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4095-39066294/

凡心乃是登天引 第九百六十三章 搅动全界
    时光倒回至当日清晨,也就是五灵从云岚宗动身的时刻。

    一处昏暗的密室中,火天求闭目盘坐,掌心燃着一股黑色的火焰,火焰中一个通体赤红、形如蜥蜴的灵元之体正在拼命的扭曲挣扎,却发不出一点声响,也无法摆脱那漆黑如夜的火焰,渐渐被火焰吞噬……

    火天求收了功法,从储物袋中摸出一面碧蓝色的法盘,颜色虽然不同,但这法盘的形制和火融雪手中的“并蒂莲盘”一般不二。

    这法盘中隐隐浮现一行小字,字迹清秀流畅,正是火融雪所书。

    火天求只看了一眼,嘴角便就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狞笑……

    长身而起,火天求推开了密室的大门。

    密室的门刚刚打开,早课诵经之声随之飘了进来。

    门口正有一名消瘦老僧在等候,见火天求开门,老僧手打佛语,沉声道:“阿弥陀佛,火施主又造杀孽,当以佛法化解这般戾气才是……”

    火天求瞥了老僧一眼,冷冷笑道:“空见大师,都说出家人不打慌语。你做和尚做的如此虚伪,你累不累!”

    这消瘦老僧正是弘法坐下弟子空见,也就是一直帮弘法在外跑腿的——笑面铁尊!

    空见手持佛印,淡然一笑,道:“火施主错了。贫僧并非谎语,火施主难道感觉不到?您身上的戾气实在是太重了!”

    火天求没心情跟他辩论,抬头看了看天色,直言道:“去跟弘法大师说,沐青很快就会来,或许已经到了!还有,五灵也紧随其后!顺便提醒他一句,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空见面色微变,片刻,语带深意的道:“火施主,贫僧真是猜不透,施主这番作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火天求冷冷一笑,道:“你呢?你为了什么?人嘛,总有些特别想得到的东西,只不过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阿弥陀佛——”空见口诵佛号,飞身去了。

    火天求抬头眺望不远处的须弥峰,眼中充满了希冀……

    雪儿师妹……

    你要杀沐青?我帮你!

    你要他痛不欲生?我也帮你!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你成了火灵又如何?

    你始终是我的雪儿师妹!

    是那个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向我伸出一只嫩嫩的小手的雪儿师妹……

    是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雪儿师妹……

    我不会让你走!

    我要你做我的人!永远陪在我的身边!

    他日我登顶巅峰,若没有你在身旁,那将是何等的遗憾,何等的无趣……

    你很快……

    就是我的了!

    整个灵缘界……

    也将是我的!

    ……

    火天求身形一起,化做一道遁光而走……

    ……

    时光再向前倒回三个时辰。

    紫阳国,紫霄峰。

    乌云遮月,夜如泼墨。

    这个月色,恰如紫阳国现在的形势——安静,却压抑,压得人喘不上气。

    雷震端坐空无一人的大殿之中,双眉紧锁,愁容满面。

    他刚刚收到了一条传讯,是沐青通过暗月坊传来的。

    讯息很简明,说沐青已经赶往弥邱国法严宗,准备救出水月。除此之外,再无他言。

    雷震猜得到沐青意思:他是说,若是有可能的话,还请出手相助!

    雷震估算了一下时间,他手里的讯息是通过一道道传讯符、一座座传送阵相连之下才到了他的手上。现在,沐青应该正在赶往法严宗的路上。

    雷震有些犯愁。

    他当然想助沐青一臂之力。能将水月二人救出来,紫阳国的危局就可迎刃而解。但是,他确实为难:

    这几十年,以整个紫阳国为战场,两派的大战仍在继续,却不似刚刚开战时那般激烈,而是你偷袭我,我偷袭你,瞅准对手一个不留神,就夺下一城一地,又或是伏击,灭杀对手的有生力量。

    轩辕霸在明,和雷震遥相对峙,谁也不敢轻易出手……

    寒舞在暗,暗月四使中的月岚、月弦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无法百分百的盯住她……

    还有一个情况,令雷震数年心神不宁……

    数年前,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明珠大陆和补天大陆的几位灵神期修士也有动作,还曾现身缺月大陆。

    这个消息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是空穴来风,让人不得不心生疑窦。

    按理说,三个大陆的灵神期修士早有约定,互不干涉各自大陆的事务。他们怎么会突然来了乱成一锅粥的缺月大陆呢?

