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4219-44729652/

第1819章 又偷了两辆车
    现在已是夏末了,虽然说这全中国的节气都是一样的,可是这东北却是四季分明的。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七月末那是大暑,那八月初就是立秋了。

    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立秋这个节气越往南越不明显,可是东北立秋那天你可真就能感觉到天气中已是有了一丝凉爽。

    在这个季节小麦已经成熟了,苞米大豆那也快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嫩江地区再次发生了一起胡子打劫的案件。

    在满洲国警备军的及时介入下,那伙胡子打劫粮食没打劫成,却只抢走了一架马车。

    这事虽然听起来有好搞笑,可是那架马车自然也就成了破案的线索。

    只是此时正值小麦收割的季节,那田间地头公路上的马车还是不少的,想在找出一架单独的马车来这个太难了。

    可偏偏就在案发当天中午,日军便知道了这件事,却是把那伪军头子胡老大叫了去好一顿训。

    日军的意思那是现在已经开始收粮了那老百姓的马车被抢走他们不管,可这抢粮怎么可以?

    那小麦的绝大部分最终都是要进大日本皇军的仓库的!老百姓有什么资格吃白面?!

    惊动了日军了,没奈何,下午伪军也只好上路了,没途设卡,外加巡逻队。

    只是这种抓土匪的方法无异于大海捞针,他们也得什么时候撞到什么时候算了。

    而就在这一天的黄昏,雷鸣却带着他那几个人出现在讷河地界了。

    抢来的那架马车被藏在了树林里专门派了个人看着,而雷鸣他们却是躲在一个制高点上观察下面的那个聚居点。

    那个聚居点外当然也有日伪军看着,那外面自然也有铁丝网,铁丝网里面有日伪军的岗楼子。

    不过此时雷鸣他们的目光却都定在了那围着那岗楼子的侧前方,那里却是停了两架马车。

    “这到时候把马车赶出来,那炮楼里的鬼子二鬼子怎么可能听不到马车的动静?

    要我说干脆直接把这个小鬼子的炮楼给端了得了!”看了一会小北风说道。

    “不行,离讷河太近了,枪一响讷河的鬼子坐汽车十分钟就能过来!”周让说道。

    雷鸣他们在抢了那个胡三爷的那架马车后并没有回密营,他们却是又坐着马车往南来了

    而他们往南来的目的却依然还是一个,那就是弄马车。

    为了储备过冬的那好几万斤粮食,他们必须得抢日伪军的。

    可这几万斤粮食那自然是需要运输工具的。

    如果他们抢辆日军的卡车拉几吨粮食那倒省事,以他们雷鸣小队的战斗力那又不是抢不来。

    关键是通往向阳堡旧址的那条路根本就跑不了卡车,他们密营那离着那个向阳堡还好几十里地呢。

    所以雷鸣他们才琢磨用马车。

    他们考虑在嫩江地区频繁“作案”不大好,才又跑到与嫩江相临的讷河地界上接着弄马车。

    “那万一讷河的鬼子不是坐卡车过来呢?那要是来骑兵呢?”小北风诡辩。

    “想的真美!那要是一下子能抢小鬼子二十匹战马,呵,咱们就又有马肉干吃了,还抢什么粮?”周让明知道小北风那是在胡扯便笑话他。

    “那是,要我说咱们一开始搞吃的方向就错了,就应该奔小鬼子的战马使劲而不是弄粮食!”小北风接着狡辩。

    其实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明镜似的。

    他们这不是想弄出大动静让日伪军注意到这里又来了抗联嘛,否则他们早就弄出大阵仗来了!

    可小北风所说的那都是会出大动静的,小北风现在这么说也只是在那里快活嘴罢了。

    “好好观察情况得了,别没屁——”周让气道。

    但她碍于下面的话过于粗俗终是没说出口。

    其他人便憋着笑意在旁边看小北风的笑话。

    因为周让所要说的那句话是小北风常说的,叫作“别没屁搁了嗓子!”

    (搁了,东北话里,搅拌的意思)

    “那我就得看咱们小六子这回有啥本事从小鬼子的眼皮子底下把马车赶出来。”小北风同样惹不起周让也只能翻了个白眼说道。

    “坏了!”可这时二蛮子却说话了。

    二蛮子一说坏了,所有人往下方看,就见有伪军已是奔那两架马车去了开始解勒在马车上的套子了。

    马拉车那是用套子把马套上再通过车辕让马拉车的。

    白天结束了那马也不可总和车在一起那也是需要把担在马身上的车辕解下来让马休息的。

    “得,这回想偷车还得去套车,这回可咋整?”小北风叹息了一声。

    且不说岗楼有哨兵,就是没哨兵你摸进人家的院子里再套马再往外赶那岗楼里睡觉的人也是能听到的。

    日军伪军那都是军队,就是同样睡着了,当兵的人警惕性也绝对会比一般人高,说外面有马蹄声屋子里的人睡着了听不到这个可能性真不大。

    这回想把马车从日伪军的院子里想把马车赶出去那就更难了!

    当然了,如果说雷鸣决定袭击这个日伪军的据点除外。

    雷鸣他们眼瞅着那名伪军开始解马了小北风就一个劲的在说“完喽”,气得周让狠狠的瞪了小北风一眼。

    小北风终是脸红了一下不吭声了。

    可是这时他们就见那名正在解马的伪军却已经回头了。

    由于离得远他们也搞不清啥情况,而这时从那岗楼子里就又出来了一名伪军。

    过来一会儿,那两名伪军却是赶着马车往屯子里面去了,最后把马车停在了后面一栋平房前面。

    那平房的烟囱里还冒着烟,显见那是伪军的伙房。

    “这还不错。”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最其码平房里的人不会有人值哨,他们还可以接着偷马车。

    “紧张个啥啊?大不了就把这伙鬼子二鬼子一锅端了。”这时雷鸣才说了一句话。

    “哎,雷小六子,你内攒不是说不能让鬼子知道咱们来了吗?”小北风就问。

    “内攒那是在嫩江,现在是在讷河,讷河又不是没有抗联。”雷鸣不以为然的说道。

    “对啊!”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这才明白雷鸣为什么带着他们跑了好几十里地到讷河地界来了。

    嫩江地区没抗联可不等于讷河没有,那个李义林不是在讷河有队伍嘛,雷三儿齐二虎子三虎子那可都是讷河人。

    因为有别的抗联队伍他们闹出动静也不怕啊!

    “那为啥不直接抢?”小北风哼了一声。

    “小北风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回旋(xuàn)了!

    勾小欠当爹了天天哄孩子跟他儿子磨叽去了,现在又把你冒出来了。

    天天废话这个多,要不你和小妮子也生一个得了!

    这离嫩江近,讷河鬼子伪军能不问嫩江的?你整那么大动静出来咱们还能抢粮了吗?”雷鸣这样说道。

    (注,内攒,东北话那时候的意思。回旋(xuàn),东北话退步的意思)

    ……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这个据点的日伪军也咋唬了起来。

    那原因自然是,他们停在伙房前的两架马车不见了,睡着伙房的两个伙夫也被人家敲晕了捆起来嘴也被堵起来了。

    日伪军跟着那车轱辘印好一阵搜索,最后却才发现这个聚居点外面的铁丝网被人家给扒了个大口子,那两架马车竟然被人偷走了!

    抗联薪火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