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670-35908086/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传送丢的老阴货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传送丢的老阴货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对方家的众人来说,是最难熬的一段日子。≦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隔一段时间会传来一个消息,方家的一个石矿被人毁了,方家的一个精铁矿被人毁了,方家的一个……

    总之,只要有消息传来,是方家的某一处重要的据点被人捣毁了。

    守在各个大城市的那些坐镇长老,听到这些消息一个个的传来,都心痛到差点吐血。

    那些矿脉可都是方家的立足之本,地方十分隐秘,他们是觉得苏铮不可能找得到,才没有派人去镇守的,而且还怕他们万一派人去,反而会引起苏铮的注意。

    可谁想到,那么秘密的地方居然都被苏铮找到了,若不是那些矿脉据点的方家子弟都被杀了,他们甚至都怀疑是不是方家有人泄露了那些矿脉的消息。

    守在城里的长老也是通过家族家族的传讯才知道这些的,家主传讯的言语也是越来越粗暴,到最后甚至已经开始爆起了粗口。

    “你们一定要给我抓住那两个王八蛋,如果抓不到人,你们都他娘的给我去玩蛋去……”

    从这些言语之,众长老都能想象出,家主现在是多么的愤怒。

    于是,各个大城里镇守的长老,一个个坐镇以待,等苏铮门。

    可是一连等了三四天,还是不见苏铮门,甚至外面连苏铮的消息都没有了,这让等着苏铮门的那些长老们很快都狐疑了起来,“那家伙怎么没动静了,难道是知道大城市里有埋伏,然后回去了?”

    在方家众人狐疑的时候,猿小七也在疑惑这个问题。

    事情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两天前,猿小七跟着苏铮又捣毁了方家一个精铁矿,然后又去了下一个小城镇踩点,正打算晚对这里方家的一个据点下手的时候,他们却在酒楼里,碰到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自称是罗家的子弟,本来他们是罗家的人也没什么稀的,可怪怪在,这俩人在喝酒喝多的时候,提到了一件事。

    说在几个月之前,他们家族的一个修炼密地里,突然闯入了一个魔修,像是凭空掉下来的一样,还差点将他们罗家的山门都被毁了。

    后来还是罗家老祖出手,才将那个魔修给镇压了。

    之后他们也盘问过那个魔修,可是那魔修似乎脑子有问题,清醒过来之后一直在骂一个姓吴的魔修,说什么坑他。

    是听到这句话之后,苏铮二话不说,带着猿小七离开了酒楼,完事也不对方家的人下手了,隐藏在城镇外,跟在那两个罗家子弟的身后,一路追踪来到了罗家。

    直到现在隐藏在罗家家族的后山,猿小七想了一路也想不出苏铮改变主意的理由,难道因为那个魔修骂姓吴的魔修?!

    而苏铮此时隐藏在后山之,闭眼睛展开了神识,开始对罗家先进行了一番探查。

    这个罗家势力在西域不算很强,家族里有一个仙君七境的老祖坐镇,才让罗家在西域有了一席之地。

    这一次方家和苏家大战,罗家也掺和其,家主是一个仙五修为的强者,听到方家的召集,带着家族内一半的人前去助阵,所以现在罗家留守的人并不多。

    可是苏铮探查完之后,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见到苏铮神色不对劲,猿小七立刻问道“老大,怎么了?”

    “我刚才展开神识探查了一圈,已经找到了那个被困的人的位置,可是是没有感应到那个罗家老祖的气息,看来此人隐藏的颇深,这一下想要救人,有些难办了?”

    苏铮拧紧了眉头,脑海里在快速的思索着对策。

    闻言,猿小七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问道“老大,我们为什么要救那个魔修啊?”

    听到这话,苏铮回过神来,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早想问这个问题了,但一直忍着憋了一路?”

    见早被苏铮看穿了,猿小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道“老大,这个魔修你是不是认识啊?”

    苏铮点点头道“没错,这个家伙跟你们一样,都是因为传送阵弄丢的,他是我在魔族的时候认识的。”

    “啊,老大你在魔族认识的?听说魔族的家伙都阴险狡诈,那这个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下猿小七反而还感兴趣了起来。

    苏铮想了一下,嘴角玩味道“这个家伙……应该是你认知的那种魔修吧,不过阴险狡诈都不足以形容他,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他的话,那是老阴货一个!”

    “老阴货?!”

    听到这个一个评价,猿小七对这个魔修更加期待了起来。

    而此时在罗家的一处地牢里,苏铮口的‘老阴货’此时正有气无力的被吊在一个水牢里,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没错,这个老阴货不是别人,正是魔修血蛟王!

    除了这货,还有谁配得老阴货这三个字呢?!

    血蛟王此时的模样是狼狈不堪,光着身子被十几根刻满了符纹的大铁链子锁着,还吊在半空,像是被扯飞的风筝一样,不着天,下不着地的。

    他的身更是布满了伤痕,伤口道道都是长达十几寸的鞭痕,有些伤口甚至可以看见里面的骨头。

    而即使是被吊着,剩下一口气,这货的嘴里还在虚弱的骂道“你们这帮混蛋……敢如此对待老子,等老子有一天出去了,非让你全家灭门不可。还有‘吴修’你这个王八蛋,将老子传送的这是什么地方……你大爷的将老子都要坑死了……老子之前不是阴了你两次嘛,你他娘至于这么对我……他吗的,你们没一个好东西,等老子出去非要找你们报仇不可……渴死我了,来人啊,给我弄点水……”

    门外,守着血蛟王的罗家子弟早习惯了这货的骂骂咧咧,闻言凑过铁门看着里面的血蛟王冷哼一声道“你这样的混蛋,还想着喝水?难道让你喝完了水好有力气接着骂?你渴着吧,等我们家主回来了会立刻处决了你……”

    闻言,血蛟王努力的抬起头,目光扫了一眼门外的两个罗家侍卫,阴狠道“你们两个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恢复自由了,第一个先杀了你们两个!”

    对于血蛟王的威胁,两个罗家子弟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回报了一口唾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