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6874-44694860/

六百六十七、又一条大鱼+景国剑
    对方神情惶恐,连忙跪下道:“王爷请听我说,王爷听我说!”

    李星洲没说话,屋子里安静下来,那人连忙道:“定是李继那狗贼蒙骗上国搬弄是非,请王爷明察,请王爷明察!”

    李星洲和严孤相视一笑,不过都忍住了,他们并不知道夏国内战,就是王府挑起的,不过此事只有王府高层知道。

    同时李星洲心中也十分感慨,夏国怎么混到这种地步,西夏在前世有几代英主,都十分聪明和厉害,大败过宋军,在范仲淹、种师道、狄青等一批名将努力之下战事逆转,随即马上向宋俯首称臣。

    当时的西夏高层十分有战略眼光,慢慢看出耗下去不是办法,夏国所在贫瘠之地,注定无法和中原抗衡,不如借着胜机赶快谈条件。

    结果西夏向宋称臣,但是,宋这个宗主国,每年要“打赏”夏国一大笔银两,这种宗主国和附属关系可谓前所未有。

    而北面,夏国也向辽称臣,如此宋想动西夏就要顾忌辽国,辽国想动西夏就要顾忌宋国,而辽宋又是世仇,于是与两国都接壤的夏就能安然无恙。

    而面对蒙古崛起时,金国和宋都是一再退让,采取忍让姿态,只有西夏最先看清面对蒙古国,退让只会万劫不复,于是举国之力抵抗,金宋则在一边看着。

    所以南方三大国,金、宋、夏,在抵抗蒙古大军中,夏国最惨烈,全国上下七八成人口死伤待尽,也对蒙古大军造成恐怖杀伤,惨烈程度远非西方战场能比。西夏皇族几乎亡国灭种。

    光从结果来看,人们可能会笑话西夏的不自量力,但如果抛开成败去看,作为占据甘肃、宁夏、青海等贫瘠之地的小国,西夏已经尽力了,总是能最先看清天下局势。

    一开始在宋辽之间斡旋,又在宋金之间站队,之后附属蒙古国,面对蒙古崛起却不像他们当初对宋、辽的奉承攀附态度,而是决然孤独抗击,因为认定蒙古的倔起不会像宋、辽那样对他们有利。

    可以说在关键点的战略上,夏国这个小国几乎没有出过错误。

    这得益于夏国的开始和最后都是几代明君,但是,中间阶段的君主就差多了,好在那时宋、辽、金都因为南北制衡,对其没想法。

    而如今夏国国主李继也不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但因为金国有景国制衡,景国也忌惮金国,草原上还一盘散沙,所以没人敢动他们。

    李星洲装出一副严肃样子,厉声道:“夏王说你们是叛逆,犯上作乱的贼子,好大胆子,居然敢来见本王!”

    “晋王明察!这是弥天大谎啊,是李继那狗贼编出来骗王爷的,夏国实情并非他所言那般!”来人急忙磕了好个头,着急道。

    即便他不说,李星洲心里也有数了,肯定是卖给夏国的武器在北方取得战果,挫败张解叛军,张解一方打听得知武器来源后也派人来了,

    他心底已经笑起来,这就是想他想要的效果,就像后世z国在中东,给一方卖无人机,给另外一方卖肩扛式防空导弹,双方都打高兴了,一面接着下单,一面都觉得是他们的大恩人。

    这就是李星洲想要的效果啊,等到张解和李继再打几年,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是他收复河西走廊的时候!

    李星洲皱眉,装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冷冷问:“哦,你说李继骗我景国上国,你有何证据,有何依据,说来听听。”

    那人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块折叠起来的厚厚绢布,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迹:“王爷请看,这是我夏国百姓的万民书,都是对李继酷政苦不堪言的夏国百姓请愿时自愿写下的万民书啊!

    其实是那李继残暴无道,私自废除玄铁令,逃走无数人财帛,导致无数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百姓忍无可忍,才群起而攻,伐无道,诛暴戾啊!请王爷明察,请上国明察!”

