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798-41400589/

1251、三折
    “是……高家!”

    本以为高志男死了之后,高家会彻底的偃旗息鼓的,可是没想到就在许姝就要将高家遗忘了的时候,高家又突然冒了出来。

    “是为了给高志男……报仇吗?”许姝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提起高志男了,没有了恨,没了憎,没有了怨,也没有了愧。

    “算是吧!高志男自从回京一直向着那个位置努力,可是终究也没有得到!高家为女儿的遭遇感到愤懑不平,所以就想阻拦你成为皇后!”

    高志男为了能够成为皇后,和傅太后勾搭成奸,多次迫害许姝,让许姝本就羸弱的身体更加的脆弱不堪,耗费了许多许姝本就所剩不多的时光,也减少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这让周谨十分憎愤。

    “高家这会子倒是重情重义起来了……”许姝冷笑不已,”明明高志男当初的所作所为他们都一清二楚,不仅没有阻挠,大概还在一旁出谋献策,后来东窗事发,就立刻将所有的罪名推的一干二净了,根本不管自家女儿的死活,现在人死了,反而惺惺作态起来了!”

    “高盛用了大半辈子终于爬上了右相的位置,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惜向傅家投诚,可见也是一个贪恋权势的人!高盛本来是打算利用女儿让手里的权势再进一步的,可是最后无论是右相的位置,还是女儿的荣耀,他是一样也没保住,被赶出权力的中心,高家心有不甘!”

    许姝补充道,“尤其是看到我这个仇人现在顺风顺水,就更加的不甘心了吧!想要把我也拉到尘埃里去!”

    周谨点点头,“就是这样!高夫人找到了郑家西府的大夫人,巧言令色蛊惑了她,让她以为你没有成为皇后的资格,但是圣旨已下,不能更改,她的女儿作为你堂妹就能代替你出嫁成为皇后,西府的那位大夫人大概也是鬼迷了心窍,就上钩了!”

    “人只要有弱点就容易被攻克,欲望也是一种弱点!”

    陈氏想要自己的女儿做皇后,这就是陈氏的弱点,高家抓住了陈氏这个弱点,所以陈氏就成了高家的马前卒,论起心计手段来,高家却是要比郑家高明一些,至少是比西府高明了一些。

    “我本来是打算放高家一马的,现在是他自己不知道珍惜!”

    高志男死后,周谨念在高盛在他还朝的事上也有过功劳,遂没有计较高家纵容高志男迫害许姝的事,可是现在高家不思悔改,还将手伸到了许姝身上,周谨就不能忍了。

    许姝垂下眼睛,高家也是咎由自取的,只是……

    “怎么?你又心软了?想要放过高家?”看到许姝的脸色似乎有些悯色,周谨不由问道。

    许姝摇摇头,“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高家敢做,就要敢当!而且我也不耐烦总是时时刻刻都要谨防着别人,那样太累了……”

    “我会将高盛外放,而且如今他领着闲差,外放做地方之长也算是升迁了,不会惹人生疑!”

    许姝赞同的点头,“那就让他去琚州吧,那里是高家的祖籍,高盛请辞右相之位就是以年迈思归为由,如今正好称他的意了!”

    “好!”周谨点头,“此生不会再让他有回京的机会!”

    这才是真正的“称了高盛的意”呀,许姝勾唇一笑,“那就好,这样一来高盛这顺水人情也就送不出去了!”

    “是顺水人情吗?我看这应该是高盛为了讨好有的人而刻意做出的投诚之举吧!”

    许姝斜了周谨一眼,“就你聪明!”

    周谨嘿嘿笑了,“你也说过了,高盛当初能不管亲生女儿的死活,现在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又怎么会想替女儿报仇呢?高盛那么多女儿,再喜爱高志男那也有限,更何况现在高盛有了个捧在手心的过继来的儿子,他是不可能为了高志男而不顾及儿子的前途!再加上因为高志男高盛是彻底断了升迁的希望,以后也帮不了他的儿子,所以高盛就只能寄希望于别人了!他四处散播对你不利的流言,对他又没有什么好处,当然只可能是为了其他人!”

    “是傅家吗?”许姝低头思索,“高家和傅家本就一条船上的,高家私自做主辞去右相之位惹恼了傅家,高家这么做或许是为了弥补之前的过失!”

    “我倒觉得不是傅家?”

    “怎么说?”

    “高盛再不在意高志男,可是高志男的死也是他心里的一道坎,高盛不可能在高志男死在傅家手里之后还跟傅家心无芥蒂的!”

    “也有道理!”许姝点点头,高盛这么做无非是是想让她失去做皇后的资格,那个高盛要讨好的这个人家中必定是有有资格成为皇后的女儿的,除了傅家之外,这样的人选还真多呀,“那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都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周谨笑的胸有成竹,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许姝想了想还是问了,毕竟这关系到她跟周谨以后的生活,不是她一个人的日子,不能只有周谨一个操心,“你是已经想到办法来制止这些流言了吗?”

    周谨点点头,“圣旨已下,群臣莫敢上书劝阻,所以高盛才会用散播流言的方式来诋毁你,是想动摇我的心意,所以这件事如何发展关键还是看我如何处置了?”

    “那你要如何处置?”

    “钦天监送上来的的几个日子都还不错,但是以眼下的情形来看,就挑个最近的日子好了,你觉得呢?”

    “你决定就好!”许姝浅浅一笑。

    周谨的心就软成了一团棉花,“那就六月初一怎么样?”

    “六月初一?”许姝脸上的笑变的有些怪异了,这个日子实在是耳熟的很呐……

    周谨没有觉察到,点头继续道,“这是最近的大吉之日了,虽然时间紧了些,但是我来之前之前已经颁布了旨意,各司也已经在抓紧时间筹备了,来得及的!”

    唉……看来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许姝顿时有些郁卒,看来郑六少爷的婚事注定是要一波三折了,所以一折都不会少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