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8652-44726653/

第八百八十七章 刮骨疗毒
    吕布的伤势之严重,远超陶商的想象。

    万万想不到,庞德居然会在箭头上抹毒,这一箭射去,虽然只是射中了胳膊,但一个不好,却是就容易让魂飞魄散。

    陶商不敢耽搁,火速派人往许昌方向,去请华佗赶到宛城来。

    张仲景眼下在金陵,负责医学院的总体工作,距离太远,目下赶不过来,但华佗上一次随军之后,就一直留在许昌,协助荀彧整理豫州之地的医务情况,若是让他赶过来,想来还是比较靠谱的。

    宛城距离许昌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不到三日的时间,华佗就赶到了宛城。

    因为诊治的对象极为重要,华佗到了之后,连休息都不曾休息,直接就去给吕布诊断病情。

    看着吕布肩膀上有些发黑的伤口,华佗的脸色变的有些凝重。

    陶商见华佗是这样的脸色,心下不由有些担忧。

    “神医,温侯他的情况,怎么样?”

    华佗长叹口气,道:“丞相,温侯,实不相瞒,据老夫诊断,温侯手臂上中的这支箭上……有毒!”

    “有毒!?”吕布闻言面色一变:“怎么可能有毒?”

    华佗闻言笑了,这话你让老夫怎么回答。

    “这毒……好解吗?”

    华佗摇了摇头道:“不太好治,毒已经入肉入骨,口服的解毒药倒是好调配,但最重要的,是这骨肉之毒……”

    顿了顿,却听华佗长叹口气。

    吕布的眼眶子似乎都有些湿润了,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华佗道:“不能解吗?”

    华佗叹气道:“解倒是能解,只不过却是内服无用,需得用外刀。”

    吕布紧张的道:“怎么个说法?”

    华佗道:“需得先用铁环将将军的胳膊固定上,然后用刀割开皮肉,用刀具刮去温侯骨头上的箭毒……”

    这话一说出来,吕布差点没昏过去。

    陶商急忙身后扶住向后仰倒的吕布,诧异道:“岳丈,不至于吧?干什么这么害怕?你也是天下第一猛将,区区刮骨之疼,对你来说还不是小事一件。”

    吕布一把攥住陶商的手,哭嚎道:“那可是刮骨疗毒啊,能不害怕么?”

    陶商白眼一翻,暗道这天下第一猛将真是个水货。

    “温侯,不要如此担忧,您好歹也是天下武将之冠,可是不能这么没出息!”

    吕布紧张的浑身直冒汗。

    “这是有出息没出息的事吗?”

    “不过是刮几下骨头而已,你担心什么?”

    吕布气的差点没蹦起来了:“什么叫就刮几下骨头?有本事你刮一下试试!”

    吕布现在明显有些歇斯底里,陶商好言安慰他道:“忍得疼中疼,方可成大器,而且还关乎着你的性命之事,为了自己的性命,温侯你说什么也得停住!再说了,玲绮马上也要临盆了,你要当阿翁了,说什么也得挺过这一关啊。”

    吕布的脸色变了几变,咬牙道:“既然如此,那我听你的,不过你得帮我!”

    陶商顿时愣住了:“我怎么帮你?”

    吕布吸了吸鼻子:“你得在我旁边。”

    陶商:“……”

    陶商没有想到吕布居然这样的细腻,做手术还得找一个人在身边守着,当真是令人无奈。

    不过好歹人家也是自己的岳父,眼下他女儿和亲人不在身边,这个重任也确实只有陶商能承担起来了。

    ……

    手术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军士们在房间内钉了个大铁环,把吕布的胳膊紧紧的绑在了上面,而吕布则是光着膀子,坐在一旁,脑袋上的汗不住的流。

    陶商命人将桌案竖立在他的面前,然后在上面摆开了棋盘。

    吕布不由的瞅愣了。

    他诧异的挠了挠自己的头,疑惑的问陶商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陶商微微一笑,道:“还能干什么?下棋呗!”

    吕布不解的看着他:“我骨头都要挨刀了,你居然要我跟你下棋?你是不是疯了!”

    陶商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吕布不争气。

    “我这是给你缓解压力,什么也不懂!再说了,回头你刮骨疗毒,下棋喝酒的事情传出去,也足矣流芳千古,何乐而不为呢?”

    吕布似是对陶商所说的这种事情并不太懂。

    他愤怒的一指陶商,怒道:“休要胡言!”

    “谁跟你胡言了?”陶商缓缓的坐在吕布的面前,指了指他道:“下棋。”

    说罢,便当先走了一子。

    吕布呆愣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最终也只能是无奈的跟着下了一子。

    他现在下棋的时候,完全是无意识的,甚至可以说不知道自己的子是下在哪的,非常的难熬。

    另外一边,华佗整理手中刀具的时候,发出了‘乒乒乓乓’的声音,让人非常的害怕。

    少时,却见华佗拿着一柄被火烧过的刀,走到了吕布的身边。

    他还没等伸手,就听见吕布发出呜呜哇哇的喊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顿喊叫,却是把陶商吓得了一条,手中的棋子差点跌落在棋盘上。

    “你鬼哭狼嚎什么?”

    “疼啊,疼!”

    华佗的脸上不由浮现出几分无奈的笑容:“温侯,我这还没下刀呢。”

    吕布:“……”

    ……

    刮骨疗毒的过程非常的不容易,特别是吕布这位患者非常的不配合。

    不过他好歹也是坚持了下来。

    当华佗把吕布的胳膊包扎好,命人放置在床榻上之后,陶商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吕布现在因为剧痛,而处于一个半昏迷的状态。

    华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突然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疑惑的转头看向陶商,带着一种好奇的语气道:“丞相,华某一时情急,还想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华佗摸着下巴,疑惑的道:“这种情况……为什么不用麻沸散呢?”

    陶商:“……”

    数日之后,陶商的后续兵马亦到。

    众将也都听说了吕布的情况,各个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为吕布报仇。

    其中,以黄忠的请战情绪最为高涨。

    陶商寻思了一下,对黄忠道:“既然如此,便由黄将军前往武官,邀战庞德,对方前番用毒伤了温侯,现在还请黄将军一定小心,勿要再中其计!”

    三国有君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