    他说得声泪俱下,要是李星洲不知道其中缘由,估计都被他说动了。

    李星洲心里好笑,这冤大头李继也真是可怜,人家昏庸是昏庸了些,可逃走夏国众多大户钱财的可不是他,而是起芳,虽然看起来就是李继下令废除玄铁令坑了他们,可李继也算及时止损了,而最后被逃走的钱财,都落在起芳手中,也就是王府手中。

    这可是笔大钱,主要用于资助黑豹子等太行山一带的山民扩大棉花种植规模了,等到今年秋天,新军就可以人人发一件新装备棉大衣了。

    当然,这些李星洲当然不会告诉他,装成一脸震惊,摆摆手让严孤把万民书拿过来,一打开,长方足足一米多,密密麻麻写满字。

    李星洲好笑,夏国百姓要是人人都能写出这样的字,那文化程度绝对独步全球了。

    不过知道作假是一回事,表面却要装作震惊模样:“天呐!这么多夏国百姓请愿!他们都是自愿的吗。”

    “王爷,小人以脑袋担保,绝对是自愿的,都是自愿与狗贼李继作对的!”他说着急忙有打出感情牌。

    “王爷,我们主上张解丞相世代都是汉人,夏国百姓半数也是汉人,那李继虽改汉姓,叫汉名,可祖上都是羌人啊!我等皆是同类,心有相惜,所以才来述清原委,求大国垂怜啊!”说完又连连磕头。

    外面灯火阑珊,人声鼎沸,正是上元佳节,这小屋里却格外安静。

    作为后世人,李星洲在看呆民族的问题上显然是更宽容的,对于那些英雄人物,无论他来自哪,什么出身,他心中都十分敬佩。

    就如夏国的太祖太宗,也是一时人物,周旋景国和辽国两个巨无霸之间,软硬兼施,硬是保持着夏国的独立地位,虎踞西北,不卑不亢,再看看如今后代,真是丢人啊。

    这对他是个大好机会,李星洲缓缓将“万民书”交给身边的严孤收好,拍案而起:“这夏王太不像话了!严孤,你觉得呢。”

    “啊,哦”旁边的严孤眼珠一转,连忙接话:“王爷,我也觉得太不像话了,夏王怎么能这么欺骗王爷呢,明明是他盘剥夏国百姓,派人来却满口说是张解叛逆,迫害百姓!

    王爷心善处处不忍夏国百姓受苦,为天下黎民苍生考虑,所以才给他卖了强弓劲弩,实在太不要脸了!”

    李星洲点头,严孤配合得很好,有些话他不适合说,严孤来说就效果好多了。

    “王爷,就是那些强弓劲弩啊!李继军占这弓弩之利死守,我方轮番进攻死伤惨重,不得不往后退,请王爷为我们做主啊!”见时机到了,张解的使者连忙又求。

    李星洲为难道:“此事可能是本王看走眼了,不过东西已经卖出去了,本王也无能为力。”他故意咬重“卖”的音:“且此时我们需要提防北方金国,没那么多余力”

    “王爷,李继可以买,我们也可以买啊!只求王爷开个方便之门!”

    李星洲嘴角上翘,又一条大鱼上钩了,不过还是装出为难的样子,仔细思考一会才算勉强答应。

    这个上元夜,没了诗词歌赋的文墨气系,没了争风吃醋的纷扰,却有大收获啊!

    北方,大雪已经停了下来,北国的初春,还是时常大雪纷飞。

    草原上昼夜温差很大,人们早就习惯了寒冷。

    打败塔塔尔人,金国辽国主持赏赐之后,众部落也开始撤回草原,不过乞颜部中很多人都十分不悦。

    原因很简单,同是参加讨伐塔塔尔人的战争,功劳最大,战功卓著的乞颜部,只被封了一个五品小官,同是给予少许金银。

    而没怎么赶上战争的克烈部可汗被封太阳王汗,还赏赐战马二十匹,金银众多。

    很多人为此闷闷不乐,抱怨金国,也抱怨克烈部,甚至有人说是不是克烈部伙同金人整他们,这种说法在人们之间流传。

    好在这次乞颜部并非空手而过,他们大仇得报,几乎杀光了塔塔尔人的男人,又将缴获众多塔塔尔人的战马物资。

    但不满总是有的,将领们抱怨,士兵们不开心

    大帐里,众人正一脸震惊的看着正中的哲别,不过震惊的不是哲别这五大三粗的汉子,他没什么好看的,震惊的是他手中的剑。

    他们不使剑,但没见过这么好的剑,已经第四把草原弯刀被磕断,可这剑只是嗡嗡作响,剑刃上有几处小缺口,只要稍微磨一磨,又可以完好如初。

    “还有谁想试试?”哲别问,他环视一圈,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敢再拿自己的宝刀来试,那地上丢着的四把断刀就是下场,几个刀主已经心疼得快哭出来了。

