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670-36419638/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终见三绝剑
    砰……

    巨大的剑芒斩在了蛮兽的脑袋,轰的一声,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冲击波。

    强烈的剑气化作狂风,不断的撕裂着虚空,同时向外冲击而去,最后狠狠的撞击在了斗兽场的符纹阵之。

    “哇……好强的剑气啊!”

    “这家伙的剑意好像不昨天那白发家伙的刀意弱啊!”

    “难道又是一个剑道的天才吗?!”

    观众席,不少人看到独孤剑爆发的这一剑都为之惊讶。

    连苏铮也侧目三分,“他的进步也很快,剑意之已经有了关老的影子了!”

    莫灵曦他们也很紧张,目光依旧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场央。

    而在斗兽场,待劲风过后,众人这才看清了里面发生的一切,随之又是一阵惊呼,“这……怎么可能!”

    只见场,虽然独孤剑的一记剑芒斩在蛮兽的脑袋,但是蛮兽却并没有倒下,再仔细一看会发现,它居然用脑袋抗下了他这一击剑芒。

    那硕大的脑袋,仅仅只是溢出了一丝鲜血,将独孤剑的剑芒完全挡了下来。

    独孤剑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瞳孔一缩,“这么强的防御?!”

    而下一刻,蛮兽缓缓的抬起了头,那一双择人欲噬的眼睛也变的越发的明亮,最后它一声嘶吼,将剑芒震碎,然后抬头咆哮一声,抬起右爪对着独孤剑狠狠的拍了下去。

    独孤剑脸色顿时一变,这么近的距离,他根本躲不掉,当下只能撑起双臂,运起全身的力量,硬抗这一击。

    砰!

    只听一声闷响,恍如大山砸来,独孤剑身躯一震,下一刻身子被拍飞了出去,直接飞出二三十米远,直到撞到了斗兽场的岩壁才落了下来。

    轰……

    大地一震,立时扬起了一阵灰尘。

    “哇……这一击看来不轻啊!”

    “该不会是这一爪分出了胜负吧!”

    “看来这小子不行啊,今天是不会有迹发生了,哈哈哈……”

    周围那些买蛮兽赢的

    人,看到这里立刻庆幸了起来,仿佛他们胜局已定一般。

    而对于那些买修士赢的人,此时则都一脸的懊悔,还有一小部分还在小声的加油着,不肯放弃,并且大声喊道:“快起来啊,继续打,别装死!”

    “是啊,挨这一下受不了了,你这样还来挑战什么。快点起来……”

    “啊,给我继续起来干!”

    坐在观众台的莫灵曦看到独孤剑被撞飞的时候,内心也是突然一紧,她攥紧了拳头,咬紧了嘴唇,眼底里全是担忧。

    “娘,爹爹受伤,快让他别打了……”

    莫灵曦身边的小女孩看到独孤剑受伤,立刻拉着莫灵曦的手臂晃了起来。

    莫灵曦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儿的话。

    了斗兽场,那是生死无怨,而且未分胜负,不可能结束。

    旁边的刀王神色也不轻松,但他却不得不开口安慰两个小孩儿,道:“冷儿、晴儿,你们放心吧,你们的爹爹没事的,他的实力也不止这一点……”

    仿佛是听到了刀王的话,也仿佛是察觉到了莫灵曦和孩子们的担心。

    摔在地的独孤剑一咬牙,很快站了起来,虽然他感觉自己现在全身都快散架了,但是他在站起来的第一时间,却立刻看向了台莫灵曦的方位,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嘴里默默道:“放心,我没事!”

    场外,苏铮注意到了这一幕,内心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独孤剑会变化的这么多,看来有了家庭之后,让这个曾经冷冰冰的人,彻底学会了顾忌别人。

    而同样注意到这一幕的,还有坐在观众台最高的那个人。

    凌虚手里搂着那个抢来的妇人,一手滑进妇人的衣领里揉搓着,在看到独孤剑站起来后的第一反应,他立刻顺着独孤剑的目光看向了观众台。

    很快,他注意到了身穿红衣的莫灵曦。

    当他看到红衣的莫灵曦时,手的动作都为之一滞,脸短暂的出现了一副惊诧的模样,随后他醒过神来,嘴角立时微微一勾,眼底亮起了一抹精光,道:“好娇俏的美人儿啊,真乃极品也……”

    接下来,凌虚的目光再也没看场的战斗一眼,他的一双眼睛全部都盯在了莫灵曦的身。

    而莫灵曦身系独孤剑,因此也并没有察觉到,有一个恶棍已经盯了他。

    ……

    斗兽场央,蛮兽看到独孤剑又站了起来,冲着独孤剑嘶声咆哮,随后四肢一蹬地,再次朝独孤剑冲了过来。

    独孤剑从观众台收回了目光,然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在了蛮兽的身,眼见蛮兽越来越近,独孤剑终于反手抓住了背在身后的那柄长剑之。

    “秋蝉!”

    独孤剑低吟一声,随之长剑出鞘,剑光立刻铺满了整个天空,然后一只只如同树叶般的秋蝉,开始在漫天飞舞,美轮美奂。

    观众台的人看到这一幕,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多的蝉,哪里来的?!”

    “这是真的吗?”

    “好美的场景!”

    连血蛟王和小魔神一时间都看的有些呆住了。

    只有苏铮看到这些蝉,嘴角微微一勾,嘴里念叨了一句,“三绝剑……”

    场,连蛮兽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蝉也有些懵了,冲势稍缓,最后还停了下来,一脑袋的迷惑紧盯着空飞舞的蝉,眼全是好,似乎再问:这些小东西是什么?

    在这时,那些原本看着美轮美奂的蝉突然悲鸣一声,一股萧瑟的寒意陡起,同时一股杀意炸裂开来,那些蝉极速飞舞,最后融汇在一起,全部如疯了一样朝蛮兽的脑袋冲了过去。

    砰砰砰……

    寒蝉若剑,撞击在蛮兽的身立刻炸裂开来,蛮兽立时痛嚎一身,身在一瞬间被炸开了无数的伤口,兽血开始噗噗的往下掉落。

    蛮兽吃痛,终于从刚才的幻境清醒了过来,它终于知道,自己刚才是被眼前的那个家伙给阴了。

    它怒吼一声,最后不管周身的寒蝉多么厉害,低着头朝独孤剑一头顶了去。

    独孤剑这时候再度扬剑,使得周围虚空的气氛立时一下子变的宛如寒冬一般。

    “第二剑……凛冬!”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