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6396-35927233/

第三百二十三章 拱卫司的立场
    第三百二十三章 拱卫司的立场  

    听李梦瑶这么一说,几人都围拢过来坐相端正,眼睛聚精会神地看向李梦瑶,细细聆听。

    但……

    “没钱笑,你他喵眼睛看的是哪?”

    “当然是桌子上的瓜子壳啊!瞧,大人磕的瓜子壳每一颗都完整无暇,仿佛人间艺术……”

    哐当一声,李梦瑶解下腰间绣春刀拍在桌子上,那已让眉千笑有心理阴影的黑长直让他紧紧盯着李梦瑶挺胸高昂的雪峰不放的视线连忙抬起,给李梦瑶挤了个在幼童私塾中才能见到的孩童般天真无邪的微笑。

    李梦瑶忍住笑意,换做以前,敢这么盯着自己的胸前看的人早不知断子绝孙多少个了,唯独这个臭不要脸的眉千笑,每次都让她气不起来!还每次都让她有获得些许得意自豪的感觉……啊呸!从个痞子身上获得自豪感,自己这是脑袋被门夹坏了吧!

    “听着。”李梦瑶压低了声音,细声说道,“我在宫中听来的消息,近些日子皇上就要立太子了。”

    “什么?!父……”

    听风第一个跳起来,被眼疾手快的倚雪给摁回下去。

    “皇上终于要立太子了?”同是公主,倚雪比听风成熟稳重得多,惊讶归惊讶,但不如听风那般兴奋好奇。

    立太子这事是每朝皇帝都要做的事情,本不该让人惊讶。但本朝天子和之前的皇帝都不一样,早早定好太子之位。两位皇子成年也都还没定下太子之位,拖拖拉拉,似乎压根就没有立皇储的意思。

    正所谓皇上不急太监急,当朝三公、名门重臣等,在两位皇子生下来不久就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暗示皇上是时候要立太子了。皇上态度倒是很坚决,不管是苦口婆心的,还是别有用心的,只要催促,那便找理由给你点惩罚,这些大臣三公们被罚过洗茅厕、修葺宫殿、帮皇上洗脚、给狱卒表演胸口碎大石……总之怎么难堪怎么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明白立太子一事皇上自有安排,无需他们瞎操心。

    皇上子嗣不多,加上最近诞下的小公主,一共就五位公主两位皇子,相比其他当皇上的,这算很少了。

    其实皇上应该是有三位皇子,但在皇上刚登基不久不幸遇上王爷叛乱,在那场阴谋和战乱中,他失去了情同手足的异性兄弟李梦瑶她爹,还失去了当时的皇后和大皇子。那位大皇子都归西了,自然不能算在里头。

    不少人认为皇上子嗣少的原因,是他太爱上一任皇后,导致往后纳妃甚少,自然子嗣就少了。

    反正总共也就两位皇子,大家都想不明白皇上为何对立太子一事拖泥带水,毕竟不是A就是B,选项不多不至于让皇上那么难下决定吧?

    皇上有什么用心良苦他们看不懂啊!

    更让人惊疑的是,两位皇子还年少的时候就把两位皇子都封王送出宫前往封地了!

    正常操作,不应该留下一位皇子在京城当太子的吗?

    皇上旨意坚决,一些不懂察言观色的大臣舍命相谏,惹得龙颜大怒,差点连乌纱帽都保不住。有了这些人趟雷,其他人就更不敢对皇上这顿猛如虎的骚操作说三道四。

    然而,这些人却不知道,皇上当年正是很早被立为太子,才被那位后来反叛的王爷记恨。在他登基之前那王爷都没有找到机会发作,耐心等到时机成熟,才打算杀了他自己当皇帝。皇上膝下只有两位皇子那么稀少,更不想看到他们兄弟相残,所以才早早都送出去,减少摩擦减少恩怨,等到合适的时候才立太子。

    立太子一事悄无声息地过了几年,人们都不再纠结这事了,没想到皇上突然杀了个回马枪,暗搓搓地又要搞事情了?

