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801-40120284/

第六七六章 巨人保卫战 二十四
    从那扇水藻构成的“门”走出,又是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门的另一端连接着一棵粗壮的大树,树干中空,树心位置积了一些水,看上去只有薄薄一层,却内藏玄机。

    从“门”内走出,泰亚一路上都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什么东西,眼中带着极为明显的动摇。

    莉莉有些看不下去了,走到这位钻牛角尖的少族长身边,安慰道:“不用在意,整个大陆也只有迟小厉这一个怪胎,能够轻松破解你们的术式,就算那些神使过来,恐怕也做不到近似的事。”

    “嗯……”

    泰亚含糊应了一声,明显心不在焉。

    “第三道防线在什么地方?”

    迟小厉从后面走过来,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亢奋。

    莉莉回头瞪他一眼,干脆将迟小厉拉到一旁,询问道:“跟我说实话,他们这几道结界是不是真的不堪一击?”

    迟小厉沉吟片刻,摇头道:“那个迷宫确实有空间规则的影子,对于其他人来说很那破解,但对我或者那个空间神使,不过是轻而易举。

    至于后面这座湖泊……其实我也有些搞不明白。”

    莉莉眉头一扬,有些诧异道:“你都没搞懂,怎么会顺利走过去的?”

    迟小厉苦笑道:“湖泊的本质,应该近似幻术系结界,不过层次绝对是最顶级的。原本我在河岸上观察,看看能不能透过表面,找到内藏的特殊坐标点。

    结果精神力刚一探入水中,竟然没有丝毫阻碍,原本我以为是已经中了幻术,结果搜索半天,这才确定不是五感被蒙蔽,而是水中真的没有任何杂质,连半条鱼都没有。

    精神力继续下移,很快我就清楚‘看’到你们在水中沿着一条无形的小路前进,只不过走的太慢,我就直接沿着那条小路向前,最终找到那片水藻群,也‘看’到了门后通往的地方,然后直接传送了过去。”

    莉莉微张着嘴巴,她可是真真正正从水底走过,当时能明显感觉到脚下那条特殊的通道,也试着将精神力外放,结果却被一层无形的能量壁障挡下,根本无法接触道路之外的东西。

    现在迟小厉竟说可以直接在水面上看到水下情形,如果不是了解迟小厉的性格,莉莉绝对会将他的话当做信口开河。

    然而现在迟小厉神情极为认真,明显不是在开玩笑,这就让整件事情有些扑朔迷离了。

    “难道……在我们下水后,这个术式结界出了问题?”

    莉莉托着下巴,眉头紧皱:“之前奥丽莎就有过吞食术符的‘前例’,有没有可能因为她走入通道,因而影响到了整个术式的结构?”

    “奥丽莎现在只能进行无意识的被动行为,如果没有外界主动刺激,是不会激发她的吞噬能力的。”

    迟小厉摇头否定,大家都在水底好好走着,也没有异人突然偷袭,或者大规模能量波动,you女尚在沉睡,绝对不可能主动对术式进行破坏。

    “既然发现了这么大的问题,为什么刚才没跟泰亚他们说?”莉莉有些不解,“兴许这个问题就是最近出现的,既然你能够成功通过,其他神使说不定也有办法。”

    “这件事有些奇怪……先别告诉他。”

    迟小厉摆了摆手。

    莉莉眼中涌现出浓浓的诧异,不过她向来都无条件相信迟小厉的判断。既然他这么决定,就绝对不会画蛇添足。

    其实不光莉莉例外,就连迟小厉自己,现在也正陷入深深的迷茫中。

    因为从进入那座迷宫之后,他就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就好像在某一座城镇中,突然见到曾经传授自己医术的那个男人独有的治疗手法,即便这种手法已经落后,早就被更好的方案取代,但迟小厉就是会生出一种欣喜与怀念。

    可是迟小厉十分确定,自己从未进入过渊域,之前也从未接触过与巨人族相关的物品,甚至罕有听说巨人族的传说。

    所以现在从心底浮现的这种熟悉感,令迟小厉非常不解,并且无论如何苦思冥想,都找不到记忆中相关的根源。

    难道……是那段被封印的记忆?

