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4641-44725731/

第71章 关键第一战
    涅鲁古眯着眼,看着前方的宋军有条不紊地列阵,对亲兵道:“宋军迎出来了?前方有多少人?”

    亲兵叉手:“回将军,据探马来报,大约有一万余人。”

    涅鲁古气了冷笑:“我一万兵马,宋军就派了一万多人来迎战,还真是自信!全军列阵!”

    太阳高高升起,旁边树上的冰霜化了,滴滴嗒嗒。不远处的草层里,有被惊吓的野鸡乱飞。

    涅鲁古对唐古道:“你带一千兵马,直冲宋军的中军。不必死战,且看宋军如何应对。”

    唐古叉手唱诺,带了一千骑兵,缓缓出阵,向宋军中军而来。走不多远,就进入了宋军火炮的射程之中。只见宋军阵地多处冒起硝烟,呼啸的炮弹抓面而来。

    涅鲁古吓了一跳:“宋军这么多炮?看这样子,比沧州城头的炮不知多了多少!”

    炮弹落在地上,炸开来,大量碎片四射,许多人倒在地上。一师的火炮,一千人有什么用?唐古走不到一半,就只剩五百多人。看再走下去,到了宋军阵前,自己的人马就差不多损失光了。唐古无奈,只好带着残兵退了回来。

    涅鲁古看着唐古身后的二百多人,只觉得眉头直跳。心中明白,自己先前过于低估宋军了。来的只有一万多人,就有这么多火炮,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上去的人少了,连宋军阵前都到不了。如果上去得多了,全部折在这里,自己的一切也就完了。

    可军阵已经摆开,不能不打,涅鲁古一时间踌躇不定。

    刘涣在附近的高地上,手持望远镜,看着战场。见契丹人上来,留下大部分尸首,一无所获又退了回去,长出了一口气。在军校学了几年,什么东西都明白。但没有上过战场,对于新的战争方式,终究是没有直观的了解。今天见了,许多东西才明白。

    现在宋军的战力,完全不是以前可以比的。一个军五万人摆开,只要物资供应顺畅,任凭契丹数十万大军进攻,实际也没有办法。乾宁军的战事作不得数,那支军队整个指挥系统缺人,指挥不顺。不只是上层指挥没有经验的问题,而是连基层军官也缺。等到十余天后熟悉战争,慢慢组织起来,契丹军队就完全不是对手了。军队的战斗力核心是组织能力,宋军的组织能力,是契丹远远不及的。

    雄州帅司,杜中宵看着地图,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全军反攻已经三天了,战事还没有完全开打。张岊进军顺利,武清运粮的军队虽多,却没有什么战斗力。仅用一天,就占领了县城。那里虽然是契丹的粮草中心,但实际没有多少粮食,远不能够跟宋军相比。由于距离沧州较远,加上宋朝封锁消息,耶律洪基至今还不知道。

    贾逵取了新城县后,急速行军,已经围了涿州。涿州知州杨绩闭城坚守,一时还没攻破。

    景泰大军北上,围了易州。耶律颇的与杨绩一样,也是固守,估计攻破还要几天。

    南边的十三郎和刘涣离开永静军,正与契丹军队对峙。两天之后,就将发起全面进攻。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杜中宵也不知道,契丹要什么时候才得到消息,做出什么反应。

    富弼过来,看着地图道:“刘几已经取了安次县,正在向析津府进军。只要攻破析津府,契丹就没有了在山前的立脚之地,幽燕可复。”

    杜中宵道:“最重要的,不是收复析津府,而是要灭契丹主力。所谓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则人地皆存。此次南下的四十万人,是契丹人的脊梁骨,消灭了他们,也打断了契丹骨头。”

    富弼道:“已经数天,契丹人还没有动静。依我看,张岊占了武清之后,断了契丹的粮草。这样下去不用打,契丹断粮,自然就散了。”

    杜中宵直起腰来,叹了口气道:“是啊,契丹还没得到消息,大军未动,让人心烦哪。现在各军顺利,基本就是按照战前布置,顺利进军。惟有契丹大军不动,让人心忧。”

    一边说着,两人到了旁边桌子,坐了下来。士卒端上来茶。

    杜中宵饮了口茶,道:“打仗本来应该是你出一拳,别人阻挡,一来一往。现在是我们出拳了,对方却还没看见,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挡。你说,是不是让人心烦?”

    富弼笑道:“太尉,此事急不得。武清到沧州三百余里,纵然快马也一两日。现在是我们抄了契丹后路,沿路各城又加倍留意契丹探马,他们自然不知道。若是做得好,说不定要他们发现粮草未到,才会特意去查呢。如此,我们就多了五六日时间。”

    杜中宵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如此重要的事情,拖延两三日,已经不得了。契丹在国,总是有真心为国事的,很快就有人会去报耶律洪基。不过,他们要想弄清,只怕难了。”

    说完,杜中宵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想了想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南边的刘涣一战。如果他们快速消灭挡在前边的契丹五万人马,一下子到沧州去,契丹就难了。武清丢了,必须快速回来救援。又有刘涣和武松十万人在那里,如何应对,还真是让人好奇。”

    富弼道:“若是从前,契丹可能集中数十万兵马,先把刘涣和武松消灭掉,再转头北上。可现在这个时候,想消灭十万大军,只怕契丹办不到。”

    杜中宵道:“乾宁军城前,面对马怀德八九万人,契丹打了半个多月,马怀德越打越强。刘涣和武松两军,可不是马怀德李惟贤可比。想灭掉他们,契丹四十万大军全在,也做不到。”

    仅仅是防守,五万军队已经足够。当年杜中宵在河曲路时,有五万人,契丹倾国之兵,也奈何不了自己。现在虽然几次整训,不复河曲路时的旧观,也不是契丹可以轻易灭掉的。两国军队,现在有着时代的差距。契丹现在依然强盛,宋军作死,可能会真地死。但不自己作死,契丹还真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要把契丹主力全部消灭于山前地区,宋军何必费这么大的劲。

    富弼叹了口气:“是啊,事情就是这样。在事前,算无遗策,什么都要想到。可真到发生了,却总是让人担心。如果刘涣和武松两人用心,能够快速消灭契丹军队,进军沧州,这一战就简单了。可五万大军,哪里是那么好打的?这一战,并不容易。”

    十万军队打五万人,打败容易,想完全消灭,可不容易。十三郎和刘涣的这一战,将直接影响接下来的战事,是重中之重。

    风雨大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