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4162-43686333/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黑魔力怒斩维克兹
    “让我们一起杀了他,叶风!”

    闻着这熟悉的声音,叶风浑身一颤,他下意识地内视自己的灵魂,发现伊莉丝的魂魄正坐在信徒种子上。

    “你……你没有死,伊莉丝?”叶风望着伊莉丝的倩影,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伊莉丝柳眉微蹙,很是不满叶风的言论,顿了顿,她才继续道:“叶风,到我们复仇的时刻了,接受我的神魂,用我的力量为我复仇!”

    这一次叶风没有因为伊莉丝那喜欢发号施令的暗影岛女王气场而产生抵触情绪,与伊莉丝同仇敌忾的他也正有此意。

    叶风残破的身躯在黑魔力的缝合下看起来像是个缝缝补补的黑暗布娃娃,同时他周身的半神气势开始急剧攀升,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突破神的桎梏。

    蜘蛛魔后的虚影在他的身后显化,得到伊莉丝神魂力量的叶风眼神一凝,右手转瞬间就释放出一道暗红色的血刃。

    曾经与伊莉丝交手过的维克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伊莉丝的手段,他巨大眼球瞬息微缩,将虚空光线的能量增强到极致。

    轰!

    血刃与虚空光线相撞,血光与紫光交错缠绕,迸发出耀眼的炙热能量,以巨型的能量光柱为中心,向四周铺散开一层层烟雾冲击波。

    冲击波所过之处,树木弯折,群山崩塌,碎石滚落,尘土飞扬。

    山脉里一些离战场过近的低阶虚空生物当场被炙热的高温烘烤融化,连发出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身处能量光柱炸裂的中心,叶风和他内心深处的伊莉丝,此刻皆是眼神阴寒地望向天际。

    他们两个的视界都无法穿透光柱,但他们融合后的神念却是精准地锁定住了光柱另一端的维克兹。

    在伊莉丝生出想要在光柱消散前继续作战的想法的瞬间,心有所感的叶风不用伊莉丝开口提醒他,就遁入虚无之中。

    光柱另一端的维克兹也是在叶风消失的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但他无法确定叶风接下来会从哪里现身对他发动袭击,只能紧张地四处张望。

    或许是接受了伊莉丝神魂的缘故,遁入虚无中的叶风的行为也是如一只伺机而动、等待最佳时机捕猎的毒蜘蛛,并没有第一时间现身袭击维克兹。

    待到维克兹的情绪变得愈来愈焦虑,叶风才悄然从虚无中显出真身。背部生出如同蜘蛛腿的尖锐关节,他直接操控着数条关节刺中维克兹巨大的脑门,注入猩红的毒素。

    顷刻间,毒素就顺着伤口流遍维克兹的全身,持续刺痛他的神经,使得他浑身一个激灵。

    被叶风逆转局势的维克兹感到极为震怒,他不顾毒素的扩散,反手就在叶风的脚下刻画出虚空禁锢法阵,想要先束缚住叶风。

    但他低估了得到伊莉丝神魂力量的叶风,叶风在他施法的同时侧身闪到他的正面,对他露出嘲弄的邪异微笑:“你的速度好像变慢了。”

    维克兹先前就嘲讽过叶风那在他看来极其缓慢的半神速度,现在被叶风反嘲讽,他的心情要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去死吧!”怒火中烧的维克兹怒吼一声,他的巨大眼球闪烁起混乱的紫光,想要近距离释放虚空能量射线,将叶风分解吞噬。

    可他似乎忘了一点,身为一个喜欢远距离施法的虚空法师,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近距离作战。

    之前他能擒住伊莉丝,靠的是虚空大军的力量,以及偷袭。现在他要想和获得伊莉丝神魂力量的叶风进行近身作战,必然会落入下风。

    很快,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叶风在他的虚空射线凝聚完成前就挥舞着由魔气凝聚的黑焰魔剑中断了他的施法。

    意识到自己现在得把叶风当成与他同阶的对手看待,维克兹当即想要与叶风拉开身位。

    好不容易欺身至维克兹的身前,身法敏捷的叶风怎么让维克兹如愿退守到安全的距离?

    心随意动,叶风召唤出一条条纤细的蛛丝,并将其汇聚到一起,形成蛛丝瀑布,牢牢地缠住维克兹那庞大的身躯。

    “你逃不掉的,大眼怪!”