    “可汗,我早就说过我没撒谎,这把剑真的削铁如泥,是百折不断的宝剑。”哲别道。

    上座的铁木真连连点头,也十分惊奇。

    “完颜宗弼送给我的时候我没注意,我又不用剑,就随便带在身边,后来那天晚上我们奇袭塔塔尔人,他们派不怕死的人,有二三十个,身上披着十层牛皮冲出来作前锋,不要命的往外杀,杀乱了我们的前锋,眼看就要白打一场。

    当时天太黑,我打着打着不小心丢了弯刀,只好把这把剑拔出来,结果我们的草原弓射不出,刀砍不动的十层皮,被这把剑一下刺穿了!”哲别自己也有些震惊的说,说着把手中的剑扬了扬。

    “塔塔尔人更本没想到披着十层皮还能被轻易刺穿,我借着黑杀了七八个人,还轻松得很,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我一下就能杀他们,结果不一会塔塔尔人前锋就害怕了,往后跑,我们也杀了进去。”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看向哲别手中长剑的眼神更不一样。

    “金国人还能打造出这样的神兵利器!”铁木真感慨,众人眼中也多了担忧和害怕,他们虽然这次和金国为伍,可每个草原人最大的仇人都是金国人,如果金人有这样的武器,那以后打仗还怎么打?

    甲胄形同虚设,两军交锋自己的兵刃多磕碰几下就会坏。

    “不,可汗,这不是金国人造的剑。”哲别道。

    “不是金人人!那是?”

    哲别把剑翻过来,剑身另外一面还刻着一行方方正正的小字,众人皱眉,因为他们看不懂,连哲别也看不懂,但完颜宗弼跟他说过剑的来由。

    “这是什么?”

    “汉字,是造剑人的名字。”

    众人惊了,看向哲别这五大三粗的武夫:“你懂汉字!”

    “不懂,不过完颜宗弼跟我说了。”

    “切你早说就不成了”

    “是啊,你装什么能识字,吓老子一跳,哈哈哈”

    哲别得意,“总之这把剑是景国的工匠打造的,用的是一种叫潇钢的精铁,是景国潇王府专门用的铁,我路上还找汪古部的商旅打听过,听说景国有一支军队,就是潇王儿子的新军,装备的都是这样精铁打造的武器。”

    众人倒吸口凉气:“一支军队,那还得了!”

    铁木真也认真探身问,“这件事是真的吗?还是那些卖货的胡编的瞎话。”

    “很可能是真的,我问了很多人,他们都说知道,因为王府跟很多人做生意。”哲别回答,他敢听到这些的时候,表情和帐篷里的人一模一样。

    “新军有多少人?”

    “他们说的都不一样,但综合起来应该超过一万,少于四万。”

    这话一出,众人又吸一口凉气,“几万人装备这样的兵器,景国还真是有钱。”

    “要是我们有这样厉害的铁打造成兵器,岂不是早就横扫草原,向金国复仇了。”合撒儿插嘴。

    “看来景国不能小视,他们的工匠这么厉害,远不是北方能比的,之前我们想找景国人买铁没有想错。”

    哲别坐回去,收好他的剑,“要是有办法能更景国人弄到这样的刀剑就好了。”

    众人点头,眼睛都还盯着哲别的剑,眼馋归眼馋,他们也知道景国肯定不会卖给他们这样厉害的东西。

    大帐中顿时又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候,帐篷外的人进来:“可汗,有景国来的使者说要求见你!”

    “景国使者!”众人纷纷看向他,传令兵被吓一跳,犹豫点头:“是是景国使者,他他自己说的。”

    世子的崛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