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5805-36365040/

1223 仙一:我儿子是科学家18
    “漂亮姐姐!”

    清脆的童音突然在耳畔响起,正躺在藤椅上休息的阎贝慵懒的睁开眼睛,就见到两个可爱的小女孩站在了自己面前。

    “灵儿,阿奴,你们两个怎么来了?”阎贝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一脸神秘的小丫头,疑惑问道。

    姥姥随后走进院子,不好意思的为两个顽皮小丫头解释道:

    “阎姑娘,有个人要见你。”

    这些日子石杰人突然把精力放在教化民众这件事上,令赵灵儿等人对他有了很大的改观。

    正如之前赵灵儿答应的那样,她努力按照母亲的遗言去做。

    母亲不想她做一个活在怨恨里的人,那她就积极去改变自己的心态。

    当然,对上石杰人的话她只能勉强做到不报仇,至于其他的,她还是无法放下。

    不过对阎贝那就不同了,因为阿奴特别爱热闹,她时常被阿奴拉到拜月教总坛来,对阎贝这个仿佛什么都知道的大姐姐很有好感。

    虽然她知道石杰人和她是一家人,但这并不影响她对阎贝的好感。

    爱屋及乌,公主都没有计较阎贝的身份,姥姥自然不会去提那些让公主不开心的事。

    只是,姥姥说有人要见她,这种时候,谁会想见她呢?

    安排阿奴和灵儿先在自己院子里玩,阎贝带着从姥姥那里得到的地点,又一次来到圣湖这个禁地。

    许是心境不同了,再看这个地方,突然觉得很美。

    碧绿色的湖面平静得就像是一块镜子,倒映着天空中的白云蓝天,那效果就像是加了滤镜一样,格外炫丽。

    湖中心的石像依旧耸立在哪儿,只是仔细看,却会发现,石像底部石台上多了一道白色身影。

    白衣白发,背对着她,负手而立,头微抬,似乎是在缅怀石像上的人。

    察觉到她的到来,他这才转过身来。

    阎贝原先以为这白发人会是个老者,却没想到对方的面容看起来十分年轻。

    来时姥姥并没有直说是谁找她,阎贝也一直在猜测着,如今见到这人,她终于知道是谁要见自己。

    “蜀山掌门?”她微笑问道。

    独孤宇云轻轻颔首,面上没有太多表情,但却能够从他那双睿智的黑眸中感觉到一股肃穆。

    身形微动,眨眼睛便来到她面前,静静的观察她。

    墨发红裳,容貌上乘,气质柔和,嘴角嗜着一抹浅笑,一双沉静黑眸仿佛能够包容一切。

    想来应该是为胸襟博大的女子。

    独孤宇云在打量阎贝的同时,阎贝也在打量这个林青儿曾经爱过的男人。

    他是蜀山掌门,也是剑圣,得道后再也没有参与过凡间俗事,一直冷静的做一个旁观者。

    按理说这样的人不会多管闲事特意下山一趟。

    当然,如果说他只是好奇,单纯想要见见自己的话,阎贝是一点都不相信的。

    “姥姥说你要见我?”长久的沉默过后,阎贝主动开口问道。

    独孤宇云点头,目光深沉,他问道:“阎姑娘,你是异界人?”

    听见这话,阎贝一点没觉得惊讶,毕竟修为到了独孤宇云这个地步,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做命数。

    他只要有心推演,就会发现这个世界没有她的命轮,所以说发现她是异界之人,完全是正常的。

    毕竟她现在已经没有系统的新手保护了,加上她自己的言行也蛮大胆,在南诏搞了那么多事情,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不过就算是石杰人也还没有提出过她其实是异界人的疑问,看来这蜀山掌门就是蜀山掌门,思维果然与一般人不同。

    点点头,阎贝承认了他的说法。

    独孤宇云目露惊诧,但又了然的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心里的疑问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他看着她,皱眉提醒道:“命轮强行被扭转,这对阎姑娘你来说,可不一定都是好事。”

    “我知道。”她的回答干净利落,反倒让独孤宇云这个有心想要提醒的人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最后,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摇头道:“既然你自己知道,那本座便不再多言,望姑娘好自为之。”

    “嗯,多谢掌门提醒,你这份心意阎贝记住了。”她笑得诚恳,眼中全是无畏。

    看来她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独孤宇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张嘴还欲说些什么,但最后都只能化作无奈的叹息,转身离开。

    他一走,阎贝立马侧头冲身后喊道:“跟来就跟来了,躲什么?害怕被人家前情人报复吗?”

    “他不会这么做。”独孤宇云这家伙好不容易顿悟放下这一切,怎么可能再参与进来。

    空气中荡起一丝涟漪,一身黑衣打扮的石杰人淡定的走了出来,淡笑道:

    “没想到母亲居然是异界之人,难怪知道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

    “嗯哼!”她点点头,抱臂笑道:“那么现在知道这个事情后,你是不是更应该好好学习?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

    石杰人眉头皱了起来,他想到了刚刚独孤宇云说的那些话,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却透露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母亲需要好之为之什么?”他疑惑问道,黑眸紧紧锁住她的每一个微表情,保证绝对不错过任何有用的信息。

    阎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看向湖中央那座石像,伸出手指指了指石像脖颈位置,问道:

    “你看到那里有道裂痕了吗?”

    她不太像时他还没注意到,甚至是刚刚独孤宇云仰头看着什么的时候他还在想这人是不是在怀念他的情人。

    但现在被她这么一提醒,他这才惊讶发现,石像上居然出现了裂痕。

    裂痕?

    这代表了什么?

    “水魔兽要复活了吗?”这可才封印下去不到半年!女娲后人的力量居然如此微弱?

    石杰人觉得不敢置信,但同时他也猛然意识到了些什么,突然走到她面前,试探问道:

    “你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阎贝诚恳的答道。

    她只知道,赵灵儿不会死,她本该死的,那是她的使命。

    以前她一直以为只要男女主不死就可以安心了,但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有些主角是必须要死的。

    如果她们不死,总会有人替她们去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