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8714-40120319/

第四十二章 就只是过客
    小芜在香儿住的地方待了两天,两天之中香儿始终都没有出门,那天中午的时候,文婆问香儿饿不饿,香儿摇摇头。

    文婆说她饿了,自从香儿出事之后,文婆还没有好好的吃过饭,先前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诡异,还没有觉得有什么,等安静下来之后,文婆才感觉到胃里很难受。

    香儿就要出去给文婆做饭,文婆拦住了她,让她在里面等着,香儿想要推辞,文婆说这算是香儿第二次重新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顿饭当然要母亲去做的,而且香儿还是不出去的好,对村民也没有什么好处。

    文婆的担心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村民已经在商量要怎么对付香儿了,所有人都觉得香儿留在这里就是一个危险,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是给他们带来伤害,这个问题越是早早的解决,对他们的损害就越少。

    在这样的前提下,有人提议去外面找一个道士把香儿收了,这是大家的意见,最终的决定权在村长的手里,大家都等着他的意见。

    村长心里很矛盾,一方面香儿毕竟是自己村子里的人,香儿的死他们虽然没有责任,到底也是有委屈的,香儿固然是有危险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什么坏事,就这样收了香儿的话,对香儿来说很残忍的,甚至连投胎都没有了机会。

    除了香儿还有文婆,文婆已经经历过一次痛苦,她已经那么大的年纪了,再来一次,未必能承受的住。

    除了这些村长还有个担心,香儿此刻没有做什么,香儿已经成为了厉鬼,拥有了他们不知道的力量,谁也不能保证她不知道村民的行动,这样做有激怒香儿的危险,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这一条村长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仅仅就只有前面的,村民的心思也开始活跃了,对香儿的恐惧是一定的,要直接作出有损香儿的事情,他们未必就能下的了手,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连大致的方向都没有决定。

    文婆很快就做好了饭,也端到了香儿的面前,文婆笑呵呵的告诉香儿,自从香儿长大了之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饭了,不知道自己的手艺退后了没有。

    香儿笑了笑就吃起来,只一口就吐了出来,文婆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对,香儿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怎么了,饭到了嘴里就反胃,文婆吃了一口,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香儿不想让文婆难受,她再次尝了一口,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的,看着香儿难受的样子,文婆忽然明白了什么,问香儿是不是因为香儿现在的状态才是这样的,鬼魂是不能吃人间的东西的。

    香儿也不确定,她的身体还是她的身体,香儿又试了好几次,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文婆让香儿不要勉强,同时叹了口气。

    到了这一刻开始,香儿的状态已经完全确定,香儿确实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文婆也没有吃多少,吃过就要去收拾,香儿说她来,只一挥手,碗筷就都干净的摆放在原来的地方。

    文婆笑了笑说如果不是香儿的话,这样的事情是见不到的,如果不是香儿的话,见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害怕的,香儿说所有的恐惧都来自担心,担心自己的东西会受到损害,没有了这种担心,也就不会再有任何恐惧。

    文婆愣了一下说她们都是凡人,凡人对自己没有见过的事情怎么会不担心呢,这是人之常情,单是靠这一点的话,什么都不能证明。

    还没有等香儿插话,文婆就有说她已经老了,香儿的事情不是老了就说越过去任何问题的,这已经超出了她能承受的范围,她没有什么建议,本来是这样的,只是香儿毕竟是她的孩子,她不想让香儿陷入到一种无法自拔的境地,这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香儿不说话,文婆叹了口气道:“我不认为你能把什么都放下,我只是觉得你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先要想清楚了,把那些怨气先要松一松,至少是不能让它们左右你的想法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再去,效果或许会好一些。”香儿点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文婆的这话起到了作用,香儿等到第二天才准备要出去,她告诉文婆她已经准备好了,文婆伸手去摸她的头发,香儿却下意识的往后退,说这样很危险的。

    文婆笑了笑并没有停止,文婆在香儿的头上摸了两下,手立刻就哆嗦起来,文婆问香儿什么时候能回来,香儿问文婆不是希望她离开这里吗。

    文婆一愣,眼睛红红的说就是要走也是要告别的,让她知道香儿走了,说不定香儿根本就不用离开这里,这就是命,命这东西谁能说的清楚呢?