    “没错,我前些日子入宫,听他的意思,似乎等除夕两位皇子回来共聚天伦之乐后,只有一位皇子需要回到自己的领地……”李梦瑶解释道。

    皇上这事应该只暗示给她知道。

    因为两位皇子一位是皇后所生、一位是葵爱妃所生,后宫势力明面上一团和气,但暗地里肯定几百台戏穿插着上演呢。万一提前让她们知道要到立太子的时候了,到时各吹枕头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够他难受。

    还有一个原因是李梦瑶正好要出远门,赶在年底和各路势力拉拉关系,有恩的谢恩有仇的解仇。江东吴王府那么近,她肯定是要去一趟的,故而专门让她知道,别和吴王拉扯太近,免得让拱卫司卷入纷争之中。

    但皇上有了这个意,那些陪伴他多年的枕边人岂能不窥得半点线索,相信不少身边的人都已经猜到一些,走漏风声在所难免。不过只要皇上不明说,走漏些许风声问题也不大。

    这就更不能让拱卫司扯进皇储之争了,因为皇上秘而不宣显然是想关上门自己解决自家事,绝不能给两位皇子拉帮结派的机会。

    “那是要立哪位皇……皇子为太子啊?”听风着急问道,这次倚雪也不拦她问了,毕竟她也很好奇。

    “不知道。依我看,皇上似乎还在考虑当中。也可能故意不让我知道。”李梦瑶淡淡道,“无论立哪位为太子都与我们无关,这不是我们该好奇的事。”

    倚雪点了点头同意,李梦瑶话里有话,说的不只是拱卫司,她们两位公主也一样,谁当太子都不该牵扯进去。

    “皇上的心思难料,早早把两位皇子封皇赶出去,怕是想考验一番自己的儿子,从中选出贤明之君。”眉千笑也点了点头,对李梦瑶的话相当赞同。

    皇上敢不遵循立长不立幼的传统,说明很有自己想法和远见,任何势力插手进去,都阻扰了皇上想看皇子自己的表现择优而立的想法,相当于触了皇上霉头,肯定是没好果子吃的。所以于公于私,李梦瑶的判断都极为正确。

    李梦瑶眼带赞赏地看向眉千笑,她的这个推断没打算和他们说,没想到这个家伙一下子就自己想到了,不愧是没颜值没武艺靠小聪明好吃懒做的臭乞丐嘛。

    嗯,哥从你放荡不羁的眼神中,怎么感觉到被偷偷骂了几句的错觉?

    “这李建弼三翻四次想扯我们加入到茶商会的守卫工作中,就是想和拱卫司攀上一层关系。茶商会成功举办显然会是他在江东的一大政绩,没必要分一杯羮让我们也领功。所以他的目的很明确,如果我们帮了茶商会,说明吴王的私人蛋糕是要和我们分的,所有人都会暗地里把拱卫司当做吴王派势力。这样下来,许多中立党派恐怕会因为我们的名头倾斜到吴王这边。皇子之间的党派斗争闹大,皇上就难做了。”

    “大人,要是咱们不想被吴王牵着鼻子走,现在就公开宣布我们不会参加茶商会,和吴王没有半分关系,这不就行了!”向日龙突然道。

    姜譲听了觉得有道理,李梦瑶和眉千笑则一起用看弱智的眼神看向向日龙。

    “公开和吴王划清界线,我们内部是明白什么回事,但外人能知道吗?他们只会看做‘拱卫司公开宣布不是吴王党,那就是魏王(大皇子)党派咯?’,以为另有暗示!”李梦瑶翻了个白眼道。

    “那我们两边都公开划清界线!”向日龙的大浓眉神采奕奕,为自己想到一个好想法而高兴。

    “马勒戈壁,这种行为和公开告诉大家皇上准备选太子有什么区别!不然咱们拱卫司突然犯病了,无缘无故宣告和两位皇子划清界线??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懂不懂,皇上想低调处理,我们这样昭告天下不等于替皇上官宣啊!你这猪脑子想事情比老树皮还粗糙,真想一巴掌抽死你!”李梦瑶怒不可即,喷了他一脸口水。

    身为朝廷中人,越是位高权重办事说话越要七窍玲珑,凡事三思而后行,否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天灾无法控制,但人祸便是这么惹出来的。

    这向日龙脑子不行,还是别指望了。

    李梦瑶用手敲敲圆桌,看向眉千笑:“你说,该怎么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