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670-34172698/

第一百一十章 再闹大事
    第一百一十章 再闹大事  

    天地间,一时间万籁俱静,所有人都被郑少王恐怖的实力吓到了,就是远处的雷震也瞪大了眼睛,“灵泉……九境?!”

    苏铮内心再次掀起了滔天大浪,看着眼前的郑少王,他竟然升起了无力感。

    后者的强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你的资质……很好,只是白虎镇天功你还没能彻底发挥出它的精髓。”

    郑少王忽然开口了,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苏铮,透着指点的意思,说道:“白虎本就是百兽之王,你出手就必须要有能气吞山河、冠绝天地的霸气才行,遇到再强的敌人,你都得一往无前,心里不能有丝毫的怯懦,一旦出现这种心态,势就会若,那白虎镇天功的威力就不能完全发挥,你明白了吗?”

    听到郑少王居然愿意指点自己,苏铮顿时拱手行礼,“多谢前辈指点。”

    郑少王随意的摆了摆手,随后长叹一声道:“罢了,你毕竟不是他,我若想打败白虎镇天功,看来还是得找到他才行。也罢,这么多年了,我郑少王也是该出去转转了……”

    说着,郑少王不顾周围的目光和疑问,转身一步迈出,眨眼就消失在了天地间,再一次展现出了他强大的实力。

    “他……”

    苏铮没想到郑少王来时气势汹汹,最后却又这样就走了,明明和苏定天当年是死敌,可是对苏铮却还能出言指点,这样的胸襟和气度,不愧是当年唯一能和苏定天一较高下的人杰。

    周围的人纷纷惊叹于郑少王的修为和气度,而王宏新和雷震此时已经傻眼了。

    “什么情况?怎么就走了?你不是来杀苏铮那王八蛋的吗?怎么打了一掌之后,不但没将人打死,你还出言指点他修为?搞什么鬼!”

    王宏新都要炸了。

    本以为好不容易蹦出来了一个十六年前的盖世人物,这样一来苏铮就死定了,谁想结果来了个大反转。

    雷震也是被郑少王搞蒙了。

    说好了之前要亲手打败白虎镇天功的呢?!

    说好了要一雪前耻的呢?!

    说好了要找回面子的呢?!

    你他吗在逗我吧!

    雷震面色抖个不停,可是又无奈。

    郑少王虽然是他的大弟子,可是这么多年他并未有指点郑少王什么,反而是郑少王自己多年苦修,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所以,郑少王根本就不受雷震的约束,而且以后者现在的实力,雷震也没能力去约束。

    “该死!”

    雷震跺了跺脚,正要离去,而此时,苏铮看到了他,立刻飞身而来,拦住了雷震的去路,“长老留步。”

    雷震回头,看着苏铮目光闪烁不定,冷道:“什么事?!”

    “敢问长老,王白羽是不是您的弟子?!”苏铮目光无惧,直视雷震,问道。

    雷震眼睛一眯,似乎猜到了什么,道:“是。”

    “那么请长老回去通传一声,就说我苏铮,要在半个月后,在无名峰挑战他,一解所有恩怨,还请长老允许!”

    苏铮躬身行礼。

    此言一出,正要散开的内院弟子再次哗然。

    “什么?!他要挑战神子?!”

    “怎么回事?他跟神子有仇吗?!”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又要有大事发生了!”

    轰……

    苏铮的一言,瞬间激起了万丈巨浪。

    在内院之中,如今谁都知道有一个神子,身负异血,肋生双翼,天赋异禀,修为进步更是神速,一直被视为内院的第二个苏定天。

    连副宗主都十分重视。

    但没想到,这个刚进院才两个多月的新人,不断的闹事,才平息下了一场风波,马上居然就向神子挑战,这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

    “你要挑战我徒儿?!”

    雷震也是眼睛一眯,眼底已经溢出丝丝杀机。

    “没错!”

    “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

    “谁?”

    “他的父亲,王宏新!”

    “什么恩怨?”

    “杀母之仇!”

    俩人对话极快,等到最后一句话出来时,再次引得一片哗然。

    “原来这个狠人跟神子竟然有杀母之仇?!”

    “你听错了,是跟神子的父亲。”

    “那还不是一样,他想杀神子的父亲,肯定要先过神子那一关啊。”

    “哦,也对,难怪他会先挑战神子。”

    众人恍然大悟。

    雷震皱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一时间难以抉择。

    内院没有拒绝弟子挑战的这一说,虽然他身为长老,但此刻又身为王白羽的师尊,如果他拒绝,岂不是说神子怕了苏铮?!

    王宏新听到苏铮的话之后,脸色瞬间惨白,顿时跳出来喊道:“你个小杂种,你居然要挑战我儿子!”

    唰!

    苏铮豁然回头,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宏新,道:“没错,我要挑战你儿子,死战!”

    “你想杀他?!”

    王宏新的嗓音都尖锐了起来。

    “当初你侮辱我干娘,还栽赃陷害于我,这笔帐,我要用你们父子的血才能还清!”苏铮眼底杀气冷冽。

    他现在在死死的克制着马上杀死村长的冲动,他不想村长死的这么干脆,他还要让村长尝尝什么叫丧子之痛。

    只有这样,才能让苏铮多年的心结彻底解开。

    这番话一出,内院所有人再次震惊。

    谁也没想到苏铮和神子之间的恩怨,竟然是这么来的。

    王宏新感受到苏铮的杀机,他心底里害怕了,他怕自己的儿子不是苏铮的对手,实在是这些日子以来,苏铮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了!

    他马上看向雷震长老,喊道:“雷震长老,你千万不能答应他,不能答应他,他要杀了虎子,他要杀虎子啊,虎子是你的徒弟,你不能害他……”

    “闭嘴!”

    听了王宏新的一番话,雷震怒不可斥,眼底闪烁着杀机。

    他现在真恨不得立马毙了王宏新,有他这样的父亲,简直就是王白羽的灾难。

    如果说之前他还可以找一些别的借口,来替王白羽暂时推掉这场挑战,可是被王宏新这么一说,他就没办法找借口了。

    如果拒绝,那王白羽将彻底背上一个害怕苏铮的名头,那神子的光辉就将不复存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