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7004-37053914/

第三百二十一章 莫要失了本分
    说完,刘桃树便是将酒送到了谢升面前,让他喝。

    谢升哪里肯喝,他要是不怕死,那么有骨气,当初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朱慈烺被杀了。

    “不,不,我不喝,我不喝,我要见殿下!我要见殿下!,,,”

    一旁的吴天明也是跟着喊道:“刘桃树,这一定是你使得坏,殿下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人!,,,”

    一边大声喊着,吴天明还要上去抢夺刘桃树的酒杯,希望可以救下谢升。

    但是护卫哪里会让他得逞,当即便也是将他按压住,使其也是不得动弹。

    “哼!”

    刘桃树见谢升不喝,不禁是有些不屑,对谢升的观感也是差了许多。

    “谢大人,殿下赐的酒,可由不得你不喝!”

    言罢,刘桃树便是一手抓住谢升的嘴巴,一手将酒杯里面的酒倒进了谢升的嘴里。

    可伶谢升不过一介文人,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哪里是刘桃树的对手,在刘桃树的强行硬灌下,将那一杯酒尽是喝了。

    “姑父!”

    吴天明见谢升如此,大吼一声。

    第一次,吴天明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是皇家!什么是皇权!

    将酒灌下后,刘桃树便是命人松开了谢升。

    谢升此时只感到腹中一阵翻江倒海,剧痛无比,一下子便是脑门大汗淋漓!

    “啊!”“啊!”“啊!”,,,

    谢升一声又一声的痛苦惨叫,只让人是听得毛骨悚然。

    “姑父,姑父,,,”

    见谢升痛苦不已,即将死去,吴天明已经是万念俱灰,他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只是在那里一声又一声的喊着“姑父”,却是无能为力。

    但是渐渐的,情况似乎是不对了,吴天明的眼中也是渐渐唤起了光亮!

    原来谢升并没有死去,在疼痛了一阵后,疼痛的感觉渐渐的减轻,使得他的痛苦表情也是渐渐舒缓,到最后,却是不再喊叫了。

    “姑父,姑父,,,”

    见谢升没有死,吴天明爬着快速到了谢升面前,一把将他紧紧抱住,不住的呼唤着他。

    这个吴天明,倒是和谢升关系不错,看的人也是不免动容。

    “呵呵呵,,,谢大人,从鬼门关走一遭的感觉如何?”

    刘桃树呵呵笑了笑,对谢升问道。

    这时候的谢升哪里还能不知道酒虽然是毒酒,但是却不致命,只是会短时间让人腹痛难忍罢了。

    谢升想要回话,但是经过刚才的阵痛,再加之这大起大落的骤然变化,这时候的他已经是说不出半句话来了。

    见此,刘桃树又道:“殿下说了,他并不是不让你说话,也不是听不见你说话,你可以畅所欲言的表达你的想法,即便是说错了,殿下也不会怪你。

    但是你不应该鼓动公主,这是皇家大忌,殿下希望你可以铭记这一点,以后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说完,刘桃树最后道:“谢大人,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刘桃树便是大步离开了,一应李起护卫也是跟着鱼贯而出,离开了谢升的府邸。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李起在敲打谢升,不过这样的敲打实在是太过真实,太过惊心动魄,好些没把谢升和吴天明吓死。

    不过猛药就是猛药,经过李起的这一番敲打,谢升和吴天明两人皆是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在以后的岁月里面,两人及其家族皆是紧守本分,一心一意为李起效力,该是自己的事情,抢着做,不该是自己的事情,都是绝对不沾。

    终其一生,他们都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真可谓是药力超强啊!

    弘光元年一月二十五日,济南府城外,小河边。

    此时的堵胤锡一行人正在李起士兵的陪同下,要过河。

    经过小河,他们便可直行数里,进入府城了。

    但是这时候到了河边,却是听得一个士兵对堵胤锡说道:“堵大人,昨天晚上不知是谁将过河的小船划走了,我们现在只能淌着过河了,好在河水也不深,不打紧。”

    说着,那几个士兵便是将裤腿高高的扎起,一步一步的走着过河。

    在过河的时候,几个士兵还一脸嬉笑的看着堵胤锡,大叫着“堵大人,你快点啊,时候可不早了啊。”

    “是啊,堵大人你快点啊,我还没见过文人扎裤脚过河是什么样呢,今天可算是要开眼界了。”

    “不错不错,还有堵大人你过河的时候慢着点,可别摔着了,这要是摔在了水里,那可就好看了!”

    说完,几个士兵便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而这时候,小河两边也是有许多的百姓来围观了,

    见有文官老爷要扎裤脚过河,他们也是没有见过,都是好奇,都像等着看戏一样,只等堵胤锡了。

    堵胤锡见此,不由得是大为恼怒,气的一张脸都是通红了。

    他如何能不知道李起是故意把船划走,为的就是要看他这个朝廷天使在众人面前出丑,好掉弘光皇帝和弘光朝廷的脸面!

    不但如此,堵胤锡更加是担心起了李起的态度。

    如果李起是打算认弘光皇帝的,那他绝对不可能摆出这样的架势,区区一条船,划走了难道就没有了?

    鬼才信!

    正是有了这样的担心,使得堵胤锡不由得是大为,泄,气,对此行,对李起,堵胤锡亦是不抱希望了。

    不过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不管如何,他都是要等见到李起,将弘光皇帝的圣旨当众宣讲,方能离开,

    否则,便是失了臣子本分。

    不过堵胤锡此时的身份乃是弘光皇帝的使者,一言一行皆是代表着弘光皇帝,他失了仪态,便是弘光皇帝失了仪态,

    堂堂一国之君,怎可扎裤脚过河,这岂不是要被人笑话!

    “过河!”

    堵胤锡看着那堪堪淹没膝盖的河水,没有犹豫,便是大声命令,而后也不扎裤脚,如走平地一般的踏进了小河。

    身后的数名堵胤锡护卫见此,也是谨遵堵胤锡命令,和堵胤锡一样,不扎裤脚,一步一步的过河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