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8995-36365102/

460. 十年
    “你在看什么?”

    冷然的女声仿佛是从海边吹拂而来的风,带着凉意卷动着衣角与额前的发丝。

    修长的中指抬了抬眼镜,透明的镜片下黑到纯粹的眼眸似乎是没有受到这句话语的影响,依旧是在望着远处海边风景。明明从他这边望向远处只能见得成一线的落日余晖,还有四五只海鸥在伴着。

    这样的景色或许初看时候还能饶有余味,可是看多的总会腻味。但是这名男子却仿佛是看不腻一般的已经是在这里看着有一个小时有余了。

    “你在想什么?”

    冷然的女声再次传来,还是疑惑,可是这次着的重点却是有所不同。

    “我在想着,海底的怪物出现的话,究竟会如何杀死这个地球上的所有生物。究竟是人们纷纷自杀,还是说祂会人类给吸收掉?”

    “你呢?不怕被吃掉,或者被影响到而自杀?”女声问道。

    “我到时候自然会躲在一个十分安全的角落中看着这一幕幕啊。亲人的死亡,爱人的死亡,友人的死亡,不能好好观赏可是会遗憾的。”男子理所当然的说着,愧疚,嗜血,这些情绪他统统没有,有得只是心中传来的一种满足感。

    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女声沉寂了许久后才问道:“到时候,这个世界只剩余你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办?”

    “自然去死啊。”

    不同于普通人对于死亡讳莫如深的态度,男子的笑容十分坦荡,仿佛他的生命就该在那一刻终结。

    “你果然就是个疯子。”女声说道。

    男子的脸没有对她的话语做出做出任何的表情,依旧如平时那般僵硬。如果说不是他偶尔会眨动着的眼珠,恐怕都会有人会觉着他的脸是石膏像做成的作品。

    “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女声此刻已然有了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你答应过我,只有我帮你找到怪物的藏身之处,你就可以放我离开。”

    “再等一段时间吧,我现在还不知道你说得是真是假。”男子语气平淡回答着。

    “还要等多久?”

    “你不是应该知道吗?”男子反问。

    是的,女声自然清楚要等多久。

    男子什么时候会放她离开,只有等到深海中深处的怪物苏醒时候这名男子才会放她离开。

    而,在任何人都无法查探到那怪物存在的情况下,只有自己与那怪物接触过。身上的力量也有一部分来源与祂。在这颗星球之上,她就是与怪物联系最为紧密的生物。

    所以也只有她知道怪物什么时候会苏醒。

    可是,这个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或者简单一点的说,女声再也不想再这名男子身边待下去。就算是一分钟,一秒钟都忍受不了的程度。

    她是谁,她是美里富江,是可以魅惑着世间绝大多数人的存在。不论男女老幼。她享受着被宠爱的滋味,享受着他人为自己杀人,自杀时候的血腥味。

    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她只能以着一颗残破的头颅而存在,甚至于连再生的技能也不知道怎么被这名男子给封印住。

    这名男子也无法被她所引诱。她无法去享受宠爱,无法去享受可以折磨他人的快感。她现在只能叹息着,绝望着,她无法行动,也无法死亡。

    忍受着这样的折磨,祈祷着有一天这名男子能够早日放过她。悲凉的情绪不断在脑海中回荡,她的陷入灰败的情绪之中。

    “回答我。”

    简单的三个从仿佛从富江美里的脑仁中传出。

    “嘶!!!”

    富江美里的脑中传来剧痛。他一直用着这样的手段在折磨着自己,不知道适合什么样的法术,可是其痛苦感就仿佛是用着打毛衣的针刺入自己的脑袋中一般。

    “回答我。”男子的声音再次传出来。

    “啊,不要问了,不要问了。”富江美里的头颅在容器中剧烈的晃动着,她嘶吼着期望能够得到丁点的怜悯。

    然而,她得到回应的只有冰冷的三个字;

    “回答我。”

    “十,十年,十年后祂就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美里富江高喊道。

    “十年啊~”

    这次男子的声音终于没有再从美里富江的脑中出现,他只是在呢喃自语的说着:“看来第三场的“平静”比斗终究还是让祂又进入到沉默之中。”

    “不过,十年倒也不是很长,继续等待着十年吧。”

    男子呢喃着如此的话语,同时在屋顶上矗立的身形也是慢慢变淡着,好似在融入这漆黑的夜晚中,让他从没有出现在这里一般。

    只有富江美里还在不断请求着说道:“放过我吧,我已经说了,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

    白色的纸鹤从翠绿的森林中缓缓飞着,其悠然的姿态还有那纸鹤上一丝不苟的折痕还真是像极了某人。

    蓝随接住这纸鹤,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心中想着,也就是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的事情偏生要用纸鹤传书。他也真是说复古好呢,还是说跟不上时代好。

    小心翼翼的拆开纸鹤,蓝随可不希望自己一个不小心把里面的文字给破坏掉了。谁知道安倍晴明写这字的时候,是不是还附加了被纸鹤被破坏掉就无法显示文字的咒语。

    几分钟后,纸鹤变成了正方的白纸,其上面的文字也显示了出来。

    【蓝随君安,承诺的APP一个月后自会上线,首页推荐吾已经吩咐下去。我们所担心的三神器家族果然已经是往那片海域中派人搜寻,所幸暂时还未发现任何有价值之事物。未来道路吾以无法再帮其,望君好自珍重。】

    宴会中,蓝随向安倍晴明相求的事情现在已经是得到了回应。三神器家族果然是一如既往的麻烦,特事室的态度现在倒是十分暧昧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如饥似渴的女子,明明心中已经瘙痒难止,面子上偏生在那故作矜持。

    我又不是在和你玩恋爱告白作战,有必要这样吗?

    蓝随十分无语,同时心中也升起一阵疑窦。那天决斗的几大势力,现在多少有些动静,可是在东瀛最为庞大的宗教势力反而是出现一阵诡异的平静算是怎么回事?

    情报收集的重要性就在这里,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现在只知己不知彼,也是多少让人有些忧虑。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APP即将上线。作为知晓到这一点的蓝随,或者说分到了这锅肉的人之一,自然要好好准备才能大快朵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