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7349-39066305/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吴温良的秘密
    张弛跑到吴温良的房间外,只见门关得死死的,按了下门边的开启按钮,也没见房门打开,显然是在里面锁死了,防止打扰。

    这都还不到歇息的时间,吴温良会紧锁着房门干啥,张弛有些奇怪。

    又叫自己过来,又锁着房间门,他到底是闹哪样?

    按了下电铃,门左边一个面板移开,出现了个小屏幕,吴温良的身影浮现其中。

    见是张弛,房门瞬即打开。

    张弛一进门,吴温良立马操作房间门关上,还锁上了电子锁。

    这让张弛觉得很意外,吴温良似乎有些谨慎小心的味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房内一侧,罗静躺在床上,面前的空中浮现着一个虚拟光屏,不知道在浏览什么。

    按他一贯的习性,张弛已经想到那可能会是什么内容,委实搞不懂他怎么会那么热衷,难道看多了能练定力?所以他才能毫无偏差的掌控全局?连别人都一定会忽视的阿特丽斯在他面前也是无所遁形?

    而何思涵则是盘坐在地,手上有个巴掌大的小草人在捣鼓着,一圈一圈的将黑色的丝线缠绕上去,一旁的地上还丢着些黑色的丝线团。

    “阿驰你没事吧?”罗静坐了起来,对着张弛问道。

    “没有,就是觉得很疲惫,睡了一觉。”张弛答道。

    “你这一觉可睡得久了,都一天多了。”何思涵抬头道,“要不是问了院长,知道你没事,我们都要去砸门了。”

    张弛心中微微一惊,果然院长是能知道自己在房间中的动向,还好融合水晶残片不会出现任何异状,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可能是我的功法的问题,我感觉我又有了新的感悟。”张弛胡扯了个借口。

    崔大师教的功法院长也知道在修炼过程中会出现顿悟的状况,这个完全说得过去。

    “怎么每次都听你说你有感悟,你这是要上天那!”何思涵咋呼起来,“你才进学院一个学期,意识力就快追上我们了,我还打不过你!”

    “特质系那么变态!真系不服都不行!”吴温良附和道。

    张弛干笑了下,在一旁坐下,赶紧扯开话题,“老何你弄个小草人干啥?”

    看那小草人四肢俱全,张弛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玩的一个手游阴阳师中的丑时之女,那霓虹国传说中的鬼怪就是喜欢在半夜拿个草人去钉在树上,诅咒别人。

    “这个厉害了!”何思涵笑嘻嘻的道,“阿良的前女友里有个苗族的妹子,送了套诅咒草人的法子给他,我就拿出来玩了。”

    张弛暴汗,“这不是封建迷信吗?哪会有什么用?你想诅咒谁了?”

    都是科技发达的年代,何思涵居然会信这个,真要有用的话,和吴温良分手后,那妹子不咒得他死去活来。

    “这玩意说不定就有用呢。”何思涵很是乐呵,手上动作不停,“迪格那傻鸟嚣张得要死,跑来我们面前人五人六的,真是让人不爽都很,反正试试也不花钱,玩玩嘛。”

    说着,何思涵已把小草人摆弄完成,随手摸出张细小的照片贴在草人脑袋上。

    张弛定睛一看,不正是迪格的相片,一副高傲的表情,应是何思涵在宴会的时候偷偷拍下来的。

    “咒语是怎么念的来着?”何思涵嘀咕着,拿出了一张古旧的羊皮摊开摆在面前望了几眼,又取出了根乌黑的长针。

    那羊皮和长针还真是似模似样,一看就是些老物件,羊皮都发黄发黑了,针有一寸长,黝黑发亮。

    “乌哩麻叉!”何思涵一声呼喝,一针就狠狠的朝着草人的脑袋扎了下去。

    话音未落,何思涵就惨叫了起来。

    “OH~~~SHIT!”

    一边叫还一边猛甩着手,那草人像是粘在他的手指上一样,晃荡了几下才掉下来。

    张弛和吴温良同时笑翻在地。

    何思涵用力过猛,一针扎穿了草人,还插进了手指里。

    诅咒别人能把自己给扎伤了,也是没谁了。

    何思涵呲牙咧嘴的捏着手指,“你们这两个货,不笑会死啊?”

    “好,好,不笑,唔哇哈哈哈!”吴温良说着忍不住又大笑出声。

    “再笑翻脸了!”何思涵郁闷难当。

    张弛忍住笑意,深呼吸了下,再次转移话题,“找我过来什么事?不会就是看你扎草人吧?”

    “这个嘛”何思涵给手指上着药,沉吟了下,“一时都有点难解释得清楚。”

    “难解释你也要说才行那,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什么?”

    张弛愕然,突地听到腕表的讯息提示音响起。

    低头一看,居然是吴温良发过来的信息,“阿驰,我们现在开始打牌,无论等下发生什么,不要惊讶,不要做出什么反应。”

    张弛更觉莫名其妙,一抬头就见吴温良和何思涵面前已经浮现虚拟屏幕。

    搞什么这是?张弛是一头雾水,也操控腕表连接上了棋牌游戏。

    把自己叫过来斗地主为什么不要惊讶?

    牌局开启,这一局是何思涵叫了地主,张弛随手点动出牌,心思全没放在屏幕的扑克牌上。

    左右望了望吴温良和何思涵,两人似乎都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屏幕。

    张弛只觉摸不着头脑,完全搞不懂他们的意图。

    忽然间,一把似男似女的声音钻进了耳际。

    “嘿,你好啊!”

    张弛心中震惊,却是谨记着吴温良刚才的叮嘱,脸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惊讶非常,究竟是谁,竟然无声无息的就传音了过来,分明感应不到周围除了三位好友,还有其他人的气息。

    “不要紧张!本大爷是以神念连接了你们几个小家伙,有什么想说的在脑子里想想就是。”

    “你是谁?”张弛动念在脑海中发出了询问。

    “他就系我们这次选拔战最大的收获了,嘿嘿嘿。”吴温良的声音出现,卖了个关子。

    张弛能从他的声音里,感觉到他洋溢而出的喜悦。

    “本座就是英明神武,德才兼备,无所不能的赤月大爷!”那把分不出男女的声音傲然的回答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