    ……

    雷震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一阵接着一阵的疲惫之感袭来,令其头脑欲裂。

    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逼迫自己继续思考下去:

    这几个老怪物真的来了吗?

    若是真的,那么原因呢?

    一般的情况,是不会惊动这些老怪物的!

    难道……这些家伙也得知了五灵的消息?

    ……

    想到此处,雷震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

    三千多年前,天象突生,灵气骤变,变得比以前稀薄了很多。

    当时,全界骚动,但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后来人们发现,是一条主灵脉的灵眼被人为毁去,不再喷涌灵气!

    在其后的几十年内,五条灵脉相继被毁!却没人知道是谁做的!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当时,自己还没出生,这些情况,是后来翻阅古籍时才知晓的。那几个老怪物虽然比自己年长,但也应该没有出生。

    自己也曾亲口问过水无心,但水无心却说他也不知原委。

    后来,就是沐青上次来的时候,自己才终于得知当年之事的真实情况。可见当年之事非常隐秘,除了当年亲历之人,外人很难得到准确的情报。

    就算是知道一些,也不过是皮毛,是从一些古籍中查到有关某个天地灵物可以助人飞升的传闻。

    但是,这些传闻均是言之不详,又多有推测猜疑,无法相互印证。所以,三千年来,没人真的知道五灵的存在,知道封界阵,知道通天阵!

    除了当年的几人——田晴儿、磐石,还有作为化灵阵阵眼的金奇圣、沐秋风、水无心、火狂龙、诸葛豪五人。

    难道……是磐石?

    沐青说,弘法是磐石的一道分神,这点现在几乎可以确定。是弘法请来了这些老怪物?

    但是,弘法会这么做吗?

    他难道不担心自己飞升的机会被人夺了?

    对了!

    那几个老怪物应该不知道,就算有通天阵,就算有五灵守护,也只能送一人飞升上界。所以,弘法很可能是在利用他们!

    雷震感觉自己终于想通了,想顺了。

    他喃喃自语,又不住的提醒自己道:“这个推断,是建立在那些老怪物真的来了缺月大陆的假设上的!那消息没有证实,所以他们不一定真的来了!”

    转言又道:“这个消息,没跟沐小子说……若是他们真的来了……那小子可就危险了啊!水月二位也就危险了!”

    雷震狠狠攥了攥拳,又一阵猛撮双掌,思忖良久才又自语道:“不成!不成!以保万一,冒险也得干了!”

    说罢,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传讯法盘,法诀点出,以神识传音之法道:“老酒鬼,出大事了!不管你们四个在哪,不管在干什么,都给我暂时放下,立刻跟我一起赶往弥邱国、法严宗!”

    ……

    雷震得到的那条未经证实的消息是对的。

    此刻,不单是墨笔翁和萧八彩,来自补天大陆和明珠大陆的六位灵神期大修士正虚空盘坐在须弥峰山腹之中。

    他们面前,就是弘法所化的金身大佛法相。

    ……

    但是,雷震推断的过程却不准确。

    将当年五灵之事“似水无痕”般透露给这六位灵神修士的并非弘法,而是水无心!

    这也是水无心那逆天改命的惊天妙手中的关键一步!

    到目前为止,这世上诸般缘法、无数勾连,所有的一切,都在水无心几子落定后有条不紊的发展着、演变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