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6546-44729545/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爱操心的福哥儿
    清舒看瞿一脸疲惫的样子,没让符景烯与他攀谈而是让福哥儿带他去洗漱用饭。

    符景烯看着瞿先生一瘸一瘸地走出去,若有所思,等人出去以后他笑声与清舒道:“看来我得给他准备一顶轿子了。”

    清舒摇头说道:“坐什么轿子啊颠得不行,还不若坐马车。就将我的那辆马车给他们留下,那马车不怎么颠簸。”

    符景烯不乐意了,说道:“那怎么行,没了马车你回京用什么?你放心,我会给瞿先生置办一辆好马车的。”

    清舒点点头。

    第二天用早饭的时候清舒问了福哥儿:“福儿,娘今日要去买一些东西你跟不跟我一起去。”

    福哥儿摇头道:“娘,我已经落了两个月的功课了得补起来。”

    清舒笑着说道:“先生刚到让他先休息一日,正好你也陪陪娘去给窈窈买些东西。”

    福哥儿不由看向瞿先生。

    瞿先生笑着说道:“去吧,落下的功课老师会帮你补上的。”

    福哥儿启蒙早学习效率高,哪怕两个月没念书也并不会落后于人。不过孩子好学是好事,所以瞿先生也只是鼓励他。

    符景烯这日也没去军营,陪着母女两人去了玉衔接买东西。海货以及福州的特产老八都备好了,这次来主要是淘些小孩子的玩意以及买些礼物回去送人。

    来到玉衔接最大的海货铺子,掌柜见了他们立即将店铺里最好的货拿了出来,福哥儿一眼就相中了一艘战船模型。

    福哥儿拿在手中爱不释手,问道:“掌柜的,这个多少钱?”

    掌柜先是将这艘战船夸赞了一番,说它的工艺多难的……没等他说完就被福哥儿给打断了:“你说那么多做什么,直接告诉我多少钱就好。”

    掌柜笑容满面地说道:“原本是卖一百两的,我给少爷六折。”

    福哥儿惊呆了,回过神来朝着掌柜说道:“就这么一艘破船你卖六十两,你怎么不去抢钱呢?还是说你将我当冤大头。”

    清舒莞尔,这孩子又要开启讲价模式了。

    掌柜的忙喊冤,说道:“少爷,这艘船我进价就是六十两,我是一分钱没赚啊!”

    福哥儿才不信他这话了,想了下道:“二十两,你要愿意我就买了。”

    掌柜的一呆,不过很快就说道:“既然少爷喜欢,二十两你拿去吧!”

    福哥儿见自己杀价成功,非常得意地说道:“我说你们这赚得也太狠了吧?十来两银子的东西卖一百两,莫怪说做海运生意是捡钱。”

    老板心里暗暗叫苦,面上还得赔笑。

    福哥儿将船交给银根,然后又兴致勃勃地看起了其他的物件。

    清舒看重了一套八音盒,这套八音盒有六个造型都不一样,每一个都做得无比的精致。

    福哥儿见了笑着说道:“娘,这东西做得真好看,窈窈肯定喜欢。老板,这个多少钱啊?”

    掌柜都不敢报价了。

    清舒笑着摸了下福哥儿的头,说道:“这儿东西不错,咱们再好好挑,挑好了再一起讲价。”

    趁着福哥儿一心去挑物件的时候,符景烯说道:“怎么福哥儿买东西还会讲价吗?”

    清舒好笑道:“还不是你说咱们赚钱不容易,这孩子就将你的话记在心上了。然后每次出去买东西都要跟店家讲价,他现在年岁小还无妨,等大些怕别人都要说他抠门了。”

    符景烯不认同她这说法了:“什么抠门啊?我觉得这样很好,知道我们赚钱不容易就不会乱花钱,以后不会成为纨绔子。”

    “钱不是省出来的而是赚出来的。我跟你说你以后别再给孩子灌输这些想法了,福哥儿一直都很懂事,不会变成败家子的。”

    符景烯正要说,就听到福哥儿在那叫道:“爹、娘,你们在那说什么,快过来看东西啊!”

    两人没再说话,继续挑东西。

    挑了十六样的东西放到柜台上,福哥儿先指着精致的八音盒问了掌柜:“这一套多少钱?”

    掌柜朝着清舒与符景烯说道:“这一套进价四百六十两银子。大人、夫人,我也不赚你们的钱,就按照进价给你们。”

    “你们店里的东西怎么都这么贵啊?”

    若不是她爹娘在福哥儿很怀疑这家是黑店了。他在京城的铺子买东西哪怕做工再精致也只是几十两,不像这家店动不动就大几百两。

    掌柜的赔笑,说道:“少爷,一分钱一分货,小的敢跟您保证你去其他地方买的东西绝对没我们铺子的好。”

    按照福哥儿这样杀价,这十六样东西得赔上千两银子。若是一两样他还能做主,可这么多东西已经超出他的权限。

    东西好福哥儿是承认的,只是这价格也太吓人了。

    清舒见他还要再说,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与掌柜的说道:“也不用照进价给,以你们这儿最优惠的价格给我们就好。”

    掌柜的听到这话,如蒙大赦。

    账算好以后,符景烯接过来看了下交给引泉让他付钱。许多高门大户在外买东西都会先记账,然后让店家上门去取。不过符景烯来福州两年迄今为止这是第三次来玉衔接,而且都是这两个月。

    出了店铺,福哥儿说道:“娘,就这么点东西花了我们差不多四千两银子,这也太贵了。”

    四千两银子啊要多久才赚得到。福哥儿不由为自家的财物状况操心了,爹娘这样大手大脚的家里怕要很快就要没钱了。

    清舒莞尔,指着那套八音盒说道:“这个拿去京城怎么也要卖到上千两银子的。”

    虽清舒说按照最优惠的价格给,但掌柜的也不是那么没眼色的人,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进价卖给他们的。

    福哥儿瞠目结舌:“怎么会这么贵啊?”

    清舒指着六个八音盒上镶嵌的宝石,说道:“这宝石虽然不大但成色很好,在京城的市面这样的宝石每一块得四五十两银子。”

    “这么说他还亏了?”

    “亏是不亏的,西洋那边的宝石没这儿贵,不过肯定没赚什么钱。所以掌柜并没诓你,他是真的没赚钱。”

    福哥儿很是心动地说道:“娘,要不咱们也开这样一个铺子,必定能赚的钵满盆满。”

    符景烯摸着他的头说道:“儿子放心,咱家不缺钱。你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念书以及学好武功,其他的有我跟你娘呢!”

    福哥儿迟疑了下道:“爹,咱家真不缺钱吗?”

    “放心,爹开了一个海货铺子每年能赚上大几千两银子够咱们用了。”

    听到这话,福哥儿才放心。

    家有悍妻怎么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