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798-41391564/

1248、下毒
    “夫人,西府的大夫人给您送东西来了!”

    为了不惊动在正房的郑四老爷,郑四夫人是在厢房和许姝说话的,听了金玲的话,便让人把东西拿来。

    “拿进来吧!自从那道圣旨之后,你西府的大伯母已经送了好几次东西来了,大概是为了之前的事赔礼吧!”

    之前陈氏暗戳戳的纵容着老太君对郑婉莹的安排,一道圣旨打断了老太君的计划,陈氏当然也知道郑四夫人觉察到了心意,但是之前陈氏是觉得老太君的计划可能成功,所以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事情反转,陈氏的小心思再也不可能实现了,为了修补跟郑四夫人的关系,所以就送了好几次东西过来。

    许姝看了看都是些桃胶糯米等吃食之类的东西,想来也是,已经送了好几次了,也不可能都是十分贵重的东西才对。

    郑四夫人也没有太在意,让人将东西收起来,继续说起郑四老爷受伤的事来,“到底是要害老爷呢?那孩子究竟是谁派来的?京城这么大,也不可能一家一家去确认呀!”

    许姝也知道线索到这里就断了,无法继续查下去了,只能叮嘱郑四夫人,“好在父亲现在在家养伤,暂时不会出去了,也不怕有人继续迫害了!”

    “也是,看来以后老爷出门要格外留意了!”郑四夫人叹了口气,决定以后多给郑四老爷安排几个随从。

    本以为这件事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郑四夫人就病了,呕吐腹泻不止,把许姝吓坏了,好在秦先生看过之后说是饮食不当导致的,并无大碍。

    许姝得到消息第一反应就跟昨天郑四老爷坠马的事联系到了一起,匆忙赶过去,刚好碰上诊完脉出来的秦先生,“秦先生,我娘怎么样?”

    “你跟我来!”秦先生袖着手将许姝领的离的远一点了才道,“郑四夫人这是被人下毒了!”

    “下毒?”许姝大惊!昨天是郑四老爷,那是在外面,想要下手也容易得手,今天是郑四夫人,可是是在府里,是怎么下手的呢?

    “嗯!”秦先生点点头,“的确是被人下毒了,不过并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药,只是普通的泻药而已!但是看到郑四夫人的神态,她并未意识到她这是中毒了,只觉得是饮食不当,所以我也就没告诉她,打算回头告诉你,也就没有大张旗鼓的查找毒物,毕竟昨天郑四老爷才意外受伤,今天要是郑四夫人也跟着遭遇意外,会导致人心惶惶,还是不宜张扬!”

    “多谢秦先生!”秦先生的确顾虑的很对,郑四老爷夫妻接连受伤,下一个难道就轮到她了吗?

    “嗯!”秦先生袖着手走远了。

    许姝没有直接进去探望郑四夫人,而是将金玲叫了过来问话,“今天早上早膳娘都吃了些什么?”

    “跟平常吃的一样,夫人吃了一碗粳米粥,一小碟腌笋,两个芸豆卷!”金玲是最得郑四夫人重用,平时也是金玲服侍郑四夫人用膳的。

    “就这些?”

    “就这些了……”金玲又想了想,“还有栗子糕!昨天西府大夫人送来了新鲜的栗子,今天厨房就做了栗子糕,但是夫人只吃了一口觉得太甜了,就没有吃了!”

    “娘没吃完的早膳呢?”

    “夫人用完早膳之后残余的羹汤已经被处理掉了……”

    “去把娘今天早上吃过的所有的食材都拿过来!”

    金玲很快就把郑四夫人早上吃的东西食材都拿了过来,“都在这儿了!”

    许姝把手伸到头上,想要拔下个银簪下来试毒,手碰到发髻才想起来她现在还在为许晖守孝,头上并没簪饰物,露荷忙把自己的银针递过来,“给,小姐!”

    许姝用银针一个签了食材来辨认,最后在扎到栗子的时候银针变黑了,这栗子是昨天西府的大夫人陈氏送来的,许姝的脸色变的沉重起来了……

    “这……这是……”金玲看着变黑的银针也吓了一跳,银针试毒,遇毒则变黑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现在银针变黑了,也就是说栗子里头有毒……

    “夫人并不是饮食不当,而是被人下毒了!”

    许姝点点头,“昨天西府的东西是谁送过来的?之后又经了哪些人的手?”

    金玲道,“西府的大夫人送东西一向都是由大夫人身边的晨露送来的,然后东西都是奴婢清点之后登记入库的,要用的时候再去库里取,早膳也是碧云看着厨娘做的!”

    晨露是陈氏的心腹,金玲是郑四夫人的心腹,这二人的行事几乎就代表了她们主子的心意了……

    “所以这毒应该就不是旁人加进去的……”

    而下毒的人应该就是西府的大夫人了,金玲想明白了这一点更觉得震惊,“那……那是……是西府的大夫人做的吗?可是为什么呀?夫人对大夫人一向很是关怀的,也正是是因为是大夫人送来的食材,奴婢们也才没多怀疑,这才让夫人……”

    “这件事……你先别告诉娘,免得娘担忧,不利于身体恢复,这几天你好好照顾娘,入口的一应食物都要小心检查过了再拿到娘跟前去,眼生的人也不要让他近到娘面前!”

    “是!”

    郑四老爷才出事,郑四夫人就跟着出事了,许姝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既然郑四夫人的事是陈氏下的毒手,那郑四老爷的事十有八/九也是陈氏动的手了。

    而且昨天虽然询问了周围的人家,但是作为郑家自己人的西府并不在问询的范围内……

    可是陈氏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陈氏跟郑四夫人应该是无冤无仇的才是,而且这么做对陈氏有什么好处呢?

    不过不管陈氏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现在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陈氏,许姝想了想吩咐道,“金玲,你让厨娘将剩下的栗子全都做成栗子糕,然后送到西府去给大夫人,就说我觉得栗子糕的味道极好,专门做了孝敬给她的!”

    “……是!”虽然不知道许姝这么吩咐是什么用意,但是金玲还是吩咐人去照做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