    不知是不是错觉,极力想要挣脱蛛丝的维克兹感觉他听到的不仅是叶风本人的声音,还有伊莉丝那个女恶魔的声音,两人的声音完全同步。

    在维克兹惊恐的注视下,叶风身后的巨型蛛后虚影渐渐化为人形态的伊莉丝,伊莉丝那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血光眼神令他头皮发麻。

    一道又一道散发着神级黑魔力的血刃随着叶风的施法飞掠向被蛛丝缠绕住的维克兹,其中还掺杂着叶风和伊莉丝两人滔天的杀气与恨意。

    维克兹慌了,如果他被这么多神级血刃斩中,他绝对不死也残!

    拼尽全力终于挣脱蛛丝的束缚,维克兹直接往远处逃逸。然而他还没逃多远,后方的血刃就以比他还快的速度追了上来。

    恐怖血刃如一把巨型利刀,每一道都精准地斩中维克兹。随着维克兹愤怒与痛苦的嘶吼,维克兹的触手尽数被血刃斩断。

    “可恶的人类,我要把你们全部分解成虚空碎片!”

    遭受如此严重的创伤,维克兹那没有眼皮的眼球渗出如泪水般的黏稠黏液,他被斩断触手的伤口也是溢出令人作呕的黏液。

    紧接着,一条又一条新生的触手开始从维克兹的伤口处生长而出,沐浴着黏液的模样看起来格外渗人。

    “凡人,不管你斩断多少次我的触手,都不可能杀得死我,准备承受虚空的怒火吧!”

    浑浊的黏液还在不断从维克兹的各个部位渗出,并且如磅礴的大雨,在这一片区域洒落。

    叶风没有撑起风之护盾抵挡这充满腐蚀性的黏液,在伊莉丝的影响下,他顶着从天而降的黏液,横冲直撞向维克兹。

    维克兹再次释放出巨型的暗紫能量射线,这一次他和叶风的距离足够远,成功在叶风近身前完成他的法术。

    就在维克兹准备欣赏叶风被他倾尽全力的虚空射线分解的痛苦模样,他那笑到一半的独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只见叶风双手紧握魔剑,将虚空射线一分为二,随后以迅猛的速度欺身至维克兹巨大的眼球前。

    手中的魔剑对准维克兹眼球中心的瞳仁,叶风眼神一凌,毫不犹豫地刺了过去。

    看到叶风决绝的动作,来不及闪躲的维克兹声音颤抖了起来:“等……等一下……呃啊!”

    不待维克兹求饶的话说完,叶风手中的魔剑就刺穿维克兹巨大眼球中心的瞳仁。

    这一剑下去,维克兹巨大的身躯开始以可见的速度崩裂,一道又一道暗紫光线从裂缝中渗出维克兹的体外。

    短短数秒,维克兹庞大的身躯就在叶风的注视下崩解为无数碎块,断绝了生机。

    然而叶风和伊莉丝所面临的危机并没有因为维克兹的死亡解除,相反叶风和维克兹之间的战斗引起了一个比一个强大的虚空来客的注意。

    趁那些虚空来客还未赶来,叶风缓缓降落回地面,与坐在信徒种子上的伊莉丝分享这短暂的喜悦:“伊莉丝,我们终于赢了!”

    伊莉丝难得没对叶风摆脸色,俏脸露出几乎不会在她脸上出现的温和笑容。她张开口想说些什么,但她话还未说得出口,她和她的信徒种子就如同被人扎漏气的娃娃,不断地外泄出不可逆流的黑魔气。

    感应到伊莉丝的神魂随时可能消散,叶风心神一颤:“伊莉丝,你这是!”

    仅剩魂魄的伊莉丝自嘲地笑了笑,其实在用神魂力量缝补叶风崩碎的身躯时,她就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了。

    只不过她没想到魂魄的消亡会这么快,伊莉丝眼神飘忽不定,略显无奈地与叶风道别:“是时候该说再见了,叶风。”

    叶风也是多少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他眼神复杂地盯着伊莉丝愈发虚幻的神魂:“伊莉丝……”

    临死前,伊莉丝还不忘数落叶风:“说实话,没能在死前将你变成我的奴隶,我真的好不甘心。

    不过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也挺好的,你这愚蠢的叛徒,我……”

    越往后说,伊莉丝的声音越是微弱,说到最后,已经弱到只能看到她在开口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最后在叶风撕心裂肺的痛苦眼神中,伊莉丝的神魂化为一道云烟,彻底消散在他的内心深处。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