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4685-44669766/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终见真容
    骆兴朝听完李志群的叙述,也是半晌无语,他没有想到情况会这么糟糕,沉吟了片刻,说道:“主任,必须要向影佐将军上报这一点,人既然保不住也就罢了,但总要把货物要回来吧,我就不相信,藤原智仁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影佐将军。”

    李志群长叹一声:“希望如此吧!”

    正在两个人商量的时候,司机却是一脚刹车,将车停了下来。

    李志群一晃,身子前倾,顿时没好气的问道:“怎么回事?”

    “主任,是晋处长!”司机赶紧回答道。

    原来迎面而来了一辆轿车,正是特工总部电讯处处长晋辉的车,这个时候,也停在了路旁,车门打开,晋辉急匆匆快步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纸电文。

    骆兴朝眼睛一亮,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急声说道:“主任,一定是南京的电文,影佐将军回电了!”

    李志群一听,顿时心神一松,总算是盼来了救兵,他急忙一把推开车门,迈步下了车。

    骆兴朝也赶紧跟着下了车,晋辉几步跑到近前,将手中的电文递到李志群面前,急促的说道:“主任,影佐将军的回电!”

    果然如此,李志群一把抓了过来,拿在眼前,仔细阅读,很快眼中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电文在开头部分,不出意外是影佐裕树对李志群的处事不力,而大为不满,语气严厉地训斥了几句。

    当初他支持李志群经营走私生意,当然也是有顾虑的,要不是利润确实诱人,他绝不会这么做。

    毕竟这事情做的不厚道,一边拿着藤原智仁的好处,一边又自己单干,如今事情败露,这让影佐裕树的面上实在无光。

    不过好在影佐裕树此人确实是有担当的领导者,他不会白拿着李志群的孝敬,出了事就甩手了之,该做的还是要做。

    电文后面告诉李志群,他已经发报给藤原智仁,从中疏通关系,不会让李志群硬扛所有的压力。

    看到这里,李志群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总算是有惊无险,影佐裕树肯出头,万事就好商量了,可惜这封电报来的晚了,叶耀先和自己那些手下算是白死了!

    不过看到最后,他的目光一凝,心中不禁暗暗叫苦,原来影佐裕树在电文最后,让李志群自己去向藤原智仁解释一切,并负荆请罪,请求原谅,之后他会尽快赶往上海,和藤原智仁当面解释。

    看到这里,李志群心中一阵发虚,他对藤原智仁实在是非常畏惧,之前打过几次交道,藤原智仁都对他很是冷淡,当初因为苏越的事情,被石川武志带到藤原会社,就吓得不轻,这次自己又插手走私,也不知这位权贵会怎样对待自己?

    看着李志群发愣,骆兴朝不明所以,忍不住出声问道:“主任,影佐将军怎么说,到底是什么打算?”

    李志群这才回神,将电文递给骆兴朝:“才出了狼窝,这又要去虎穴啊!让我去向藤原智仁负荆请罪,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骆兴朝很快将电文浏览了一遍,心中也是犹豫,抬头看向李志群,说道:“主任,这是影佐将军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

    “我又何尝不知道,正是因为如此,才发愁啊!藤原智仁对我一向有成见,石川武志不过是他的狗腿子,就如此心狠手辣,这么多兄弟,说杀就给杀了,你说,直接面对他,他能给我好果子吃?”

    李志群越说心里越没有底,要不是影佐裕树的命令不容违抗,他是绝不会这个时候找上门去的。

    可是骆兴朝却是另有看法,他思索了一下,说道:“主任,您多虑了,在宪兵司令部,石川既然肯放了我们,估计也是藤原智仁的授意,既然如此,就说明他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杀了这么多人,他也应该消一消气了。

    再说,这件事情早晚也要给藤原一个交代,不然以后说不准什么时候还要找我们的麻烦,长痛不如短痛,那还不如借这次机会了结了,要不然终究是个隐患。

    而且影佐将军在电文里说了,他已经和藤原打过招呼了,让您去,不过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也为了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想必藤原也不会对我们太为难。”

    骆兴朝的分析思路明确,有理有据,让李志群心神一宽,他也是精明之人,只略一思忖,就知道骆兴朝所言极是,不禁点头说道:“是这个理!我方寸大乱,也是糊涂了,兴朝,还是你看的明白,走,我们这就去藤原会社。”