    迟小厉眼中陡然闪过一道精光,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前面。

    黑色夜幕下,深林之中,只有少数照明魔晶石,散发出柔和而明亮的光芒。

    几个巨人的影子在地上拉出长长一道,像是背负巨石,历经坎坷,最终登上山顶的苦修。

    他们也真正抗争过,攀登的,渡过的,却是历史摧残与时间长河。

    在确定第二道防线的通路后,迟小厉又回过原地,在岸边朝着水中甩了几发冰箭,结果毫无悬念的被无形壁垒挡下,根本无法射入水底通道。

    迟小厉又试了几次其他魔法,结果仍然无一例外,即便他的精神力可以毫无阻碍的穿透无形结界,攻击却无法抵达。

    迟小厉干脆直接跳入水中,然而结果却和那些魔法一样,那些空间壁垒丝毫不给面子,像是只允许他的精神力穿透,如果硬生生撞上去,除非像迷宫那般强行动用空间规则破坏,否则根本打不穿。

    这一连串的实验,让迟小厉越发迷茫与不解。

    按照泰亚所说,这种术式结界是能够完美屏蔽精神力的,莉莉和依依的反应,也证明了这一点,两人都无法像他这样,可以穿过层层阻碍,“直视”真正的通道。

    不过有一点,迟小厉可以确定,这第二道防线,就算是莫达里克过来,除非他也可以无视结界壁垒,直接找到水底那扇水藻构成的连接门,否则绝对不可能找到另一边的坐标。

    “难道……是要实力达到一定层级,才能有这种效果?”

    迟小厉想到一种可能,不过随即又将这种想法移除。

    那些神使的实力,比自己差不了多少,甚至前三个尚未碰面的神使,或许有可能比他更强。

    如果仅仅只要实力足够就能做到,这些巨人早就被抓回去了,哪还会苟延残喘躲过几百年?

    迟小厉隐隐有种感觉,自己和这些巨人之间,或许存在某种联系。

    只不过这种想法,还需要后续的检验。

    “前面就是第三重防线。”

    泰亚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却不像之前那般自信。

    之前连续被迟小厉“打脸”,泰亚实在是不想再夸什么海口,就连原本对术式结界的信心,也开始产生了动摇。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丝担忧。

    突破一道防线,还可以理解为能力方面的优势。

    可接连突破两道防线,就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巧合来解释了。

    既然迟小厉能够做到,是不是意味着……其他那些神使,同样也能够做到?

    迟小厉没有多言,从队伍后方赶到前面,看着几百米外一线天的峡谷,展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泰亚眼神复杂,看着前面的背影,心情也很复杂。

    迟小厉的强大,他已经深刻见识与体会过了,能够杀掉被父亲称为“最不可能战胜”的掌握时间能力的第五神使,泰亚心中已经将迟小厉认定为能够带领部落走出数百年绝境的男人。

    带他前往部落,便是一种赌注与投资。

    所以迟小厉越强,泰亚心中越安定,对于未来也越安心。

    然而现在通过自家术式验证迟小厉的本事,泰亚就感觉非常别扭,如果迟小厉真的轻而易举突破最后几道防线,岂不是也说明部落各祭祀千辛万苦制作的结界,对于这些外乡人而言,只不过是儿戏?

    更甚至至今连大长老都不清楚实力的前三位神使,很有可能实力还在迟小厉之上,是不是可以说,他们也能轻易通过这些防线?

    泰亚心中产生了一丝恐惧。

    部落能够生存至今,一半是凭借趋利避害的敏锐嗅觉,以及壮士断腕的果决,任何外出的族人,一旦超过归来时间,或者有被抓捕的迹象,部落就会在第一时间改变归程信号,同时举族迁徙。

    另一半,则是靠着数百年精雕细琢不断精进的术式结界。

    这围绕在部落周围的六重术式结界,每一道都凝聚了历代先人的心血与智慧,也是他们对抗神使、逃避追杀的最重要手段。

    以往的几百年内,也有过数次部落暴露、神使带领异人围捕到门口的风险,然而最终还是凭借天险一般的结界化险为夷。

    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你们引以为豪的防御结界,不过是些低端的把戏,泰亚一时间便有些接受不了。

    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如果那些神使真的能够轻易突破结界,那他们为何还要三番四次铩羽而归?

