但她的神识早就外放,寻找九州鼎的气息。

    九州鼎是神器,从已有接触的梁州鼎和荆州鼎来看,九州鼎应该都生出了器灵。因此骆瑾瑜神识外放刻意去寻找器灵的气息。

    九州鼎九鼎应该拥有相近的气息,骆瑾瑜寻根寻源,很快就发现了在这座城池的郊外四里坡处发现了九州鼎的一点残留气息。

    让小九带人去查,她自己则是要看去拿回小方,也就是梁州鼎,顺道去会会那位年轻神秘的国师大人。

    骆瑾瑜总觉得这位国师大人不简单,或许在他的身上会有所发现。

    骆瑾瑜走了,乌氏兄弟当然不会留下,他们三人如入无人之境,闲庭信步般在皇宫里游走。

    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乃至那些巡视的皇宫侍卫们,都没有发现三人的踪迹。

    以骆瑾瑜三人功力自然不会让人发现,也不需要像小七他们那样打着黑伞来抵挡皇宫里的真龙之气。

    骆瑾瑜给小七他们配备的黑伞看是普通,却也是件法器,拥有防御作用,虽然还够不上魂器级别,但也算是不错的防具了。

    骆瑾瑜缓步走近阴鼎,阴鼎突然颤抖不止。

    “你……你别过来!不然小爷吞了你哦!”阴鼎发出稚嫩的童音。

    骆瑾瑜并未为之所惧,脚步沉稳,鬼王境的鬼压直冲阴鼎而去。

    “呜哇……坏人,你走开,不要过来……”阴鼎突然大声哭起来,哭声之凄厉像是被人欺负惨了一样。

    骆瑾瑜的脚步停了停,嘴角直抽抽,这尊阴鼎附在小桔身上,看起来挺强的,将七组的鬼差打得各个哭爹喊娘的,若不是她来得及时,七组怕是要全被这阴鼎吞噬了!

    可这跟受欺负的小孩一样哭闹又是怎么回事,画风变得这么突然,骆瑾瑜真心接受不了!

    骆瑾瑜手中的苍羽鞭一抖,抽了回来,阴鼎那魔音穿脑的哭声立即就止住了。

    它瞬间缩小,变成了巴掌大小,迅速朝着一个方向飞遁。阴鼎被厚重的怨气包裹着,如同一个黑气四溢的黑色圆球,滚滚地向天边而去。

    骆瑾瑜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她也不急着去追,抬手打了个响指,她的面前便出现了一面三角形的小旗幡。

    黑色的小旗幡在空中迎风猎猎风飞,身上的黑色煞雾比起阴鼎的怨气更上一个档次。

    这面小旗幡正是骆瑾瑜在墟池秘境里与鬼堡一起得到的鬼幡!

    鬼幡的幡主狄修是个修炼狂,没事基本不会出现,有事也不会出现,平时不是在骆瑾瑜识海空间里蕴养,便是在阴阳鱼鬼珠里修炼。

    骆瑾瑜还在鬼珠里单独开辟出一个区域供狄修修炼,他的修炼是需要煞雾,正好鬼珠净化后会将煞雾驱赶在一起,给狄修修炼用。

    刚才狄修突然传音要出来,骆瑾瑜想着一定是鬼珠里的煞雾不够狄修修炼了,他才会这么主动地请战。

    骆瑾瑜将鬼幡一放出来,狄修便驱使着鬼幡追上那阴鼎,速度之快堪比流星。

    天际传来阴鼎的惨嚎声,骆瑾瑜抬头仰望,很快便见一个黑影迅速朝她这边飞来。

    近了才见是鬼幡包裹着阴鼎飞来,眨眼便砰然落地,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来。

    鬼幡飞起,朝着骆瑾瑜而来,骆瑾瑜伸手便将它收了。

    全过程中,狄修都没有现身,只操控着鬼幡将阴鼎抓回来,顺道就吸收了阴鼎里的怨气。

    当然,吸收阴鼎的怨气才是最重要的。

    阴鼎落下后还是巴掌大小,但却是露出了真面目,一只小巧精制的小圆鼎,四足四耳,外观古朴大气。

    骆瑾瑜在九州鼎的档案资料里看过每尊鼎的图像,认出这正是九州鼎之一的荆州鼎。

    她伸手一召就将荆州鼎召到手上了,小鼎在她的手里如同一件死物,完全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

    “啧啧,小骆骆,这么快就找回一个九州鼎,看来要集齐九鼎不需几日了!”乌木施施然落在骆瑾瑜的身边。

    乌藏也是慢步而来,目光落在骆瑾瑜手心上的小鼎上,千年不变的冷脸上有了一丝变化。

    骆瑾瑜在两人热切的目光中,很是淡然的将小鼎收进自己的魂囊里,抬头就将目光落在远处正狼狈地相互搀扶起来的七组众组员们。

    “厅长……”小七在小九的搀扶下,艰难地向骆瑾瑜行礼。

    两女的脸上都有羞愧之色,小七更是苍白着脸,小心翼翼不敢看骆瑾瑜。

    “小七先回去,小九你留下!”骆瑾瑜冷声道。

    “为什么?”小七猛然抬头,睁大着一双水润润的大眼,无比委屈地看着骆瑾瑜。

    “厅长,您为什么要让七姐回去,她可是七组的组长!九州鼎才找回一个呢,我们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啊!”小九高声质问。

    骆瑾瑜没有回答她,却是看向小七,目光冷冷,看得小七低垂了头不敢与她对视。

    小七垂着头,声音哽咽地道,“厅长,请不要赶小七回去好不好,小七知道自己很没用,可小七很努力想要完成任务的,您提拔我为七组组长,我很感激也想完成这任务找回九州鼎,不辜负您对我的提拔!”

    小七嘤嘤嘤的哭着,那委屈的小模样像是受到了欺负一样,哭得骆瑾瑜头疼,简直不想再看到她了。

    可这女人还在那里委屈又哀婉地哭着,一点也没发现骆瑾瑜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乌木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看着骆瑾瑜,一双桃花眼里满满的看好戏的神情。

    乌藏则是冷着脸,皱着眉,手里扛着的重剑动了动,大有一个不悦就动剑的架式。

    七组众组员则是各个一脸惊恐外加不可思议地看着唱作俱佳的在那里表演苦情戏的小七,还有小七身边一脸愤愤,瞪着骆瑾瑜的小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