    香儿微微一笑问她的命算不算好的,文婆不说话,快速的低头,又快速的抬起来说这个问题还是不要管它了,之后香儿就出去了,小芜跟在她的后面。

    香儿径直来到姜文中的门口,微微一愣就进去了,从外面来看,姜文中的家还算是富裕,在莫问村是这样的,姜府的门口的挽联还没有完全撤下去,应该是有人去世不久。

    小芜说她本想要进去的,香儿来到这里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姜文中就危险了,可是又觉得,这毕竟是两人之间的事情,她这样的状态去看的话有意不太好,谁也不希望自己的隐私被其他人知道。

    小芜认为香儿不会对姜文中怎么样,姜文中对香儿怎么样,那时小芜还不清楚,从香儿的表现中她能看出来,香儿对姜文中是有感情的,香儿只所以没有彻底的堕落,这一点是有很大的原因的,对香儿来说这也算是一个机会。

    最重要的是小芜有绝对的把握,在香儿动手之前,她能阻止她,香儿并没有在姜文中家里待很长时间,香儿出来的时候应该是哭着的,这是小芜想不到的,姜文中随后也跟着出来了,姜文中穿着孝服,应该是在服丧期间。

    姜文中的神情也不好,他叫着香儿名字,香儿却把他关在了院子里,小芜说之后的时候就很清楚了,村民很快就发现了阵法的事情,当然他们是不知道阵法的存在的,只是知道自己出不去了,香儿也确实没有做害人的事情,她也是出不去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时间长了就都能适应,习惯了也就好了,这对香儿来说是好事,她能和文婆在一起,文婆也能长久的活着。

    小芜说到这里就结束了,呙锦有些不满意,说小芜不过就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些,其中的原因什么的都没有说,这可不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该有的态度。

    小芜道:“我可不是讲故事的人,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已经说过了,我就告诉你一个人的事情,短时间内是这样的,一个人的事情就这么多。”

    呙锦说反正都是要说的,为什么不能一下子就说完呢,小芜说这就是她是脾气,就这样多说什么都不会再多说的,小芜说着就要走。

    呙锦拦住她道:“我不问别人的事情,我可以知道一些你的事情吗,我们都是朋友了,朋友之间是不需要隐瞒什么的。”

    小芜说她没有呙锦这样的朋友,她们之间差了太多是不能成为朋友的,呙锦问小芜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她不够格。

    小芜看了呙锦一眼道:“这话也就是你说的,要是其他人说的话,我一定是不会放过她的,虽然我的修为不是很高,也不用你这样侮辱我。”

    小芜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好,呙锦忙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就是想要和小芜成为朋友,小芜看着呙锦问是不是真的这样,呙锦点点头,小芜又问如果没有莫问的事情,呙锦在路上遇上她,是会有成为朋友的可能呢,还是会动手呢?

    呙锦想了一下说没有发生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怎么样,会不会成为她不清楚,肯定是不会动手的,小芜冷笑一下,想要发作,最终忍住说呙锦她们这样的人不总是要替天行道的吗,遇到了妖怪怎么会不动手呢?

    呙锦笑了起来说到现在为止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天道,又怎么能替天行道呢,这不过就是一句说辞,给自己做的事情找一个理由的说辞。

    小芜看着呙锦面露疑惑问呙锦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不要说是修道者,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凡人,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呙锦问这样说又什么不对吗?

    小芜眉头一皱道:“也不是说不对,只是总觉得有些别扭,不能这样说,这样说明显是不合适的,反正不能这样说。”

    看着小芜有些窘迫的样子,呙锦说对于那些说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去说了,说了也没有什么用,有这么多的经历还不如好好喝点茶,这样才好,呙锦说着就给小芜倒了一杯茶,依然是一阵清香,瞬间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小芜这次喝了,看着呙锦问她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呙锦道:“我们有什么课着急的,这又不是我们的事情,我们就是一个过客,刚好遇到这样的事情,在关键的时刻出手帮助,现在还没有到关键的时刻。”呙锦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倒是让小芜吃惊不少。

    释灵逸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