    难道是故意“放养”他们?

    就和朵蕾丝形容的大陆生活一样,部分靠近山区的农户,在春天将羊仔赶到圈好的山林中,任他们吃食成长,等到秋末快要入冬时,再上山收网,将膘肥体壮的成羊赶下来。

    这些自由放养的羊,无论从口感还是肉质,都远比那些被圈在固定场地的羊完美,一般都是供给城内老爷官人享用的高档货。

    现在泰亚就感觉自己和那些放养的羊一样,那些神使不是没有办法剿灭部落,只不过是想让他们活的更久,借此获得更大的利益。

    冷汗顺着额角留下,泰亚吞了口口水,神情恍惚间,看到迟小厉已经走出百米开外,正要抬脚踏入峡谷。

    “等——”

    泰亚顿时清醒过来,眉间现出一抹焦急,刚要出声阻止,结果话还没说完,迟小厉就突然消失不见。

    莉莉走过来,看着前方,好奇道:“有什么问题吗?”

    泰亚提了提长矛,有些无奈道:“和前面两座防线不同,这座峡谷可是真实存在的,之前被大长老偶然发现,便将如此天险地形利用起来,结合多种术式,制作成第三道防线。”

    顿了顿,泰亚继续解释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不同——这座峡谷,是‘活’的,会主动攻击擅自闯入的外人。”

    ……

    迟小厉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是熟悉的虚浮感,再看向四周时,景色已然大不相同。

    “强制传送?”

    迟小厉有些意外的摸了摸下巴。

    从莉莉的角度看,迟小厉好像是用了空间魔法,所以才从原地消失。

    然而迟小厉刚刚根本就没有发动任何魔法,只是朝前踏了一步,接着便被直接送到峡谷里。

    “进来就进来吧,权当少走一段路了。”

    迟小厉手中升起一团火光,将周围几十米范围照亮,接着好奇的打量起两边崖壁。

    这座峡谷之间的小道,左右宽度不足二十米,迟小厉将火光调亮一些,就看到两侧崖壁之上攀岩着许多爬墙虎一样的植物,在火光照射下呈现出黯淡的红褐色。

    迟小厉走近一侧崖壁,专心致志的端详起这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植物,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一道阴影,正在悄然靠近。

    那道修长的阴影在距离迟小厉两米的位置停下,似乎不想让对方察觉,刻意悬停了几秒,最终确定这个闯入者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异常,悄无声息的收缩了几寸,像是起跑前蓄力,下一秒猛然射向迟小厉脑后。

    铿——

    一声金属相碰的脆鸣,在静谧的峡谷中炸裂开来。

    迟小厉回过头,一把抓住迅速回缩的阴影,结果手上顿时传来一股巨力,直接扯着他向另一侧崖壁靠近。

    迟小厉脚下瞬间浮现出一道魔法阵,两道泥沙之手拔地而起,握住他的双腿,使得冲刺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啪嗒”一声,细长的阴影终于被两股相反的力量扯断。

    “嗯?”

    迟小厉掐了掐手中留下的半截“爬墙虎”,指尖竟然传来一种极为坚韧的触感。

    这种植物行动时真的无声无息,如果不是迟小厉感受到空气震动,现在已经被坚韧远胜寻常金属的爬墙虎射穿了。

    与此同时,周围墙壁上所有爬墙虎像是突然活过来一般,慢慢将藤蔓挥舞至空中,做出蓄势待发的动作。

    迟小厉挠挠头。

    “真麻烦,早知道就不进来了……如果毁了这里,巨人族不会翻脸吧?”

    :。:
【网站地图】