    两个人重新上了轿车,一行人再次向藤原会社赶去。

    藤原会社的办公室里,宁志恒看着手中的一封电文,蹙着眉头思考着什么,身旁的易华安低声说道:“影佐裕树连发两封电文解释此事,看来也是颇为紧张。”

    “哼,这是心虚了,贪心不足,拿着我的钱,还要拆我的台,真是一头老狐狸!”宁志恒不屑的说道,他将手中的电文扔在桌案上,“不过他既然服了软,开了口,这个面子我得给。”

    一切都和他之前设想的一样,影佐裕树被迫出面为李志群背书,并向藤原智仁郑重道歉,还要尽快来沪和自己面谈,以影佐裕树现在的身份,这个姿态确实放的很低了,宁志恒的目的达到,也决定就此作罢。

    这个时候,桌案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宁志恒拿起电话,听了片刻,不多时放下了电话,对易华安说道:“石川已经处决了参与走私的人犯,放走了李志群,给他一个教训也就是了,见好就收吧!”

    易华安闻言,问道:“之前石川说,那批货物可是数量很大,而且都是最紧俏的西药和电材,让我尽快去接收,这批货怎么处置?也需要还给他们吗?”

    “你先去接收吧!”宁志恒摆手说道,“之后的安排,那就要看他们的诚意了,不过我看影佐裕树的意思,手里也是缺钱了,真要是扣下了这么多的货,损失太大,我怕刺激了他,抻他几天,再还给他们。”

    “是,我这就去办!”易华安点头领命,转身离去。

    过了多时,木村真辉敲门而入,向宁志恒汇报道:“会长,李志群来了!”

    “李志群?”宁志恒闻言一皱眉,随即就明白了过来,这个家伙还算是有些脑子,“让他进来吧!”

    “是!”木村真辉领命而去,来到大门外示意警卫们放行,他将李志群和骆兴朝一路领进了会客室,吩咐了一声:“你们在这里等着!”

    说完对门外的警卫们示意,看守住这两个人,这才转身离去,向宁志恒汇报。

    屋子里只剩下李志群和骆兴朝,两个人面面相觑,看着门外的警卫,也不敢多言。

    良久之后,李志群才低声叹道:“这里是我第二次来了,上一次还是和丁墨一起,被石川武志抓了来的,没想到这次……”

    言下之意,颇为无奈,当初也是得罪了藤原智仁,结果被人强行带到这里,这一次和上一次的情景何其相似,李志群不由得心中哀叹,好像藤原智仁与他格格不入,命中克星一般。

    骆兴朝闻言一愣,他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还是七十六号草创之时,被日本宪兵打上门去的那次,搞的鸡飞狗跳,沸沸扬扬。

    他偷眼向外扫了一下,低声说道:“主任,不要太过担心,藤原会长毕竟自重身份,不会太过为难我们,多说些好话就是了!”

    “只能这样了,兴朝,你口才好,一会多说几句,撑过这场,大家都平安!”李志群轻叹一声,低声嘱咐道。

    “明白,您放心吧!”骆兴朝点头应是。

    时间过去了许久,也没有人来理睬他们,好像都把他们遗忘了一样,两个人在屋子里焦急等待,又不敢出声询问,真是如坐针毡。

    突然脚步之声传来,顿时精神一振,马上站起身来,一前一后恭候一旁。

    房门打开,宁志恒迈步走了进来,六目相对,却都是一愣。

    宁志恒没有想到,骆兴朝竟然会和李志群一起前来,木村真辉禀告的时候,看到骆兴朝相随,知道是李志群的亲信,但并没有说的具体。

    而骆兴朝这个时候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要不是他的定力过人,这个时候早就呼出声来,好在此时李志群的注意力全在宁志恒的身上,并没有看发觉身后骆兴朝的异常。

    骆兴朝的反应也及时,随即头一低,躬身侍立,静等对方的举动,可是心中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浮想联翩。

    藤原会社的会长藤原智仁,各种头衔和显赫的身份,他当然是闻名已久,只不过一直以来,以他的地位和阶层,根本就接触不上这位权贵。

    再加上对方向来深居简出,只是来往于日本高层和上流社会,从不与中国人打交道,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所以之前骆兴朝根本没有见过其真容,今天还是他们头一次见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